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蟾蜍毒的人,究竟有多猛?

 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来源:好奇心实验室

  说到蟾蜍,在我们的印象里它就是外观丑陋、麻麻赖赖、“五毒虫”之一,见到了恐怕也会避之不及。

  然而,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最近,在墨西哥雅遗址小城图卢姆某个号称“自然疗养中心”的商店里,蟾蜍不但成为了招牌商品,还令很多异国游客趋之若鹜,甚至特意“打飞的”前来一探究竟。

  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家所谓的“自然疗养中心”,真正的亮点,是把蟾蜍当成了一种“药引”,对游客进行“治疗”,而这种所谓的治疗,其实是“吸蟾蜍毒”。

  在当地一家名为“科罗拉多蟾安养地”的服务店铺内,店主告诉记者,他们的商店每天都会举行多次“私人蟾蜍毒素仪式”,一次“仪式”单人收费125美元,每次的“仪式”时间持续不到1个小时。

  开业到现在没多久,他们已经接待了超过3000名“快乐的顾客”。

  前往那里体验蟾蜍毒的顾客,从十几岁的青年,到60多岁的老大爷都有。

  那蟾蜍毒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吸引着这么多的男女老少前来“品尝”呢?

  和各种致幻剂“迷幻蘑菇”一样,蟾蜍毒素其实是一种上瘾毒素,毒品。

  美国和墨西哥的科罗拉多河蟾身上会分泌含有5-甲氧基二甲基色胺(5-MeO-DMT)的致幻物质,吸蟾蜍就是吸这种物质。

  在这种物质的影响下,许多人看到、听到和感觉到了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东西。

  那感觉,就像是自己进入了一部拙劣而夸张的动画片。

  据曾经尝试过吸食这种毒素的人描述,吸完后“四周的色彩变得无比明亮艳丽,不计其数的荒诞念头瞬间一一涌现。

  难以形容的诡异幻觉紧接着出现,整个世界都在狂乱地缩小或变大,扭曲成不可思议的形态。无法抑制的兴奋,让我忍不住尖声大笑”。

  从人类发现了这种天然毒品后,蟾蜍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原本这种物质是这种蟾蜍为了防御天敌的自然法宝,但自从上个世纪上旬被科学家无意中发现含有大量致幻剂后,该蟾蜍就被人类一度追捕成了保护动物…

  不过问题来了,既然蟾蜍毒主要是在蟾蜍背上的耳后腺分泌的,那么,人类最初是怎么得知这种分泌物的效果的呢?

  难道真是用舌头舔……?

  其实,人们对蟾蜍毒致幻作用的了解,最初只是源自一种意外的巧合。

  在20世纪30年代,出于防治虫害的需要,大量的甘蔗蟾蜍被空运到夏威夷和波多黎各甘蔗田,承担起保护甘蔗的重任。

  然而,甘蔗蟾蜍自己都没想到会在澳洲甘蔗田栽跟头。

  当来到了澳洲甘蔗地,甘蔗蟾蜍发现自己竟然对这里的甲虫束手无策,因为澳洲甘蔗地里的甲虫,喜欢在高高的甘蔗杆和甘蔗叶上,甘蔗蟾蜍只会跳,却不会飞,根本抓不到害虫。

  对于甘蔗蟾蜍而言,吃不吃甘蔗的害虫无所谓,因为在澳大利亚几乎什么都可以吃。

  从小昆虫到大型爬行动物,甚至是小型哺乳动物,都是在它们的食谱内,它们吃蜥蜴就像吃辣条一样。

  甘蔗蟾蜍在澳洲没有天敌,食谱范围还特别广,再加上繁殖能力非常强,在澳洲,甘蔗蟾蜍的数量已经达到15亿只,占领了澳大利亚1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原本想着蟾蜍能消灭害虫,没想到害虫没消灭,蟾蜍自己倒变成了一种新的祸害!

  这下当地政府急了,开始鼓励当地人们对甘蔗蟾蜍进行捕杀,人们也是绞尽脑汁想办法对付世界上最大的蟾蜍。

  在这场斗争中,狗狗似乎从甘蔗蟾蜍身体毒液上发现了新大陆,它们痴迷于蟾蜍毒液里的迷幻的感觉。

  一旦狗狗接触过一次,它们就会迷恋上这种感觉,就像吸食毒品的“瘾君子”一样。

  当然公狗舔到少量蟾蜍毒素,就会产生幻觉,一旦稍微过量,就会出现肌肉痉挛抽搐、心律失常,严重的15分钟内就会死亡,难怪在澳大利亚法律中,会将蟾毒色胺和海洛因一样列为毒品。

  对此,人们甚至还专门为狗子开设了戒毒中心……

  昆士兰州的一家宠物戒毒中心主治医师Tommy就对这种现象无比熟悉,

  “昆士兰州的狗越来越沉沦了,除了复吸的,中心每天还新增至少10例舔蟾蜍上瘾的狗。”

  在戒毒所,根据上瘾严重程度,狗子们还被划分了毒品上瘾三大等级。

  第一个级是刚沾染毒瘾,但还未形成依赖的;

  第二个级通常是出去之后又重犯的,显示已经出现了戒断反应;

  第三个级别是毒瘾已经深入骨髓,会不停的流口水,挠墙,像得了精神病一样。

  为了帮助狗子们戒毒,兽医可谓是想尽了各种办法,甚至包括某些“阴招”。

  比如先去市面上采购大量新鲜芥末,再拿回来涂抹在模型假蟾蜍背上,供已经上瘾的狗子们吸食。

  当狗子品尝到这酸爽的“惊喜”后,自然会对蟾蜍产生排斥心理,进而戒毒。

  不过,帮狗戒毒的事尽管有了成效,可某些瘾君子却受到了启发,于是,蟾蜍毒的癖好也开始在人类中蔓延开来。

  美国密苏里州克莱县的警方就曾经逮捕过一名涉嫌吸毒的青年,这名青年被指控非法拥有一只科罗拉多河蟾蜍。

  当时被捕的时候这哥们还时不时在蟾蜍身上舔来舔去。。。

  当然舔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一些病人没有掌控好舔的剂量,然后就中毒太深,送急诊了。

  甚至还有人因此嗝屁…

  经过现代生物学家的分析,一只科罗拉多河蟾能产生0.25~0.5克的脱水毒素,而一个人只要服用3毫克的5-MeO-DMT就足以产生幻觉。

  有趣的是,科罗拉多河蟾是巫术和仪式里使用的蟾蜍最可能的“候选人”,也是传统巫术使用的致幻剂里,唯一的动物来源。

  而到了现代,这种用舌头舔蟾蜍的行为,却似乎成了另一种荒谬的“现实巫术”,只不过,这种巫术并不能让被舔的蟾蜍变成人,而只会把某些瘾君子变成“亡子”。

  资料来源:

  https://www.instyle.com/beauty/health-fitness/toad-venom-psychedelic-drug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