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官媒热捧的“战斗檄文” 其底层深处的文革遗风不合时宜

 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一篇充满民粹主义色彩的网络自媒体文章,突然从民间舆论场进入官媒殿堂。中国多家中央级官媒8月29日集中转发一篇自媒体评论文章,指中国官方近期在各个领域的一系列整治动作,是一场“深刻的革命”,将“涤荡一切尘埃”,“不仅要摧枯拉朽,而且要刮骨疗伤”,阻挡这场变革的“将被抛弃”,引发了普遍关注和讨论。

文革时期天安门前手举“红宝书”狂热的红卫兵。(视觉中国)
文革时期天安门前手举“红宝书”狂热的红卫兵。(视觉中国)

这篇文章最初由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发表,该文观点,显然契合了中国当前的社会氛围,中国社会也确实正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对文化领域、资本领域、意识形态领域的整肃,是最直接的信号。这也是为什么李光满的这篇文章受到官媒热捧的原因。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娱乐圈、资本市场确实乱象丛生,应该整治。最近频繁发生的流量明星吴亦凡强奸案、郑爽遗弃代孕子女案和偷漏税案、霍尊和钱枫的性丑闻事件,折射出了该领域现实生态确实不容乐观。

而资本介入娱乐领域更加剧了这种乱象。大陆娱乐圈中人,早已不只是买豪宅、开奶茶店这么简单。一位明星可以关联好几家甚至十多家企业,明星的各路亲戚更有”皮包公司“(空壳公司)以躲避税务。许多艺人都习以为常了一种操作:一个人成名之后,家族里的亲戚以各种名目开公司,以此逃漏税、搞阴阳合同、躲避政府的”限酬令“。更以庞大的金钱,买网络水军、操控舆论。此外,艺人还会与大企业如阿里巴巴、爱奇艺、新浪等捆绑,形成一整个巨大利益链。

此外,一些明星还涉入到中共最敏感的意识形态领域。如高晓松,他不仅是一位知名的音乐人,是中国IT巨头阿里巴巴旗下阿里娱乐的董事长,同时还是很多历史与文艺类视频节目的红人,他因为在一系列极度敏感的政治与历史问题上经常发表一些明显违背中国社会普遍价值的看法,而被质疑为宣扬“历史虚无主义”,后者是这些年中共这些年严厉禁止的雷区。

中国演员赵薇(中)遭封杀,官方整肃娱乐圈的目的,引发了广泛猜测。(微博@赵薇)
中国演员赵薇(中)遭封杀,官方整肃娱乐圈的目的,引发了广泛猜测。(微博@赵薇)

从中国的角度来说,这些乱象明显违背了它所提倡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执掌中共纪律惩罚大权的中纪委,在最近一篇文章中忧心忡忡的提到“文艺绝不是单纯的唱歌跳舞、吹拉弹唱,而是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阵地,是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如果任由资本在文艺界无序扩张,就会失去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作用,就会瓦解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

因此,不管是娱乐圈现实生态,还是从中共所倡导的社会主义价值判断,实事求是地说,中国官方近期在各领域的整治动作,都有其合理性和现实必要性,李广满的文章也迎合了官方的治理需求。

但我们也必须明确指出,李光满的这篇文章充满了陈旧的文革式语言和腔调,充斥着文革阶级斗争”批斗”的色彩,带有极其浓烈的极端民粹主义情绪,这是需要防范与警惕的地方。这篇文章被官媒大面积转载后,在中国内外已经引发普遍关注,很多人将之称为一篇文革式檄文,对中国政治走向产生疑虑,甚至连带有官媒背景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都对之提出质疑,担心它可能会引发一些错误的历史联想,引发思想混乱,这种情况不能不引起中共警惕。

