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对华贸易政策迟迟未定 美企丧失耐心与白宫“抗争”

 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美国拜登(Joe Biden)政府已执政7月有余,但至今未发出任何关于重启对华谈判的信号。随着时间的流逝,美企的耐心也正在消失。近期,美国企业开始用自己的方式“抗争”。

综合媒体9月3日报道,中美贸易战对两国造成了严重影响。美国商界呼吁白宫降低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并出台清晰的对华贸易政策。

据《纽约时报》9月1日报道,“商界对缺乏具体的中国经济政策感到沮丧。”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副总裁查尔斯·弗里曼(Charles Freeman)说。

为了与白宫和国会的“反华”情绪抗争,美国商界与“左翼老将”桑德斯,以及进步团体接触合作,要求限制反华条款。8月5日,包括代表半导体、零售业等领域的30多家美国行业商会,向美国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和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发出联名信,敦促拜登政府撤销中国商品额外加征的关税,并呼吁重启和中国在经贸领域的接触。

报道称,美国企业表示,他们对白宫对中国的态度越来越感到沮丧,特朗普(Donald Trump)时代的对抗性政策仍在实施,而拜登政府在对华经济政策上始终缺乏明晰的规定。

拜登上台以来,延续了特朗普时期的政策,对价值约3,6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进口关税,并且此前设置的2,000多种产品的关税豁免都已过期。

与此同时,拜登甚至放大了一些特朗普时期的政策。

6月3日,拜登以“应对中国军工企业威胁”为由签署行政命令,将59家中企列入投资“黑名单”,禁止美国人与名单所列公司进行投资交易。

7月初,美国方面公布了一项所谓的“香港商业警告”,抹黑中国香港营商环境,并宣布对7名官员实施非法制裁。

在美国“第一阶段”的签字仪式上,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左)向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伸出手。2020年1月15日,中美贸易协定在华盛顿白宫东厅签署。(Reuters)
在美国“第一阶段”的签字仪式上,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左)向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伸出手。2020年1月15日,中美贸易协定在华盛顿白宫东厅签署。(Reuters)

然而,拜登政府始终没有说明他们如何看待与中国的经济关系。自2021年1月上台以来,拜登政府对特朗普政府实施的所有国家安全措施都开展了审查,其中就包括2020年达成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目前,审查已经持续了几个月,至今不知道何时能结束。

8月6日,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珍·普萨基(Jen Psaki)在简报会上回应称:“关于审查什么时候结束,我没有任何时间表可以告诉你。”

此前,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拜登政府官员曾透露,相关政策审查预计要持续到今年秋季。

无尽的等待下,美企的耐心开始逐渐消失。

对于美企来说,《纽约时报》指出,中国是最大、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他们需要弄明白美国公司能否与中国做生意。

“商界对缺乏具体的中国经济政策感到沮丧。”美国商会 (U.S. Chamber of Commerce) 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副总裁查尔斯·弗里曼 (Charles Freeman) 说。

“对我来说,‘让我们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这句话,不是一项政策,而是竞选口号。”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格尔辛格(Patrick Gelsinger) 说,“现在是时候开始真正的工作了,与中国建立真正的贸易关系政策,围绕商业出口和技术进行接触。”

“公司目前面临的主要困境是不确定性。”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主席克雷格·艾伦(Craig Allen)说,“关税会保持不变吗?它们永久存在吗?要求关税豁免的程序是什么?没人知道。”

全美零售联合会(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负责供应链和海关政策的副总裁乔恩·戈尔德(Jon Gold)说: “我们当然希望本届政府能迅速采取行动,解决关税问题,无论是恢复关税豁免措施,还是寻找对中国的新政策来解决这些问题。”

“这是我们在竞选期间从拜登总统那里听到的希望。”戈尔德补充说。

中美贸易未来走向受瞩,早在5月13日,戴琦曾表示,“中国带来很大的挑战,美国不能在竞争中输给中国;面对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时,包括采取手段去创造公平的环境等,都只是防卫措施,美国必须要采取攻势,要对未来投资,增强美国本身竞争力,包括基础建设、研发等等,才能与中国进行竞争。”

戴琦说:“USTR正在全面审议对中国采取的政策,包括第一阶段美中贸易协议、产业供应链、不公平贸易行为、人权侵犯等等。上次进行这样全面的检视,是在16年前。”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