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寰宇】拜登想挣开“中国崛起” 跳脱“特朗普陷阱”是关键

 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自阿富汗撤军的决定,事前得到民意高度支持,但由于媒体呈现出撤军时的仓促失据,使得拜登及美国在国内外的声望受挫。姑且不论拜登所做的是否是短多长空的决定,但拜登的执政能否帮助他个人及美国跳脱“特朗普(Donald Trump)陷阱”,则是各界关注的焦点。“特朗普陷阱”的内政与外交意义当前对于美国外交政策、尤其是美中关系的讨论,常常充斥着各种名称的“陷阱”:如描述崛起强权与既有强权难以避免冲突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担忧强权承担过多国际义务的“金德柏格陷阱”(Kindleberger Trap)、提醒强权应避免过度扩张的“保罗‧肯尼迪陷阱”(Paul Kennedy Trap)等。这些说法各有案例与历史经验的支持,也都曾面临过于简化事态的批评而遭反对。然而这些陷阱说的重点,主要还是提醒决策者在面临重大决断的时候,必须好好审时度势。“特朗普陷阱”(the Trump Trap)一词最主要出现在2020年、尤其是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在特朗普总统下令以无人机击杀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后,当时欧洲媒体即以欧洲各国恐陷入在外交上难以明确表态的“特朗普陷阱”。该年5月疫情正炽期间,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在一场电话会议中,抨击特朗普的执政是一场“绝对混乱的灾难”;其后的一场毕业典礼演说中,奥巴马未指名地称自私与短视就是“事情现在如此糟糕的原因”。此举当然引起特朗普的反击,特朗普抨击他的前任者无能,更说可能有一场堪称“奥巴马门”、打击他的阴谋论正在酝酿;其结果即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更为凝聚。▼特朗普时代美国频拿伊朗开刀,令其欧洲盟友陷入外交上的“特朗普陷阱”:

2020年1月3日,伊朗民众在首都德黑兰举行示威游行,强烈抗议美国对革命卫队最高指挥官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的暗杀行动。(Getty)
2020年1月3日,伊朗民众在首都德黑兰举行示威游行,强烈抗议美国对革命卫队最高指挥官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的暗杀行动。(Getty)

2020年2月16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南部郊区,真主党支持者手持被杀的伊朗革命卫队将军苏莱曼尼的照片,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暗杀苏莱曼尼和白宫宣布结束巴以冲突计划时向中东宣战,呼吁所有人抵制美国的影响和军队的存在。(AP)
2020年2月16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南部郊区,真主党支持者手持被杀的伊朗革命卫队将军苏莱曼尼的照片,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暗杀苏莱曼尼和白宫宣布结束巴以冲突计划时向中东宣战,呼吁所有人抵制美国的影响和军队的存在。(AP)

2020年11月28日,伊朗巴斯基军事学院的学员们在伊朗外交部大楼前举行集会示威,抗议美国与以色列对顶级核专家法克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的暗杀劣行,图为示威学员焚烧美以国旗。(Getty)
2020年11月28日,伊朗巴斯基军事学院的学员们在伊朗外交部大楼前举行集会示威,抗议美国与以色列对顶级核专家法克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的暗杀劣行,图为示威学员焚烧美以国旗。(Getty)

2020年11月28日,伊朗巴斯基军事学院的学员们在伊朗外交部大楼前举行集会示威,抗议美国与以色列对顶级核专家法克里扎德的暗杀劣行,图为示威者焚烧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当选总统拜登的画像,后边有人举着抵制以色列的标语。(Getty)
2020年11月28日,伊朗巴斯基军事学院的学员们在伊朗外交部大楼前举行集会示威,抗议美国与以色列对顶级核专家法克里扎德的暗杀劣行,图为示威者焚烧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当选总统拜登的画像,后边有人举着抵制以色列的标语。(Getty)

2020年11月28日,伊朗民众在首都德黑兰街头举行游行,抗议美国与以色列对该国核专家法克里扎德的“暗杀劣行”。(Getty)
2020年11月28日,伊朗民众在首都德黑兰街头举行游行,抗议美国与以色列对该国核专家法克里扎德的“暗杀劣行”。(Getty)

2020年11月28日,一群抗议者在伊朗外交部焚烧特朗普和拜登的照片。(AP)
2020年11月28日,一群抗议者在伊朗外交部焚烧特朗普和拜登的照片。(AP)

2020年11月28日,伊朗首都德黑兰,抗议者们举着伊朗首席核科学家法克里扎德的照片,抗议他被杀害。(Reuters)
2020年11月28日,伊朗首都德黑兰,抗议者们举着伊朗首席核科学家法克里扎德的照片,抗议他被杀害。(Reuters)

简言之,“特朗普陷阱”可以描述特朗普执政的结果,包括美国当时因应疫情失当、经济问题难解等,但更重要的是过程,包括特朗普不断寻求敌人、激化对立,通过政治对手对其进行批判与妖魔化,来达到巩固与扩大自身基本盘的目的。“特朗普陷阱”最终的结果就是使得美国国内政治极化现象更趋严重,国际盟友也常因不是朋友,就是敌人的二分划界而进退维谷。如特朗普执政后期对中国大陆的种种制裁与限制,加上选战时的双B诉求(Beijing + Biden),更使得拜登后续若要调整对中政策,必须付出更大的国内与国际的政治成本。“后─后911时期”的美国外交政策阿富汗撤军的决定帮助美国终结长达20年的永远的战争,亦有论者认为美国将进入“后─后911时期”(the post-post-9/11 era)。“后911时期”美国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就是反恐,也据此进行国内资源重新配置,包括政府组织的改造、紧急法律的授权,甚至民众人身自由的妥协等。而在外交方面,地缘政治的部署凸显中东地区的重要性,甚至因此强化与非民主国家的合作等。▼美国宣布完成阿富汗撤军行动,塔利班鸣枪跪地庆祝:

