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加入上合? 俄罗斯急切助推的背后

 7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本月中于杜尚别召开的上合组织年度峰会上,将正式启动伊朗成为上合正式成员国的程序”——近日,俄罗斯负责上合组织事务的特使哈基莫夫( Bakhtiyor Khakimov )在接受塔斯社专访时为伊朗的上合成员国资格申请按下了确认键。事实上,在哈基莫夫按下最终确认键之前,伊朗加入上合之路已显现出一片坦途之势。

8月中旬,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沙姆哈尼(Ali Shamkhani)与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Nikolai Patrushev)通话后即高调表示,“伊朗加入上合组织的政治障碍已经扫除,在走完技术程序之后,伊朗将成为上合组织的正式成员”。

虽然从全球大国博弈的宏观背景来看,伊朗成为上合正式成员国已是大势所趋。但在这一时点加入,同时俄罗斯又如此急切助推的表现却颇耐人寻味。

2018年8月29日,俄远东车里雅宾斯克。俄罗斯中央军区的长官亚历山大•拉平中将(Alexander Lapin,左)和俄罗斯第一副国防部长兼俄罗斯武装部队总参谋长瓦拉里•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中)参观上合组织(SCO)成员国在切尔在巴库尔训练场举行的和平行动2018联合反恐演习。(Getty Images)
2018年8月29日,俄远东车里雅宾斯克。俄罗斯中央军区的长官亚历山大•拉平中将(Alexander Lapin,左)和俄罗斯第一副国防部长兼俄罗斯武装部队总参谋长瓦拉里•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中)参观上合组织(SCO)成员国在切尔在巴库尔训练场举行的和平行动2018联合反恐演习。(Getty Images)

2018年5月22日,北京,上合组织成员国安全会议秘书第十三次会议举行。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左)与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握手(VCG)。
2018年5月22日,北京,上合组织成员国安全会议秘书第十三次会议举行。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左)与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握手(VCG)。

2018年8月27日至30日,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第五次军队总参谋长(联合参谋部参谋长)会议的中国中央军委委员、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分别与俄国防部长绍伊古、总参谋长兼国防部第一副部长格拉西莫夫举行会晤。(图源:@国防部发布)
2018年8月27日至30日,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第五次军队总参谋长(联合参谋部参谋长)会议的中国中央军委委员、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分别与俄国防部长绍伊古、总参谋长兼国防部第一副部长格拉西莫夫举行会晤。(图源:@国防部发布)

2021年中俄宁夏联合军演(微博@央视军事)
2021年中俄宁夏联合军演(微博@央视军事)

2021中俄联合军演总指挥部大屏,左侧为演习指挥控制中心,右侧为俄军指挥控制分中心。(央视视频截图)
2021中俄联合军演总指挥部大屏,左侧为演习指挥控制中心,右侧为俄军指挥控制分中心。(央视视频截图)

2018年6月8日,青岛,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抵达青岛出席上合峰会。(VCG)
2018年6月8日,青岛,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抵达青岛出席上合峰会。(VCG)

2019年9月16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土耳其安卡拉面。(AP)
2019年9月16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土耳其安卡拉面。(AP)

2019年2月14日,伊朗总统鲁哈尼、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俄罗斯索契黑海度假胜地举行会晤。(Reuters)
2019年2月14日,伊朗总统鲁哈尼、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俄罗斯索契黑海度假胜地举行会晤。(Reuters)

俄罗斯的现实焦虑:重返伊核协议的悖论

莫斯科方面近来对伊朗的“上合成员国”之路的推动可谓不遗余力,早在7月中旬的上合外长峰会(杜尚别)期间,俄罗斯代表团就高调提出了吸纳伊朗成为上合正式成员国的紧迫性与必要性。“我们相信现在是批准伊朗上合成员国申请的最佳时刻,因为德黑兰方面已为此做好了充足准备”——彼时的俄罗斯代表团在会议纪录中如是说道。

