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反攻大陆”到“武统台湾”的反思

 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今日台湾的七老八十之辈,对“反攻大陆”的口号应该记忆犹新,而今青壮年们却常听到“武统台湾”的声音。过去70年来,现状不是马英九所说的“不统、不独、不武”,而是无法摆脱的“一中框架”。两岸双方都有着中国的国号,都是一中宪法。“九二共识”的重点也是“一中”,“各表”是弹性,压缩弹性,便无共识。没有共识就增加了危机,但还是摆脱不了“一中框架”。

台独想要摆脱“一中框架”,但事与愿违,主张台独的民进党执政那么多年,口喊反中,却不敢在行动上突破一中的现状。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大陆抗衡,无所不用其极,也没能够跨越一中的红线。拜登(Joe Biden)联合盟国想要围堵大陆,大打台湾牌,也只是打擦边球,打完后还需要重申:“不支持台湾独立”,连最挺台湾的美国,也必须维持一中的现状,这个框架不是有点像老孙头上的紧箍咒吗?分久必合是中国历史规律若问:两岸分治不是现状吗?但分治不是分裂,分裂多半是由于外力造成,像两德、两韩在美、苏两强的外力下,各自立国;若非苏联崩解,德国人民虽渴望统一,也绝不可能。两韩都已是独立的国家,但朝鲜民族仍未放弃统一的心愿。两岸分治,却有同民族的人想要分裂,举世罕见。分治在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魏、蜀、吴三国分久必合,更值得注意的是,魏晋南北朝南北分治几近500年,居然又统一了。我曾与英美历史学者谈及,他们都认为是奇迹(miracle),因为在西方历史上,罗马帝国分裂后演变成列国,就不再复合。

所谓神圣罗马帝国,按照法国大哲伏尔泰(Voltaire)的说法,既不神圣,也非罗马,更非帝国。然而中国的历史经验不一样,不管分得多久最后必合,分久必合几乎成为中国历史的规律。今日的两岸分治,能够打破规律吗?▼蒋介石“反攻大陆”的“武统”梦碎,却在台湾烙下了深刻的时代印记:

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蒋介石和宋美龄抵达台湾岛。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蒋介石和宋美龄抵达台湾岛。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士兵们在进行军事演习。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士兵们在进行军事演习。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学习中的台湾学生。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学习中的台湾学生。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新军义务兵在练习架设铁丝网。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新军义务兵在练习架设铁丝网。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建设海军基地。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建设海军基地。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台湾嘉义美国军事基地的空军训练。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台湾嘉义美国军事基地的空军训练。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Getty)

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美国《生活》杂志摄影师迈当斯(Carl Mydans)在1950年1月到台湾采访,留下了不少珍贵的台湾纪录,记录了在当时反攻大陆口号下的台湾军民的生活和训练情景。(Getty)
1950年5月16日,蒋介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同年,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美国《生活》杂志摄影师迈当斯(Carl Mydans)在1950年1月到台湾采访,留下了不少珍贵的台湾纪录,记录了在当时反攻大陆口号下的台湾军民的生活和训练情景。(Getty)

台湾市区散布着一些废弃碉堡的遗迹,这些碉堡最初是为了抵御中国大陆的入侵而修建的。在台湾历史上,当时处于戒严状态,对中国大陆进攻的恐惧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Reuters)
台湾市区散布着一些废弃碉堡的遗迹,这些碉堡最初是为了抵御中国大陆的入侵而修建的。在台湾历史上,当时处于戒严状态,对中国大陆进攻的恐惧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Reuters)

两岸分治至今是中国内部的矛盾,两岸争夺的是谁代表中国,最终必然只有一个国号可以代表中国。解决的办法无非是和统与武统两途,当年的反攻大陆就是一种“武统”,但流于内宣,毫无可能。于是又有了“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说法。章太炎有鉴于当时的国民政府内乱外患,指责三民主义乃“媚外主义、党治主义、民不聊生主义”,看来太炎的讥讽至今未多过时。更吊诡的是:大陆实践的三民主义似乎要比台湾多,中共更超前实施了孙中山的实业计划。照这样说,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应该是大陆统一台湾,而不是台湾统一大陆吧!“一中框架”撼动不了意识形态的各种内宣无济于事,更撼动不了“一中框架”。反观大陆的和统内容说得很具体,“一中”既不能动摇,便可在“两制”上做文章。“两制”自邓小平开始,就是在一中的框架下,完全维持两岸的现有制度不变。最近习近平更说可以进一步谈,自然能有争取到更好条件的余地,譬如各自放弃国号,同称中国。大陆为了和平统一,绝对有可能,但主张台独而不敢独的民进党政府,必然会毫不考虑地拒绝,但又提不出更好的和统方式。说穿了,就是要反中、仇中而拒统。

