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与美国延期起诉协议中的斗争与妥协

 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在逾千天的政治博弈和法律交锋之后,于加拿大被软禁近三年的华为孟晚舟9月24日与美国达成延迟起诉协议(DPA)的妥协,在承认一份事实声明、未有认罪及缴纳罚款的情况下终于重获自由,在欢呼声中返回祖国。

复盘这场惊心动魄的多方角力,中美加与华为的得与失、斗争与妥协,都已清晰。加拿大如释重担 惟孟案负累犹存先说卷入中美博弈的加拿大。在孟晚舟登上归国飞机的几乎同一时刻,两位在孟案之后几天被捕的加拿大公民也同样获释。对此,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如释重负,高调宣告两人已登上返回加拿大之航班,感谢各方为解救两人而开展的外交活动,并尽量避免提及中国。

在整起事件中,加拿大在国家层面付出了最多代价,尤以中加关系恶化为甚。在孟案之前,特鲁多本来一直积极推进中加贸易协议,他在孟晚舟被捕前一个月还称《美墨加贸易协定》中隐形针对中国的“毒丸条款”不能阻挡中加自贸协议。但特鲁多最初将美方的引渡要求视为单纯法律问题的政治幼稚改变了一切。孟晚舟及两位加拿大公民先后在加拿大和中国被捕,致使中加自贸协议的可能性迅速蒸发,加拿大与中国的贸易及政治关系也随之坠入低谷。

如果说,加拿大认为与中国关系的恶化,至少换来了“坚持法治”的形象和美加友谊的巩固,就更是自欺欺人。特鲁多政府2019年爆发的SNC-兰万宁丑闻(SNC-Lavalin affair),已清楚表明其是如何试图暗地操纵司法——为避免建筑巨头SNC-兰万宁因欺诈和行贿被检控,特鲁多曾数次施压时任司法部长与之达成DPA(孟晚舟今时与美国司法部达成的也是DPA)而非刑事检控,并在司法部长拒绝服从时,将其调至其他闲职。此事已损害了加拿大的法治形象,难凭孟案挽回。

至于美加关系,特朗普期间的伤害暂且不提,拜登现时的作所作为,也早已证明他仍遵循“美国优先”,不仅在阿富汗撤军时未有顾忌欧加,在新近结成的澳英美联盟(AUKUS)中,澳大利亚也因展现出比加拿大更为冒进和“忠心”的姿态,而赢得美国青睐。而在孟案中,美国司法部最终没有坚持引渡,而是达成DPA,侧面透露出美国也不想接手这个烫手山芋。这样一来,独自承受孟案苦果的加拿大,如何能说此案升华了美加友谊?

如今孟案告一段落,两加拿大人顺利回国,特鲁多政府也终于可以摆脱过去千日的无妄之灾。但加国国内情绪恐怕将持续阻碍中加关系的伤口弥合,使政府难以灵活调整外交政策,这是美国留下的持续负累。

特鲁多(左一)在机场迎接获释的两位加拿大人(右一右二)。(Twitter@JustinTrudeau)
特鲁多(左一)在机场迎接获释的两位加拿大人(右一右二)。(Twitter@JustinTrudeau)

从美围堵工具到中美关系转圜窗口再说另一个主角美国。虽然美国检方将与孟晚舟达成的DPA描述为一场胜利,但相比于其付出的努力,它取得的成果之少令人尴尬。

要知道,美国向来擅长以DPA换得企业高额罚款和后续合作,事实上,孟案的关键证件就是由汇丰提供。而汇丰恰是于2012年与美国达成了DPA,以躲避替墨西哥毒贩洗钱的相关检控,为此它付出了19.2亿美元的高昂罚款,并需要在其后五年处处配合美方调查。甚至在孟案中,因其种种行径,而被质疑扮演“污点证人”的角色,出卖华为和孟晚舟,从而得以在“合规仍有很大缺陷”的情况下,无需续签DPA。相关阅读:但美国此次罕见地与孟晚舟签订DPA,既无天价罚款,孟晚舟也无需认罪,美国则只换来了一纸事实声明(Statement of Facts)。当然,声明中涵盖了几个检方的叙述,包括与伊朗做生意的Skycom为华为所实控,也包括华为和孟于2013年的论述误导汇丰等。孟于包含这些论述的事实声明上签名,将令美国司法部在2022年12月1日前依旧拥有后续重新起诉孟晚舟的途径。

不过,类似过去三年的局面不会再次上演。毕竟即便美国检方的论述属实,孟和华为也仅是涉嫌违背美国法律,只要不再发生于第三方国家或在美国被拘的情况,美方也没有途径实施长臂管辖。