俄罗斯在“伊朗转正”进程中如此卖力的直接原因在于其对当前骑虎难下的伊核协议问题的微妙态度。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俄罗斯似乎并不在意伊核协议停滞不前的现状。这一看似反常的表现透露的恰是莫斯科方面在伊核协议问题上某种不愿言明的国家利益考量:即在克宫外交智囊团看来,在俄罗斯与西方阵营陷入全面对抗拉锯的当下,重返伊核协议的顺利展开不仅对俄罗斯无甚利好,甚至会在很大程度上损害俄方的核心利益。

有关俄罗斯在伊核协议上的上述考量,伊朗前外长扎里夫(Javad Zarif)的回忆提供了同样有力的旁证。“俄方从未想过让伊核协议顺利达成,其根源在于伊朗与西方国家关系的正常化并不符合莫斯科方面的核心利益”。

2015年9月9日,华盛顿特区,当时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右翼党派Tea Party Patriots组织的竞选集会上公开表示若当选总统将撕毁《伊核协议》。(Getty)
2015年9月9日,华盛顿特区,当时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右翼党派Tea Party Patriots组织的竞选集会上公开表示若当选总统将撕毁《伊核协议》。(Getty)

2018年6月8日,伊朗民众在德黑兰某处焚烧身穿美以国旗的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纸人模型,以抗议后者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Getty Images)
2018年6月8日,伊朗民众在德黑兰某处焚烧身穿美以国旗的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纸人模型,以抗议后者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Getty Images)

2015年9月9日,美国茶党支持者在国会山广场举行示威集会,抗议奥巴马当局签署伊核协议的决定。(Getty Images)
2015年9月9日,美国茶党支持者在国会山广场举行示威集会,抗议奥巴马当局签署伊核协议的决定。(Getty Images)

2018年5月9日,伊朗民众在首都德黑兰的美国大使馆前举行示威游行并焚烧美国国旗,抗议时任特朗普当局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Getty Images)
2018年5月9日,伊朗民众在首都德黑兰的美国大使馆前举行示威游行并焚烧美国国旗,抗议时任特朗普当局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Getty Images)

2019年6月10日,伊朗德黑兰,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ss,左)对伊朗进行为期一天的访问,并与伊朗外长扎里夫举行了会谈。马斯在会谈后的联合记者会上说,作为伊核协议的签字国,德国、法国、英国坚定维护协议的有效性,致力于帮助伊朗获得协议中已经明确的经济利益,欧盟也在尽其所能确保这一点。(Getty Images)
2019年6月10日,伊朗德黑兰,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ss,左)对伊朗进行为期一天的访问,并与伊朗外长扎里夫举行了会谈。马斯在会谈后的联合记者会上说,作为伊核协议的签字国,德国、法国、英国坚定维护协议的有效性,致力于帮助伊朗获得协议中已经明确的经济利益,欧盟也在尽其所能确保这一点。(Getty Images)

在今年8月的安理会表决遭遇滑铁卢之后,特朗普当局并未放弃可能延续制裁的任何努力。图为2020年9月2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美国务院宣布对伊朗国防工业实施新的制裁措施。(Getty Images)
在今年8月的安理会表决遭遇滑铁卢之后,特朗普当局并未放弃可能延续制裁的任何努力。图为2020年9月2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美国务院宣布对伊朗国防工业实施新的制裁措施。(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28日,伊朗巴斯基军事学院的学员们在伊朗外交部大楼前举行集会示威,抗议美国与以色列对顶级核专家法克里扎德的暗杀劣行,图为示威者焚烧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当选总统拜登的画像,后边有人举着抵制以色列的标语。(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28日,伊朗巴斯基军事学院的学员们在伊朗外交部大楼前举行集会示威,抗议美国与以色列对顶级核专家法克里扎德的暗杀劣行,图为示威者焚烧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当选总统拜登的画像,后边有人举着抵制以色列的标语。(Getty Images)

