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人员被爆性侵刚果妇女 国际救援组织“永续的错”?

 3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世界卫生组织(WHO)最近的调查报告显示,包括该组织雇员在内的83名国际救援人员,在2018年刚果民主共和国(下称民主刚果)爆发伊波拉病毒疫情期间,强迫当地人发生性关系,并造成29名女性怀孕,受害怀孕的还包括一名13岁少女。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形容,报告内容令人痛心疾首。

类似的国际性组织及维和部队性侵当地人民,过往亦屡度发生。以地位及资源来欺压及剥削亟待援助的人民,真相令人发指。

据路透社报导,是次世卫成立独立委员会进行调查是因应汤森路透基金会(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和The New Humanitarian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而起,当时约50 多名女性指控世卫及其他慈善机构的援助人员于,2018年至2020年期间要求性行为以换取工作。委员会的调查报告最终发现,83名涉事的国际组织救援人员中至少有21人受雇于世卫,当中包括国际雇员及本地雇员。世卫回应该独立委员会的报告指出,就组织人员涉及性侵的调查结果感到心碎和震惊。委员会成员Malick Coulibaly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许多肇事者拒绝使用避孕套,导致其中29名妇女怀孕,有人后来更被施暴者强迫堕胎。”

世卫卷入雇员被指控于过去两年性侵刚果妇女并造成怀孕的事件。(Getty)
世卫卷入雇员被指控于过去两年性侵刚果妇女并造成怀孕的事件。(Getty)

总干事谭德塞重申,世卫组织有必要进行全面改革,也会全力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事件。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的发言人也对受害者勇敢作证表示感谢。

目前尚未清楚肇事者是否会面临起诉,谭德塞表示计划将强奸指控提交给民主刚果政府和涉事者所在的国家。民主刚果女权组织的Esperence Kazi则表示:“我们鼓励世卫组织继续向社会表明,这些在我们社会虐待妇女和女孩的人会受到真正严厉的惩罚。”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形容,报告内容令人痛心疾首。(Reuters)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形容,报告内容令人痛心疾首。(Reuters)

廿载性侵丑闻 涉及多个国际组织同类的国际组织性侵丑闻过往亦不时发生,较早的包括2001年发生在西非利比里亚、几内亚、塞拉利昂等地的难民营中。当年有联合国和援助机构工作人员被揭发对13岁至18岁的女孩施以性虐待。

2013年至2015年,联合国维和部队人员也曾被揭发于中非共和国性侵近百名女性,当中不少受害者是儿童。涉及的维和部队包括来自布隆迪和加蓬;另外一支是来自法国部队,相信还涉及当地武装组织。负责调查的美国关注组织CODE BLUE行动的报告还指,其中有四名女性被带到法国部队的军营,部队人员强迫她们与狗只性交,事后给予她们九美元,其中一人之后感染不明疾病死亡。

联合国维和部队过往曾多次被指控性侵妇女。(Getty)
联合国维和部队过往曾多次被指控性侵妇女。(Getty)

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对事件感到震惊,强调会不遗余力处理有关问题。联合国已经要求布隆迪、加蓬和法国合作调查事件,并派出调查组又会向受害人了解事件,且提供心理及医疗援助。CODE BLUE行动负责人则指,由联合国人员调查属同一组织的涉案人士,中间涉及利益冲突,未必能够有效监控维和部队人员。过去十几年来,联合国维和部队被指控犯下至少2,000多宗性侵案,包括上世纪90年代波斯尼亚内战;近年在中非共和国、刚果与海地也都有传出丑闻,但事件往往没有下文,突显国际性组织慈善救援的漂亮外衣下的丑恶与虚伪。

即使受到指控,性侵丑闻往往会便淡化处理。(Getty)
即使受到指控,性侵丑闻往往会便淡化处理。(Getty)

除了世卫和联合国维和部队外,部分大型非牟利团体亦有人员涉及类似指控。例如,英国乐施会(Oxfam)2018被揭发有11名职员于2010年海地赈灾服务期间召妓及性剥削当地人,其后时任海地主管Roland van Hauwermeiren承认召妓,在该组织调查期间,更有员工涉嫌恐吓证人。今年4月,两名乐施会人员在民主刚果亦涉媒性剥削当地人,被组织停职调查。

此外,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部分从事2010年海地地震救援工作的员工,亦曾以食物换取灾民提供性服务及金钱。虽然该会事后发声明批评报道失实,指涉及性剥削灾民的人员并非雇员,而是社区志愿者等其他人士。不过,上述种种性侵丑闻,均已重创一众国际人道组织的形象。

需要国际援助的人反而受其伤害至深?(Getty)
需要国际援助的人反而受其伤害至深?(Getty)

组织顾及声誉疏于追究在乐施会在海地的性丑闻曝光后,英国下议院国际发展委员会(House of Common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mmittee)在2018年曾对连串国际人道救援组织爆出性侵、性骚扰案件进行调查,委员会领袖Stephen Twigg表示,感到担忧的是,“比起受性虐待的妇孺,国际救援组织更在乎自己的名声”,导致这些组织多年来明知有受害者存在,却没解决组织内管理不善的弊病。来自海外的救援人员在离开当地后,往往就能轻易地逃避法律追究,而且在灾难国家的受害妇孺多数都是弱势人士,并无资源或援助去伸诉。而且,这些人员一般能轻易离开原先的组织,重新投入别的机构重施故技。

英国下议院委员会的报告又批评,国际人道组织对性侵事件反应往往“慢半拍”,又认为这与这些组织内有所谓“兄弟帮”(boy’s club)文化有关,产生了男性成员之间在性骚扰与性侵事情上的共犯结构,让女性不敢贸然反抗或举报。

有建议国际组织内部的通报机制需透明化。(Getty)
有建议国际组织内部的通报机制需透明化。(Getty)

诚然,世界各地的民众普遍对这些参与国际援助人员有较高的道德标准和期望,国际组织应改善内部相关的举报机制,保护告发者及由独立调查的专员与受害人接触,设法改善内部文化等。此外,还应建立全球援助工作者名册,让各组织之间的人事资讯透明化,也使得施暴者一旦遭惩处,便难以再加入国际救援的行列。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