庆祝双十却不识孙中山 台湾的“历史失智症”

 15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今(2021)年是辛亥革命110周年,力行“去中国化”路线的蔡英文政府,如何在承载《中华民国宪法》赓续性之下加以纪念,备受瞩目。此前,台湾官方公布了双十庆典的主视觉,首次出现了英文字样“Taiwan National Day”(台湾国庆日),引起轩然大波,蔡英文政府将如何诠释双十这个日子与辛亥革命之间的关系,也令外界好奇。

台湾官方将会说出什么样的“辛亥革命110周年”故事,尚不得而知,但近期一段广播节目录音在互联网上流传,内容系台湾作家吴淡如讶异于自己的小孩已不知谁是孙中山,对于中国历史朝代与台湾历史发展的认知也是充满隔阂与跳跃。无独有偶,近日台湾媒体人赵少康也指出,郭台铭的女儿不知道谁是岳飞;赵少康批评,台湾教改到现在超过25年,造成历史的“断链”,让台湾的孩子成为“失根的一代”。

事实上,吴淡如与郭台铭子女所面临的历史困境,表因可追溯于蔡英文政府上台后所推行的“108课纲”(2019年9月正式施行),许多第一线教师和研究者早已提出警惕,当历史科教学过度强调“主题式”和培养“素养”时,反而令台湾学子严重缺乏“时间轴”的概念、也失去了“历史感”,致使历史教科书像是一本公民教科书。一位高中教师便投书台媒表达其忧虑,当学生还不知道何为“2‧28”事件时,课本却先要求学生讨论“人民与国家权力”这个议题,结果很可能“让未来的公民失去历史感及从历史而来的共同记忆,成为只有现在却没有过去累积的浅碟国家”。▼2021年台湾双十遇上辛亥革命110周年,孙中山意象缺席庆典:

台湾2021年双十节主视觉,特别以英文凸显“台湾国庆日”。(Facebook@中华民国 赞国庆)
台湾2021年双十节主视觉,特别以英文凸显“台湾国庆日”。(Facebook@中华民国 赞国庆)

台湾内政部政务次长陈宗彦公布2021年双十庆典主视觉设计,英文标语写道“Taiwan National Day 2021”。(吴逸骅/多维新闻)
台湾内政部政务次长陈宗彦公布2021年双十庆典主视觉设计,英文标语写道“Taiwan National Day 2021”。(吴逸骅/多维新闻)

关于双十庆典主视觉没有出现“中华民国”,台内政部政务次长陈宗彦(右)强调,主视觉本就没有,但整体周边设计不会缺少“中华民国国庆”与“国旗”元素。(吴逸骅/多维新闻)
关于双十庆典主视觉没有出现“中华民国”,台内政部政务次长陈宗彦(右)强调,主视觉本就没有,但整体周边设计不会缺少“中华民国国庆”与“国旗”元素。(吴逸骅/多维新闻)

2016年蔡英文上任第一年的双十主视觉设计出现“National Day ”(国庆日),到了2021年变成“Taiwan National Day”,个中意涵引人遐想。(Facebook@中华民国 赞国庆)
2016年蔡英文上任第一年的双十主视觉设计出现“National Day ”(国庆日),到了2021年变成“Taiwan National Day”,个中意涵引人遐想。(Facebook@中华民国 赞国庆)

2019年的台湾双十庆典主视觉,抽象到几乎认不出来“双十”符码。(facebook@rocbirthday)
2019年的台湾双十庆典主视觉,抽象到几乎认不出来“双十”符码。(facebook@rocbirthday)

台内政部公布2021年双十庆典纪念品。(台内政部供图)
台内政部公布2021年双十庆典纪念品。(台内政部供图)

2021年双十庆典纪念品包括纪念徽章、防疫喷瓶、主视觉设计口罩、识别证两用功能挂绳,以及口罩收纳袋。还有一顶缝制有双十主视觉,以及由台南60年老店生产,双十限定米白与咖啡两色环保帆布包。(吴逸骅/多维新闻)
2021年双十庆典纪念品包括纪念徽章、防疫喷瓶、主视觉设计口罩、识别证两用功能挂绳,以及口罩收纳袋。还有一顶缝制有双十主视觉,以及由台南60年老店生产,双十限定米白与咖啡两色环保帆布包。(吴逸骅/多维新闻)