2018年5月8日,华盛顿特区白宫外交接待室, 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Getty)
2018年5月8日,华盛顿特区白宫外交接待室, 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Getty)

扎里夫同时提到,在伊朗内部有不少保守派精英出于“反西方”的意识形态诉求而附和克宫战略意图的情形。其中于2020年初在美军“定点清除”行动中遇害的前革命卫队最高司令长官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甚至为此数次赶赴莫斯科,与克宫决策层商讨如何最大限度地削弱伊核协议的效能。

关于伊朗与西方国家改善关系将如何影响俄方核心利益的具体表现,克宫的外交智囊们也给出了两点颇为有力的论证:其一是,在美伊关系缓和(以伊核协议重新达成为标志)之后,德黑兰方面可能会从叙利亚政局中全面抽身,从而将护卫巴沙尔政权的重任留给俄罗斯独力承担——这将极大增加普京当局维系中东(叙利亚)地缘影响力的战略成本。

其二是,完全解除制裁之后的伊朗,其原油出口或成井喷之势,这将显著拉低国际市场的现有油气价格,进而极大减少油气出口——这一俄罗斯外汇第一来源部门的总体营收。

更令克宫棘手的是,莫斯科方面目前缺乏对伊朗可能出现“战略西转”的,切实有效的反制手段。现今的德黑兰当局,在经济发展上主要仰赖与中国及欧美(尤其是欧盟)的协作。而在安全防卫上,以伊朗的自主化程度,普京(Vladimir Putin)当局所擅长的,一对一模式的“安全牌”牵制效果又相当有限。

基于上述“战略焦虑”,批准伊朗的“上合转正”申请,进而将其纳入系统化的,由俄方主导的“集体安全”机制就成为克宫所剩无几的“制伊筹码”之一。中东地缘格局的“去美化”:俄罗斯与伊朗如何促成合力

在应时性的考量之外,俄罗斯力促伊朗“上合转正”同样有着更为长期的地缘战略考量因素。在中东“去美化”进程日渐铺开的当下,俄罗斯需要最大限度地吸纳这一进程带来的地缘红利。

这一目标单凭俄罗斯一己之力难以达成:从普京当局自2015年介入中东乱局的种种作为来看,以俄罗斯当下的综合国力至多只能做到在叙利亚维持强势的军事存在与政治辐射。在这种情形下,来自德黑兰方面的战略配合就成为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对此,大力助推伊朗的“上合转正”,从而将德黑兰当局纳入上合这一体系化程度颇高,且由俄罗斯作为重要主导力量之一的多边安全机制正是实现上述目标当中性价比最高的手段。

值得注意的是,普京当局的这一盘算尚需来自德黑兰方面的必要呼应方能成形。恰在此时,保守派政治家莱希的成功当选为此铺平了道路。据悉,在新内阁即将组建前夕,作为伊朗国家核心意志首席代表的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Ali Khamenei )召见了当选总统莱希(Ebrahim Raisi)。

2021年6月21日,德黑兰,伊朗当选总统莱希参加胜选后的首场新闻发布会。(Getty Images)
2021年6月21日,德黑兰,伊朗当选总统莱希参加胜选后的首场新闻发布会。(Getty Images)

在此番会晤中,哈梅内伊对前任鲁哈尼(Hassan Rouhani)当局过度取信西方,而未能对拓展与中俄关系给予足够重视的作为提出了严厉批评。

同时,哈梅内伊还明确指出重返伊核协议已不是新政府现下应给予特殊关注的外交重点。相比之下,努力拓展与以中俄为代表的非西方大国关系应成为伊朗今后外交的重大优先事项——其中,正式加入上合组织更应成为重中之重。

由此,在莫斯科与德黑兰的两方合力之下,伊朗“上合转正”的步伐方才骤然加速。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