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重启新欧洲 诱使波兰以“三海倡议”饵钓台湾

 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一如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早于7月中旬即曾透露的“新外交指南”,指“越来越多中等国家(非传统上大家认知的大国)开始在外交上展现更大程度的自主性,积极对价值表态,采取行动”,尤其是转型民主的中东欧国家,对中国在中东欧影响力的扩增感到忧虑,寻得这些中等国家声援将成为台湾的外交机会——波兰显然是台湾这套外交剧本中,望穿秋水而来的一名贵客。

9月5日,波兰政府捐赠台湾的40万剂AZ疫苗运抵桃园机场,台湾为迎来“民主新欢”振奋不已,蔡英文遂在脸书(Facebook)发文感谢波兰,并赞扬波兰和立陶宛、斯洛伐克、捷克等国都是台湾“抗疫的重要伙伴”。9月14日,波兰驻台代表李波(Bartosz Ryś)对外释放台湾未来可透过参与中东欧经济论坛“三海倡议”(Three Seas Initiative),进一步强化与波兰与亚得里亚海、波罗的海及黑海沿岸国家于贸易、基础设施及能源等方面的合作。

“三海倡议”为2016年波兰及克罗地亚两国总统共同发起的12国论坛。(Twitter@Three Seas Initiative)
“三海倡议”为2016年波兰及克罗地亚两国总统共同发起的12国论坛。(Twitter@Three Seas Initiative)

台湾这看似突如其来的欧洲外交接触,实际上并非“天上掉馅饼”,而是顺势美国率其盟友于国际大行“反中”的铺垫而来;就时序而言,必先有美国主导反中大势、继而引领“新欧洲”燥动,方有台湾的中东欧外交机遇。

波兰驻台北代表李波。(中央社)
波兰驻台北代表李波。(中央社)

波兰驻台北代表李波,他表示波兰位于欧中中心位置,投资条件优渥。(Twitter@Polish Office in Taipei)
波兰驻台北代表李波,他表示波兰位于欧中中心位置,投资条件优渥。(Twitter@Polish Office in Taipei)

波兰驻台北代表李波,欲向台湾企业招手前往波兰投资。(Twitter@Polish Office in Taipei)
波兰驻台北代表李波,欲向台湾企业招手前往波兰投资。(Twitter@Polish Office in Taipei)

波兰驻台北代表李波对台湾菠萝表达支持。(Twitter@Bartosz Ryś)
波兰驻台北代表李波对台湾菠萝表达支持。(Twitter@Bartosz Ryś)

“三海倡议”干台海底事

波兰作为中东欧区域的“大国”,自古即有着受迫于俄罗斯与德国夹击的历史痛楚,波兰于焉在一战后便抱有在俄罗斯(苏联)和德国之间创建一个特殊缓冲区的想法,后来更被波兰二战前最后一任外交部长贝克(Józef Beck)暱称为“海间联邦”(Intermarium),意指一个从芬兰到巴尔干半岛(甚至包括希腊和土耳其),涵括整个中欧领土的地区——其背后的主要观点是“透过苏联和其他国家的接壤点来分裂苏联”。

这潜藏于波兰历史记忆的外交政策思路,出人意表地在2016 年8 月重新破土,彼时方就任满一年的波兰总统杜达(Andrzej Duda)和克罗地亚总统柯琳达(Kolinda Grabar‐Kitarović)共同在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举行峰会期间,发起了如今的“三海倡议”(Three Seas Initiative,TSI)。如同半世纪之遥的“海间联邦”倡议一般,“三海倡议”乃是波兰再一次试图协调波罗的海、亚得里亚海和黑海之间国家的一个合作尝试。

2019年9月1日,波兰华沙当地民众参加集会活动,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80周年。(AP)
2019年9月1日,波兰华沙当地民众参加集会活动,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80周年。(AP)

2019年9月1日,波兰华沙当地举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80周年纪念仪式,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活动。(VCG)
2019年9月1日,波兰华沙当地举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80周年纪念仪式,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活动。(VCG)