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强调“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新华社)
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强调“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新华社)

大家也许没有注意到,台湾是全世界唯一拒绝一中的地方,完全不顾废不掉内部的“一中宪法”,以及无法撼动外部的“一中框架”。可见“理盲”与“史盲”在台湾,两者兼而有之。

民进党政府不敢独,并不是不想独,所以不可能接受和统,连和谈都不可能有,更为了赢得选举不惜反中、仇中。这是把党派利益凌驾于台湾整体利益的短视而危险的做法。大陆仍未放弃和统,但统一的意志极强,称“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实力也无人怀疑,难道两岸真要走到骨肉相残的地步?老美“始乱终弃”几成规律全世界都注意到台海的危机,唯有在台湾,居安而不思危。民进党政府相信可以依靠美国,而美国正要遏制中国的崛起,将台湾作为抗中的棋子,而台湾不仅不悟有成为“弃子”之惧,反而见猎心喜,欣然愿当反中的急先锋!完全不去想美国可靠吗?当年美国卡特(Jimmy Carter)总统弃台,台人之怒,应该仍在不少人的记忆中。那年我正好在台师大客座,那天去上课,一个学生都没有,原来教官带去抗议美国副国务卿去了;到菜市场买不到鸡蛋,原来全被拿去丢美国人了!

1975年4月美国抛弃南越,触目惊心,已成历史,但抛弃阿富汗亲美政府却是当下的现实,8月15日忽传阿富汗首府喀布尔已经陷落,该国总统搭机仓皇逃离,脑海里忆起当年西贡撤退的悲惨情景。两件事岂非“时异情同”乎?▼塔利班进驻喀布尔,加尼政权官员外逃,成“武统台湾”的一则“寓言”?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总统加尼在阿富汗喀布尔逃离该国后,塔利班战士控制了阿富汗总统府。(AP)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总统加尼在阿富汗喀布尔逃离该国后,塔利班战士控制了阿富汗总统府。(AP)

塔利班8月15日占领阿富汗总统府。(AP)
塔利班8月15日占领阿富汗总统府。(AP)

8月15日,英国空军第16突击旅抵达阿富汗喀布尔,为离开阿富汗的英国公民提供支持。(Reuters)
8月15日,英国空军第16突击旅抵达阿富汗喀布尔,为离开阿富汗的英国公民提供支持。(Reuters)

8月17日,来自喀布尔的人们抵达巴黎北部的戴高乐机场。塔利班夺取阿富汗政权后,法国连夜用军用飞机从喀布尔疏散了几十人。(AP)
8月17日,来自喀布尔的人们抵达巴黎北部的戴高乐机场。塔利班夺取阿富汗政权后,法国连夜用军用飞机从喀布尔疏散了几十人。(AP)

8月16日,美国士兵在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站岗。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冲到机场的停机坪上,有些人是如此绝望地想要逃脱塔利班对他们国家的占领。(AP)
8月16日,美国士兵在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站岗。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冲到机场的停机坪上,有些人是如此绝望地想要逃脱塔利班对他们国家的占领。(AP)

英国《卫报》以“喀布尔沦陷”为题刊登报道,称塔利班“不是以战士的身份,而是以警察的身份”进入喀布尔,并且进行了抢劫。(Twitter@guardian)
英国《卫报》以“喀布尔沦陷”为题刊登报道,称塔利班“不是以战士的身份,而是以警察的身份”进入喀布尔,并且进行了抢劫。(Twitter@guardian)

8月16日,一名塔利班武装人员在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外检查。(Reuters)
8月16日,一名塔利班武装人员在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外检查。(Reuters)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民众在位于喀布尔的伊朗大使馆前排长队数小时以获得签证。官员说,塔利班武装分子已进入喀布尔并寻求中央政府无条件投降。(AP)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民众在位于喀布尔的伊朗大使馆前排长队数小时以获得签证。官员说,塔利班武装分子已进入喀布尔并寻求中央政府无条件投降。(AP)