是以,这一结局与许多对华鹰派所期待的相去甚远,这点可以从共和党人的愤怒讨伐声中看出。例如,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就强调“释放孟晚舟使我们严重质疑拜登解决华为和中共威胁的能力和意愿”。特朗普时期的美国驻日大使、新晋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哈格蒂(Bill Hagerty)也表示,“我非常担心拜登政府可能奉行更多绥靖政策和投降主义。华为是一个中共支持的掠夺型企业,而我们放弃了它的把柄。”

很显然,如今孟案的解决方式成了共和党又一进攻对象。那么白宫为何要卖这么一个破绽?一个可能的解释是,美国并不想从加拿大手中接过这个政治包袱,从而加剧中国的怒火。

拜登面临经济不振和通胀高企的内政压力,其两大立法项目也在国会陷入僵局。(路透社)
拜登面临经济不振和通胀高企的内政压力,其两大立法项目也在国会陷入僵局。(路透社)

眼下,美国疫情持续,经济复苏缓慢,通胀压力高企,而通胀压力一部分是因美国本身放水所致,另一部分则来自其他国家商品价格擡高的“输出型通胀”。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去年5月至今年5月,美国从墨西哥和欧盟进口的商品价格,分别平均增长4.8%和6.5%,而中国商品的价格仅上涨2.7%,可见中国商品是美国通胀的关键稳定器。由于越南、马来西亚等美国主要进口对象仍然深陷疫情,原本被寄以厚望的印度又在此次疫情中暴露出严重缺陷,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作用就更加突出。

考虑到中国向美国提出的“两份清单”中就有“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要求”一项,美国可能是借此打开中美关系僵局,从而方便接下来加强经贸沟通。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9月24日就称,她将寻求改善中美的商业联系,还计划率领美国首席执行官代表团前往海外,包括中国,寻找商机并讨论长期存在的贸易问题。此番话释放了一定善意。

拜登围堵中国的决心或许没有变,但如今的经济现实令其别无选择,决定了他需与中国展开更多对话。最初试图痛击华为的孟案,也因此必须转变为中美关系转圜的窗口。虽然对华鹰派高呼不满,拜登也只能无奈接受这一结局。爱国情怀的胜仗至于华为和中国上下,虽然孟案仍存未来的阴影,但孟晚舟毕竟已经回归祖国,不再面对被美国及其盟友扣押的风险,而对全中国来说,此次外交胜利的情绪,就更令国民沐浴在喜悦之中。

对孟晚舟而言,她终能取下电子脚链,自由地行走在祖国大陆上,与家人团聚、享受生活和重返工作岗位。对华为来说,这是一场显著提升士气的胜仗。过去几年,在美国的科技围剿中,华为遭遇的艰难困苦自是不用多说,孟晚舟的回归于任正非个人而言是天降喜事(任此前说过他已做好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女儿),对公司也是一剂强心针,让员工更有动力突破美国的种种桎梏。正好在前几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总理韩正9月18日至19日在广东深圳调研时,有任正非在旁陪同,也再次体现了国家对华为的强力支持,这些都对华为是利好消息。

9月25日,深圳民众在宝安机场欢迎孟晚舟回国。(美联社)
9月25日,深圳民众在宝安机场欢迎孟晚舟回国。(美联社)

中国普罗大众的情绪就更为激昂。据统计,《人民日报》和央视新闻和直播孟晚舟回国共收获了1.1亿人次观看量,#孟晚舟回到深圳#的话题在微博上有超过10亿次的阅读量和逾30万贴子,她落地的深圳宝安机场也人头攒动,“欢迎回家”的红色标语像一簇簇火苗。可以说,孟的归国使得举国欢腾。

此次孟晚舟事件显示,中国已经有足够实力应对美国的政治阴招,孟的获释也被视为中国在中美角力中获胜的一大标志,是中国强大国力的一次展示。

相较于此前法国国宝制造企业阿尔斯通(Alstom)高管被美国司法部无理逮捕,阿尔斯通被美国凭借长臂管辖的《海外反腐败法》起诉,致使整个公司遭到肢解,核心业务被美国企业购买,如今孟晚舟、华为和中国的情况,明显是天壤之别——对此孟晚舟也在朋友圈感慨“没有强大的祖国,就没有我今天的自由”。这自然在国庆临近之际激发了民众的爱国情绪。

而对世界观众而言,各国也清晰地认识到,中国已经完全有能力以“硬碰硬”的态度面对美国的阴招,完全不介意以“政治交易”的手段解决政治斗争;而加拿大也因协助美国而承担了严重代价及后果。后续的中美关系无疑不会因孟的回国而好转,默默承受代价的加拿大在中美冲突的大背景下也只能进一步向美国靠拢,但其他各国在未来面对美国“对华施压”的境况时,也会思量再三。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