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风险控制到娱乐圈清理 中共追求共富还需更多警醒

 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连日来,中国官方针对不同领域的整顿如雪片般纷纷落地。9月2日,中国国家广电总局下发文件加强对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此前的8月27日,中共网信办出台十项措施,强势要求整顿“饭圈”乱象问题。再往前的8月24日,中国文联号召中国全国文艺人员发出倡议,要向“饭圈文化”“娘炮形象”宣战……

“饭圈”在平台和商业资本的运营和裹挟下片面追求“流量为王”,一些组织群体为了自身利益诱导青少年无底线追星,终于引起监管机构出手整顿。(视觉中国)
“饭圈”在平台和商业资本的运营和裹挟下片面追求“流量为王”,一些组织群体为了自身利益诱导青少年无底线追星,终于引起监管机构出手整顿。(视觉中国)

这期间,中纪委更是刊文亮剑,不仅要整顿娱乐圈乱象,更要斩断背后的资本链条。中国文旅部8月30日更是下达文件,要中国文艺界学习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关于文艺工作的系列论述。舆论为之哗然:中共的资本整顿,已经从2020年年底的金融风控,蔓延到似乎与政治关系颇远的娱乐圈。

近一年来来中国官方接连整顿金融、电商、大数据平台和教育产业乃至娱乐圈为了逃税而长期存在的“阴阳合同”现象,出手迅速,手段雷霆,招致舆论猜疑甚至引发资本市场波动。中国无疑正处于一个社会转变周期当中。这场转变背后,中共的频繁出手整顿目的与指向究竟是什么?

答案并不难寻找。8月17日,北戴河休假之后,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第十次会议,正式将中共第二个百年的工作重心——“共同富裕”提上日程。

九天之后的8月26日,中宣部发布《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和行动价值》。通读这份全文四万多字的官方文献全文可以发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贯穿全文的一条主线。

及至8月30日下午,习近平召开深改委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的意见》等文件。习近平在主持会议时强调,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要从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的战略高度出发,促进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宣布在2020年年底已经完成全面扶贫的中共,很快将共同富裕列为自己的执政新发力点。(新华社)
宣布在2020年年底已经完成全面扶贫的中共,很快将共同富裕列为自己的执政新发力点。(新华社)

中共这三次重要信号所指无非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下的共同富裕。为什么要追求实现共同富裕?除了要解决最现实的贫富分化与年轻人不满等问题,还要从中国社会传统,中国的社会主义国家性质,以及中国共产党的政党性质来认识,主要包括四个方面:

一是中国社会素来就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危机意识和“均贫富”的朴素认同,近代以来的社会革命,尤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又是以诉求建立公平社会、实现共产主义为主,它使得人们追求经济公平的意识特别强烈,这和西方社会大众已经在资本主义自由市场中浸淫了几百年形成的自由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迥然不同。

二是中国的政党制度使得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责无旁贷,必须承担起人们的公平社会梦想,而且中共的创业经验、价值观与意识形态,也使得他有意愿去主动为建立公平社会努力尝试,当在社会治理中遇到困难挑战,并且具备了一定现实条件,历史上曾经走过的路径,必然会再次进入执政者的决策视线。

而在西方,自由资本主义价值观与意识形态,与两党或多党制所形成的政治撕裂结构互相强化,使得它们既缺乏这个意愿,也有了卸责的途径与理由。

三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决定了资本永远只能扮演工具性角色,虽然它其中的某些成员可能会沦为资本的傀儡,但是在整体上,资本想支配中共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在西方,资本绝对可以主导政党政治与政策取向,使得主要决策很难违背资本意愿。

四是在社会动员与政策执行力上,西方民主制国家根本无法和中国这样实行中央集权制国家的社会主义国家相比,中国只要党和政府一声令下,各种举措都能“如臂使指”,一竿子插到底,从上到下迅速行动,但是在西方,这根本不可能。这个我们从中西方在疫情防控上的表现就能看得很清楚。

中共亮出“共同富裕”这一执政目标后,立马受到广泛关注,并得到企业界响应。京东、腾讯以及阿里巴巴等中国大型民营企业纷纷捐款响应。(香港01)
中共亮出“共同富裕”这一执政目标后,立马受到广泛关注,并得到企业界响应。京东、腾讯以及阿里巴巴等中国大型民营企业纷纷捐款响应。(香港01)

所以,像共同富裕这种在西方根本不会做的尝试,中国一定会做,而且会不断努力去做,一次失败以后还会继续尝试。这是由中国社会传统文化,中国共产党的创业经验、政治初心和意识形态决定的,中国执政党的执政基础和它所拥有的社会动员能力与管治工具,也使得它有信心去推动这个尝试。

不过,任何问题都有两面性。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伟大尝试和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搭建新的财富分配结构,持续激发并保护生产者的积极性,也需要被包括中共在内的中国全社会高度重视。

在推动落实共同富裕的过程中,作为执政党的中共应该高度警惕“三种主义”,即:极端民粹主义、官僚主义与形式主义,要统筹考虑需要和可能,吸取历史上和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认识到实现共同富裕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对共同富裕在政策思想和哲学层面必须有深刻认识。

共同富裕不是杀富济贫,也绝不是一场大干快上的“均贫富”运动,不能像毛时代那样再用搞运动的方式猛烈推进,必须尊重现实,尊重人性,尊重经济规律。各地方要从实际出发,循序渐进,把它变成一个真实可感的事实,要力戒“一刀切”和滥用行政暴力。

另外,中共应该始终注意别让极端民粹在“政治正确”掩护下鼓噪仇富仇资情绪,形成社会氛围,影响人们创造财富的积极性,这一点非常关键。

社会是由人构成的,人并不总是理性的,是很容易受感性驱动、被氛围影响的。所以,在推进共同富裕过程中,如何避免民粹躁动形成杀富济贫氛围,对中共以及中国来说是一个具挑战性的治理课题。

在此过程中,中共需要引导大众对资本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建立辩证认识,即不能受资本支配,任由资本肆意作妖,也不能认为资本已经一无是处,将资本扣上帽子、推到时代和人民的“对立面”一棍子打死,而是要加大对合法财产保护力度,保护社会活力,避免陷入民粹主义陷阱。这也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亦即第五个现代化)的关键考验和应有之义。(本文原载于香港01周报,此处略有编辑)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