2019年9月1日,波兰华沙当地举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80周年纪念仪式,波兰总统安杰伊.杜达出席活动。(VCG)
2019年9月1日,波兰华沙当地举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80周年纪念仪式,波兰总统安杰伊.杜达出席活动。(VCG)

综观“三海倡议”的成员组成,包括了波兰、捷克、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组成的“维谢格拉德集团”(Visegrad Group,V4)、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以及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奥地利、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等12国。其中,原本态度保留的罗马尼亚,其入团标志性地彰显了美国于此论坛的影响力——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参与了2017年第二届“三海倡议”并发表演讲,美国官方对“三海倡议”的正面态度无疑为周边国家起了引领性的作用,乐于作东的波兰也顺势保证罗马尼亚成为2018 年夏末第三次峰会的主办国。“三海倡议”于此避免了昙花一现。

然而,“三海倡议”终归不是一个严格的政治机制或计划,也并非一个存在于“欧盟框架外的”经济和基础设施提案,主要促进对话,聚焦能源、环境与电信基础的投资与合作。

尽管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7月以线上的方式参与了今(2021)年度的“三海倡议”,并期许“三海倡议”可以更加团结茁壮,成为更具竞争力的欧洲,但该倡议主要由波兰提出,即便波兰是该区域中最大的国家(其次是罗马尼亚),但在相关合作伙伴眼中,依然太弱而不能成为一个真正领导者。与此同时,波兰也无法避免多有离心的参与者,忧虑“三海倡议”不过是波兰为了在俄罗斯与德国之间创建一个独立(或缓冲)区域而成立,进而望之却步。拜登搭新棚 绕过老欧洲、旧建制

以中东欧区域欧盟国家为主体的“三海倡议”,迄今已发展到第六届,2021年甚至跨出地理方位,邀请日本、韩国和卡塔尔三国加入。新添美国盟友成为相关邀请的标签,已无关乎“三海”,组团与“美国为伍”更大程度递补了该论坛原先创立的初衷。

事实上,在美国亟欲营造国际“反中”阵线的规划下,“三海倡议”不言可喻地成为了美国的“新玩偶”,究其团员组成,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过去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时期的国防部长伦斯斐(Donald Rumsfeld)提出“新老欧洲之分”,“三海倡议”尽属所谓东欧的欧盟新会员国。回顾小布什主政时代,在攻打伊拉克的问题上,德法两国态度与美国立场产生鲜明的对立,引致美国彼时以“老欧洲”斥责德法。如今,传统外交建制出身的拜登,尽管多与“老欧洲”长年打交道,但在一同“反中”的道路上,“老欧洲”相挺的力道终究不能与日本、澳大利亚等铁杆盟友相提并论,拜登如今在争取扩大朋友圈的原则下,不与“老欧洲”恶言相向的同时,亟欲拉拢“新欧洲”的行动再明显不过。

2007年6月8日,德国海利根达姆G8峰会合影时,美国总统小布什、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大笑。美国彼时计划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使两国陷入冷战式的口水战。德国媒体调侃,小布什和普京是本次峰会上最令东道主默克尔头疼的男人。(Reuters)
2007年6月8日,德国海利根达姆G8峰会合影时,美国总统小布什、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大笑。美国彼时计划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使两国陷入冷战式的口水战。德国媒体调侃,小布什和普京是本次峰会上最令东道主默克尔头疼的男人。(Reuters)

除了“三海倡议”之外,拜登方于今年5月以视频方式加入“布加勒斯特9国”(Bucharest Nine,B9”高峰会,主要聚焦黑海地区和乌克兰问题。值得一提的是,该次峰会系由罗马尼亚总统约翰尼斯(Klaus Iohannis)与波兰总统杜达联合主办,与会9国成员包括罗马尼亚、波兰、保加利亚、捷克、爱沙尼亚、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和斯洛伐克,综观这一干人等与国家,“亲美”终是殊途同归的解答。(