2021年双十庆典纪念礼盒内有纪念徽章、防疫喷瓶、口罩、识别证挂绳。挂绳是仅有“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纪念品。(杨家鑫/多维新闻)
2021年双十庆典纪念礼盒内有纪念徽章、防疫喷瓶、口罩、识别证挂绳。挂绳是仅有“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纪念品。(杨家鑫/多维新闻)

2021年双十庆典纪念渔夫帽一侧绣有“Taiwan National Day 2021”(台湾国庆日2021)。(杨家鑫/多维新闻)
2021年双十庆典纪念渔夫帽一侧绣有“Taiwan National Day 2021”(台湾国庆日2021)。(杨家鑫/多维新闻)

2021年双十庆典纪念袋充满主视觉设计,“中华民国”、“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意象完全缺席。(杨家鑫/多维新闻)
2021年双十庆典纪念袋充满主视觉设计,“中华民国”、“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意象完全缺席。(杨家鑫/多维新闻)

2021年双十庆典纪念渔夫帽另一侧则是经纬度“23.46999N 120.95726E”,该座标是台湾“玉山国家公园”,是台湾岛上最高的山峰,被称为“护台神山”。(杨家鑫/多维新闻)
2021年双十庆典纪念渔夫帽另一侧则是经纬度“23.46999N 120.95726E”,该座标是台湾“玉山国家公园”,是台湾岛上最高的山峰,被称为“护台神山”。(杨家鑫/多维新闻)

进一步言之,“108课纲”当然有其设计上的缺陷,以及民进党政府夹杂其中试图建构的新史观,但台湾历史教育的争议及其遗留下来的问题,也不是在“108课纲”上路之后才出现,而是长年以来伴随着台湾内部统独国族认同摆荡的结果之一。众所周知,历史教育本身就是国家机器灌输意识形态的主要工具,过去国民党时期的历史教材虽有着“大中华”的表象,但核心本质其实是“反共”信仰的向下渗透。而李扁以来的“去中国化”教材,虽然强调本土性与主体意识,却又攀附在“反中”、“脱中”、“去中”的当政者目标之下,令受教者学习的历史知识出现了碎片化、断裂化的后遗症,再加上两岸长年的对立与隔绝,以及政治人物抗中民粹的操作,使得人为建构出来的“分离主义”倾向,巧妙地披上了一层“天然独”的外衣。

意大利历史学家克罗齐(Benedetto Croce)有个著名的论断:“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那么民进党政府在建构台湾新兴国族认同时,势必对会历史根据其政治所需进行重新书写或诠释。但这样的做法并不等同于可以对历史有所切割、截取、甚至是扭曲改写,如此只会使得历史沦为政治的工具,例如一提及“2‧28”事件和白色恐怖,学生只剩下了“国民党很可恶”、“中国人欺负台湾人”的“受害者”意识,只剩下了敌我分明的二元划分,却完全忽视了当时台湾在中国史之中的位置、脉络与性质,没有历史的因果关系、只有政治的敌对关系。

台作家吴淡如日前在广播节目中谈到,自己的女儿和同学不认识孙中山。(Facebook@吴淡如)
台作家吴淡如日前在广播节目中谈到,自己的女儿和同学不认识孙中山。(Facebook@吴淡如)

台湾媒体人赵少康在脸书发文批评,现在台湾的中学生不知道岳飞、孙中山,是民进党政府刻意“去中国化”的结果,把中国史纳入了东亚史,篇幅自然大大缩水。他指出,民进党政府再怎么泛政治化也不能企图掩盖历史,让台湾的孩子成为“失根的一代”。(Facebook@赵少康)
台湾媒体人赵少康在脸书发文批评,现在台湾的中学生不知道岳飞、孙中山,是民进党政府刻意“去中国化”的结果,把中国史纳入了东亚史,篇幅自然大大缩水。他指出,民进党政府再怎么泛政治化也不能企图掩盖历史,让台湾的孩子成为“失根的一代”。(Facebook@赵少康)