2021年8月30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华盛顿国务院谈论阿富汗问题。(AP)
2021年8月30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华盛顿国务院谈论阿富汗问题。(AP)

8月30日,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Frank McKenzie)将军在佛罗里达州坦帕的麦克迪尔空军基地发表关于阿富汗情势的讲话。(AP)
8月30日,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Frank McKenzie)将军在佛罗里达州坦帕的麦克迪尔空军基地发表关于阿富汗情势的讲话。(AP)

8月30日,在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美国陆军第82空降师、第18空降兵团指挥官克里斯·多纳休(Chris Donahue)少将登上一架C-17运输机。他是最后一位离开阿富汗的美国军人。(AP)
8月30日,在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美国陆军第82空降师、第18空降兵团指挥官克里斯·多纳休(Chris Donahue)少将登上一架C-17运输机。他是最后一位离开阿富汗的美国军人。(AP)

8月30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名阿富汗男子在拍摄一辆被火箭弹击中的汽车。(Reuters)
8月30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名阿富汗男子在拍摄一辆被火箭弹击中的汽车。(Reuters)

8月30日,记者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拍摄一辆被火箭弹毁坏的车辆。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之际,火箭弹袭击了喀布尔国际机场附近的一个居民区,目前还不清楚是谁发射的。(AP)
8月30日,记者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拍摄一辆被火箭弹毁坏的车辆。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之际,火箭弹袭击了喀布尔国际机场附近的一个居民区,目前还不清楚是谁发射的。(AP)

2021年8月30日,联合国安理会以13票赞成,0票反对,2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一项关于阿富汗问题的决议草案,中国和俄罗斯投了弃权票。(VCG)
2021年8月30日,联合国安理会以13票赞成,0票反对,2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一项关于阿富汗问题的决议草案,中国和俄罗斯投了弃权票。(VCG)

2021年8月30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撤离行动进行时,民众在机场等待撤离。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当日宣布,美军已完成从阿富汗撤军。(VCG)
2021年8月30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撤离行动进行时,民众在机场等待撤离。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当日宣布,美军已完成从阿富汗撤军。(VCG)

2021年8月31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撤离后,塔利班成员进入喀布尔国际机场,以确保机场安全,并检查美军撤离后留下的设备。(VCG)
2021年8月31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撤离后,塔利班成员进入喀布尔国际机场,以确保机场安全,并检查美军撤离后留下的设备。(VCG)

奥巴马总统的文胆罗兹(Ben Rhodes)在最近一期的《外交事务》季刊即撰文表示,拜登将揭开“后─后911时期”的序幕,首要工作之一即是要重新审视美国的资源配置,包括应当强化基础建设、妥善处理疫情与经济等,在国际之间也应将重返亚洲并遏制俄罗斯作为重点。罗兹认为,其中大部分的想法都与奥巴马执政的重点相同,但奥巴马当时许多重大施政提案受到国会两党议员掣肘,主要原因即在于美国民众的心理仍处于“后911时期”而强烈反恐。更重要的是,基于反恐而来的敌我分别,不仅使得当时美国民意低估中国崛起、奥巴马无法实质推动重返亚洲政策,更造成当前美国内部习于二分法而使得各项政策辩论过于简化、难以雕琢。▼美国总统拜登在上任百日演讲中,称中美正为赢得21世纪而竞争:

4月28日,拜登在华盛顿美国国会大厦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上任百日演讲。(AP)
4月28日,拜登在华盛顿美国国会大厦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上任百日演讲。(AP)

拜登在演讲中谈及诸多重大话题,中国成为除美国外提及次数最多的国家。(AP)
拜登在演讲中谈及诸多重大话题,中国成为除美国外提及次数最多的国家。(AP)

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后左)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后右)在观看拜登演讲,拜登宣称“抗疫取得进步,美国再次向前”。(AP)
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后左)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后右)在观看拜登演讲,拜登宣称“抗疫取得进步,美国再次向前”。(AP)

美国第一夫人吉尔(Jill Biden,右)也出席了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聆听拜登的演讲。(AP)
美国第一夫人吉尔(Jill Biden,右)也出席了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聆听拜登的演讲。(AP)

作为拜登上任百日之际在国会首度发表的演讲,中国被列为美国“赢得21世纪”的主要竞争对手。(AP)
作为拜登上任百日之际在国会首度发表的演讲,中国被列为美国“赢得21世纪”的主要竞争对手。(AP)

罗兹的文章基本认同中国大陆是美国的最大竞争者之说,但他强调因应中国崛起,最好的方法还是要团结美国内部、凝聚共识。证诸近期仍活跃于政治舞台的特朗普对于拜登之严词批评,看来拜登需要展现更多的领导能力才能跨越“特朗普陷阱”。(本文作者卢业中,系台湾政治大学外交学系教授;经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卢业中观点】拜登可以成功跳脱“特朗普陷阱”吗?》)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