由罗马尼亚总统约翰尼斯和波兰总统杜达联合主办的“布加勒斯特9国(Bucharest Nine)”高峰会2021年5月10日以视频方式举行,美国总统拜登亦参与入会,当次峰会主要聚焦黑海地区和乌克兰议题。(Twitter@ Romania in the EU)
由罗马尼亚总统约翰尼斯和波兰总统杜达联合主办的“布加勒斯特9国(Bucharest Nine)”高峰会2021年5月10日以视频方式举行,美国总统拜登亦参与入会,当次峰会主要聚焦黑海地区和乌克兰议题。(Twitter@ Romania in the EU)

自5月到7月,拜登接连“现身”中东欧国家组成的论坛与联合峰会,其中的成员如捷克、斯洛伐克、立陶宛、波兰等国尽在期间高调释出友台言论,并且以实际行动馈赠疫苗给台湾(仅斯洛伐克允诺赠送台湾1万剂疫苗尚未到货),个中环节已然无须多言。一方面,美国在不开罪“老欧洲”盟友之余,竭力另组与“新欧洲”的群聊,波兰、立陶宛、罗马尼亚等国本就以“亲美”为己任,拜登与之相处,美国霸权依旧如日中天;二方面,中东欧国家基于各国本位情势,不一而足地向美国递出“你使命,我必达”的讯号,以好满足各自需要也是“情理之中”,例如立陶宛为了白俄罗斯问题与彰显“亲美”,悍然抢先走在“反中”“挺台”的第一线,又如波兰藉势美国,拉抬由其主导的“三海倡议”可利用性,波兰释出“友台”讯号充其量只是美波两国“相辅相成”的算计产物。最新的一则再有斯洛文尼亚总理杨萨(Janez Janša)明白呼吁欧盟应集体力挺立陶宛与台湾往来,对抗中国施压,明确向中国表明,欧盟不会让中国威胁任何成员国。

立陶宛TV3电视台9月3日称,外长兰茨贝吉斯在一份外交部的报告中呼吁,欧盟及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应与印太地区及其他理念相近的伙伴协调对华政策。(Reuters)
立陶宛TV3电视台9月3日称,外长兰茨贝吉斯在一份外交部的报告中呼吁,欧盟及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应与印太地区及其他理念相近的伙伴协调对华政策。(Reuters)

从大的结构来看,拜登不仅仅是绕过了“老欧洲”来拉拢“反中”阵营,同时也有意跳过传统国际建制来遂行其事——以避免中国在其中的直接干扰,并省去了其他大国的意见相左。加入了以中等国家为主体的建制,美国尽享从前号令天下的从容,不啻自在快活。

但是面对这些经由“美国代理”的友台国家,乃至波兰突抛台湾可以加入“三海倡议”之言,向来被排拒在国际社群之外的台湾,兴喜可期,却也应在“听其言”后更“观其行”,否则种种看似友台与惠台的举措,轻则如鸡肋,又或者只是为他人作嫁衣。例如“三海倡议”台面上夯不啷铛以欧盟12国为组成骨干,实则由各国总统们创建并进行领导,并被视为“弹性的总统论坛”,其不成为一个联盟,既不够制度化,也没有秘书处或特殊官僚机构,因此不乏评论称“三海倡议”不过是“创建了另一个辩论俱乐部”,其他什么都不是。对于参与国际若渴的台湾而言,加入国际组织本身即存在一种“加入即必要”的迷思,虚实之间如何取舍,如何定位自己,以及理解相关涉事方的动机与利益,着实重要。否则任何舍近求远却又务虚无效的参与,之于台湾毫无助益,平白给人搭了梯子,自己却上不了舞台,又下不了台阶,徒留尴尬。他日坐实“民主台湾”不过是那些“理念相近国家”眼中人尽可欺的对象,台湾恐怕才真无言以对。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