又如今日蔡英文政府在无力台独的现实之下,选择了一条取径、寄生在《中华民国宪法》的“中华民国台独”,将历史从1949年横刀腰斩,站在“公民民族主义”的理论基础上,诉诸创建一个与中国大陆毫无关联的“命运共同体”。在政治上“亲美抗中”的大方向上,蔡英文这个新史观当然很有利于各种政治动员,但实际上是让台湾的面貌更加模糊,对自己的来龙去脉一无所悉,便出现了每天都在使用孙中山画像的新台币100元钞票、每天生活在各种中国大陆地名的街道中,却仿佛两个平行世界的吊诡;也出现了视孙中山为“外国人”,却又用“中华民国”各种象征符号来“抗中”的怪象。

眼下台湾年轻人对中国历史的陌生与冷漠,本身就是国共内战遗留下来的后果之一,也是政客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对历史信意剪裁之后的结果。如果历史论述完全背弃了历史的史实与“本来面目”,一来无疑是在掏空共同体的根基,二来更是让台湾处于无能应对现实变局的危险悬崖边缘。▼孙中山巨幅画像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已成中国大陆重要庆典不可或缺的元素:

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2019年4月30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孙中山画像。(Getty)
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2019年4月30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孙中山画像。(Getty)

2018年10月2日,北京,孙中山巨幅画像亮相天安门广场,引得游客驻足观看、拍照留影。(VCG)
2018年10月2日,北京,孙中山巨幅画像亮相天安门广场,引得游客驻足观看、拍照留影。(VCG)

2018年4月27日,孙中山巨幅画像亮相北京天安门广场,迎接五一国际劳动节。(多维新闻)
2018年4月27日,孙中山巨幅画像亮相北京天安门广场,迎接五一国际劳动节。(多维新闻)

2018年4月27日,孙中山巨幅画像亮相北京天安门广场,迎接五一国际劳动节。4月30日,多维新闻记者实地拍摄。(多维新闻)
2018年4月27日,孙中山巨幅画像亮相北京天安门广场,迎接五一国际劳动节。4月30日,多维新闻记者实地拍摄。(多维新闻)

2017年10月1日,中共建政68周年国庆,孙中山巨幅画像亮相北京天安门广场。游客纷纷在孙中山画像前拍照留影。(VCG)
2017年10月1日,中共建政68周年国庆,孙中山巨幅画像亮相北京天安门广场。游客纷纷在孙中山画像前拍照留影。(VCG)

2006年4月28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孙中山先生画像。(VCG)
2006年4月28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孙中山先生画像。(VCG)

邻近台湾的香港便是一例。在长年的殖民统治之后,香港发展出一套“行政吸纳政治”的特殊运作模式,虽然有其优势,但更大的危机便在回归之后一一浮上台面。例如近期港府举行全国运动会记者会时,林郑月娥后方的背板竟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写成了“中国人民共和国”;又如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近日接受港媒专访,强调将加强取缔借由庆祝“双十”试图“将台湾从国家分裂分出来”的行为;抑或是香港环境局长黄锦星在Instagram发文庆祝十一国庆,其贴上的表情符号(emoji)并非大陆五星旗,而是台湾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

9月14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港府总部举行记者会,其身后的大型电子屏幕上面,最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竟误写成“中国人民共和国”。特首办回应,对该错误深表歉意,会采取措施防止出现同类情况。(HK01)
9月14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港府总部举行记者会,其身后的大型电子屏幕上面,最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竟误写成“中国人民共和国”。特首办回应,对该错误深表歉意,会采取措施防止出现同类情况。(HK01)

这些言行所曝露出来的,其实是港府官僚缺乏对中国历史,特别是中国近代史的认识,甚至是缺乏历史情感。例如未能理解“辛亥革命”在中国史上的连续性意义,或是对于中共革命与建政史的鸿沟或距离,从而产生了在国家表述上的种种歧义或失误。

当前以中美博弈为核心的世界百年变局,中国追求崛起与民族复兴,美国则欲维系帝国不墜,世人之所以对此新旧秩序的碰撞有所深刻感受,本身就是从历史规律之中发现和总结出来;也就是说,“历史感”对于身处变局之人更是不可或缺的。台湾处在中美地缘板块挤压的最前沿,如同香港处在中西势力交会点,治愈身上始于殖民经验于遗患下来的“历史失智症”,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成为一位历史的背诵者,而是从对于历史的洞悉和体会之中,摸索出自己的完整面貌以及未来前行的方向。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