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海归”:美国长臂管辖下的台湾利益

 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9月25日,最吸引全球目光的新闻事件,莫过于被形同软禁在加拿大3年的“华为公主”孟晚舟获释,中国大陆派出专机把她接回深圳。对此事件,外界多把讨论焦点集中在中美关系是否缓和上,其实更值得深思的问题是:美国的长臂管辖权问题,及台湾的因应与自处之道。

2021年9月25日,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抵达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后走出飞机。(新华社)
2021年9月25日,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抵达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后走出飞机。(新华社)

北京时间9月25日晚,孟晚舟走下飞机回到中国。(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北京时间9月25日晚,孟晚舟走下飞机回到中国。(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孟晚舟下飞机后,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发表短暂演讲,再次感谢中国共产党和国家。(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孟晚舟下飞机后,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发表短暂演讲,再次感谢中国共产党和国家。(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上百名孟晚舟的亲人、朋友和同事到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接机。(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上百名孟晚舟的亲人、朋友和同事到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接机。(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接孟晚舟回国的中国包机在众人等待之下到达深圳宝安国际机场。(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接孟晚舟回国的中国包机在众人等待之下到达深圳宝安国际机场。(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孟晚舟坐中国包机连夜回国,中国官媒央视在机场全程直播。(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孟晚舟坐中国包机连夜回国,中国官媒央视在机场全程直播。(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工作人员早早在机场等候接孟晚舟的飞机抵达深圳宝安国际机场。(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工作人员早早在机场等候接孟晚舟的飞机抵达深圳宝安国际机场。(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深圳宝安机场屏幕换上“欢迎孟晚舟回家”的大字。(多维新闻)
深圳宝安机场屏幕换上“欢迎孟晚舟回家”的大字。(多维新闻)

美国陷阱 为己谋利

孟晚舟是华为创办人任正非的女儿,当时担任华为财务长,2018年12月1日在过境加拿大时被拘留,而加拿大是应美国要求、根据美方的临时引渡要求拘捕,罪名是诈欺和阴谋实施诈欺以规避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美方准备把孟晚舟引渡到美国受审,华为与孟晚舟当然不接受。之后双方进行3年的司法攻防,到这次孟晚舟以“不认罪,但承认事实”,与美国签署缓起诉协议后获释,终于结束这场缠讼近3年的司法战。

美国要求加拿大拘捕与引渡孟晚舟的罪名,主要是华为涉嫌违反美国出口管制对伊朗出售敏感科技的禁令。用白话文讲,就是华为与伊朗做生意,卖了自家的电信设备过去。撇开“美国禁令”这件事来看,此行为在“普世价值”上,实在谈不上犯罪,更非伤天害理。但在美国政府的眼里或其定义中,却是不折不扣的犯罪行为,因为“违犯美国禁令”。▼▼▼中国画师作《温哥华的马利亚》 细节受追捧:

乌合麒麟再出新作《归舟》。(微博@乌合麒麟)
乌合麒麟再出新作《归舟》。(微博@乌合麒麟)

网友找出《归舟》中的要素。(微博@灰兔子大叔)
网友找出《归舟》中的要素。(微博@灰兔子大叔)

这就是所谓的美国“长臂管辖权”。按理各国领土是依照本国司法权管理,只有公认的国际法才可延伸管理;但美国拥有“特权”,其国内法或美国政府的命令可延伸到其他国家、甚至全世界。美国就曾经通过一个《反海外腐败法》,任何国家企业的行贿行为,美国司法都有管辖权,美国政府也确实依照此法,多次对其他国家的企业提出控告与裁罚。

从国际现实主义角度,这是强权独有的权力,支持美国长臂管辖权者,时常以正面效益视之,认为美国运用长臂管辖权,是维持国际秩序、减少全球纷乱,为世界“提供公共财”。美国确实是世界秩序的维护者,造就了冷战后的全球化繁荣,但问题是,美国时常滥权为己谋利。

最著名的是8年前,法国最大的交通电力厂商阿尔斯通(Alstom)的高管,过境美国时在机场被捕,罪名是在印尼行贿,并因此面临上百年的刑期;后来由美国奇异(GE)公司并购阿尔斯通的电力部门,并为其支付天价罚款。被捕的高管事后把这段经历写成《美国陷阱》一书,控诉美国政府以此手法,强迫法商把企业卖给美国公司。

在孟晚舟获释的同一天,此前被中国关押的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与斯帕弗(Michael Spavor)回到加拿大。(Reuters)
在孟晚舟获释的同一天,此前被中国关押的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与斯帕弗(Michael Spavor)回到加拿大。(Reuters)

台积电应寻求解套

另一名法国学者更以《隐密战争》一书,写出美国利用《反海外腐败法》,只要有一个模棱两可的罪名,就可名正言顺查阅企业母公司所有加密帐户,而反恐需求与法令又让美国形同推翻了国家的司法豁免权。美国为了制裁伊朗,曾压迫负责国际美元结算的体系“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切断与伊朗的关系,这也被视为另一种滥用长臂管辖权的作为,因而让欧洲国家寻求创建“绕过”原有体系的管道。

台湾对美国长臂管辖权的威力有很深的体认,远一点的是美国拿着其国内贸易法,压迫台湾接受其意旨的贸易争端;近一点则是美国在与大陆打科技战时,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的黑名单并实施半导体禁运,台积电不得不停止对华为出货,以免遭受美国报复。近日更传出美国政府以“提高透明性、找出瓶颈所在”为由,强迫晶圆代工业者交出被视为“企业机密”的芯片库存、订单、销售纪录等数据。

台积电虽是最牛的芯片生产企业,但也不得不在美国霸权下低头。(路透社)
台积电虽是最牛的芯片生产企业,但也不得不在美国霸权下低头。(路透社)

美国打压对华为影响深远,爱立信及诺基亚等运营商已逐渐抢占华为的欧洲市场。(AP)
美国打压对华为影响深远,爱立信及诺基亚等运营商已逐渐抢占华为的欧洲市场。(AP)

从现实面看,除了大陆之外,大概没有一个国家能完全抗拒美国的长臂管辖权,台湾不但在技术来源、经贸市场上仰赖美国,外交、国安上更是百分之百依靠美国的支持,因此很难全然拒绝美国的长臂管辖权。

但在具体实务上,台湾更该清楚了解自己的利益所在,知所分寸与进退,灵活应对,能拒绝的部分应据理力争,或在技术面上寻找解套。例如在美国首次对华为行半导体禁运时,台积电就聪明地在美国的规定中找出能继续出货给华为的方式,让台积电能既不违背美国禁令,又实现本身的利益。美国要求台积电等半导体厂交出数据,业者也应尽力找出抗拒的法理依据并寻求解套方式,以免牺牲了台湾利益。

(本文经

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

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