8月16日,人们在阿富汗喀布尔街头出行。阿富汗总统加尼8月15日宣布,他已离开阿富汗,此举是为了避免流血冲突。(新华社)
8月16日,人们在阿富汗喀布尔街头出行。阿富汗总统加尼8月15日宣布,他已离开阿富汗,此举是为了避免流血冲突。(新华社)

拜登说美国已经“仁至义尽”,继续留在那里“不符合美国的利益”,自己的国家应该自己救。他又说“我有零责任”(I have zero responsibility),这样无情的话,全不顾老美在那里搅和了20年,居然撒下烂摊子走人。不免令人想起美国于二战后干预国共内战,却于1949年发表千页白皮书,把“失去中国大陆”的责任完全推卸给蒋介石。从历史看,蒋政权也、西贡也、库德族也、阿富汗也,老美对亲美政权“始乱终弃”几成规律。当今心心念念抱美国大腿的人,总应该有所警惕吧!▼美国宣布完成阿富汗撤军行动,塔利班鸣枪跪地庆祝:

2021年8月30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华盛顿国务院谈论阿富汗问题。(AP)
2021年8月30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华盛顿国务院谈论阿富汗问题。(AP)

8月30日,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Frank McKenzie)将军在佛罗里达州坦帕的麦克迪尔空军基地发表关于阿富汗情势的讲话。(AP)
8月30日,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Frank McKenzie)将军在佛罗里达州坦帕的麦克迪尔空军基地发表关于阿富汗情势的讲话。(AP)

8月30日,在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美国陆军第82空降师、第18空降兵团指挥官克里斯·多纳休(Chris Donahue)少将登上一架C-17运输机。他是最后一位离开阿富汗的美国军人。(AP)
8月30日,在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美国陆军第82空降师、第18空降兵团指挥官克里斯·多纳休(Chris Donahue)少将登上一架C-17运输机。他是最后一位离开阿富汗的美国军人。(AP)

8月30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名阿富汗男子在拍摄一辆被火箭弹击中的汽车。(Reuters)
8月30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名阿富汗男子在拍摄一辆被火箭弹击中的汽车。(Reuters)

8月30日,记者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拍摄一辆被火箭弹毁坏的车辆。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之际,火箭弹袭击了喀布尔国际机场附近的一个居民区,目前还不清楚是谁发射的。(AP)
8月30日,记者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拍摄一辆被火箭弹毁坏的车辆。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之际,火箭弹袭击了喀布尔国际机场附近的一个居民区,目前还不清楚是谁发射的。(AP)

2021年8月30日,联合国安理会以13票赞成,0票反对,2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一项关于阿富汗问题的决议草案,中国和俄罗斯投了弃权票。(VCG)
2021年8月30日,联合国安理会以13票赞成,0票反对,2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一项关于阿富汗问题的决议草案,中国和俄罗斯投了弃权票。(VCG)

2021年8月30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撤离行动进行时,民众在机场等待撤离。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当日宣布,美军已完成从阿富汗撤军。(VCG)
2021年8月30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撤离行动进行时,民众在机场等待撤离。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当日宣布,美军已完成从阿富汗撤军。(VCG)

2021年8月31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撤离后,塔利班成员进入喀布尔国际机场,以确保机场安全,并检查美军撤离后留下的设备。(VCG)
2021年8月31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撤离后,塔利班成员进入喀布尔国际机场,以确保机场安全,并检查美军撤离后留下的设备。(VCG)

应为自己争取和平及利益我们中间确有不少人口头上喊“勇敢的台湾人”,誓言“台湾不是省油的灯”,但我不相信会有多少人能做到“宁可玉碎,不能瓦全”的地步。大家都知道几千颗导弹对准台湾,却不清楚对岸的火炮就能打到此岸,如果金门炮战在台海重演,我们能够都躲到玉山下面去吗?

执政者真应为台湾的前途好好想想,不要被意识形态与党派利益蒙蔽,如何为台湾民众争取和平与可能得到的最大利益,才是正道。(本文作者汪荣祖,系台湾退休历史教授;经授权转载,原载第97期,2021年9月号)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