我们相信,中共最高层绝对没有再发动一次“文革”的初衷,中国政治与社会治理在沿着一个方向开进四十年后正进行一些密集修正,其目的是为日后的崛起奠定更扎实的政治、经济与社会结构基础,是为了行稳致远,实现中共为自己设定的“第二个百年”目标,绝不会容许再来一场简单民粹的均贫富运动,甚至陷入文化大革命的无政府主义状态。漫说文革那些事(点击浏览大图):

毛泽东与红卫兵。(多维新闻)
毛泽东与红卫兵。(多维新闻)

批林批孔大字报。(多维新闻)
批林批孔大字报。(多维新闻)

五一六通知。(多维新闻)
五一六通知。(多维新闻)

破四旧。(多维新闻)
破四旧。(多维新闻)

批斗会。(多维新闻)
批斗会。(多维新闻)

忠字舞。(多维新闻)
忠字舞。(多维新闻)

划清界限。(多维新闻)
划清界限。(多维新闻)

关牛棚。(多维新闻)
关牛棚。(多维新闻)

日记罪。(多维新闻)
日记罪。(多维新闻)

样板戏。(多维新闻)
样板戏。(多维新闻)

红小兵。(多维新闻)
红小兵。(多维新闻)

革命委员会。(多维新闻)
革命委员会。(多维新闻)

忆苦饭。(多维新闻)
忆苦饭。(多维新闻)

早请示晚汇报。(多维新闻)
早请示晚汇报。(多维新闻)

鸡血疗法。(多维新闻)
鸡血疗法。(多维新闻)

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多维新闻)
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多维新闻)

拆毁“封资修”。(多维新闻)
拆毁“封资修”。(多维新闻)

但是,也必须认识到,在中国社会上也确实有一部分人,因为他们的生活经历与知识结构,他们的思维与语言逻辑还沉溺于文革状态,只要稍微嗅到一些适合的空气,就立刻元气满满,进入文革式的“战斗”状态,李广满大概就是这类人物。

根据网上公开的消息,李光满的自我介绍是专栏作家,高级编辑,原《华中电力报》总编辑。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生于1959年李光满,7岁上小学时,正好文革爆发,可以说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和知识结构形成于文革时期,纵观李光满发表的文章,多是充满文革式语言风格和腔调,多有极端反美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色彩。

实际上,李光满在体制内可能并不得志:“从1987年到1995年,在华中电力职工大学工作,这是我一生中最无所事事的八年,也是最痛苦、最苦闷、最无聊的八年,可以说,这八年除了身体生病、心情难受,其他什么记忆都没有。”而后的日子,虽然他主政了《华中电力报》,但这份电力系统的报纸,实际上处于夹缝中求生存,从1995年10月1日起试刊,到2012年停刊,也只活了17年,李光满此后职务不详。这些在体制边缘游荡的失意经历,决定了李广满对改革开放很难认同。也因此,退休后的李光满以民族主义者自居,多就国际国内各种大事发表“大论”,极具鼓动性,每篇读来都杀气腾腾。8月初上海专家张文宏因为“与病毒共存论”引发争议,李光满8月9日曾发文《“与病毒和谐共处”论是投降主义,必须坚决反对!》,给张文宏扣上了“投降主义”的帽子。 这篇被官媒广泛转载的文章达到了顶峰造极的程度。

虽然官媒在转发上述文章时,选择性地删除了部分政治色彩更加强烈的语句的背景下。比如作者将蚂蚁集团、滴滴公司称作“大买办资本集团”,且“走向了社会主义的对立面,走向了人民的对立面”,这场变革就是要“对这些社会毒瘤、对这些买办资本集团进行清理、整治”,但是,整篇文章的字里行间,在其价值观深层,仍然充满了文革式的阶级斗争味道,这是中国需要警惕的地方。

确实,中国社会正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对文化领域、资本领域、意识形态领域的乱象进行整肃也有其必要性,但这篇文章所想象的“涤荡一切尘埃”的“深刻的革命”根本没有发生,也不可能再发生。文革十年对中国造成巨大冲击和严重的影响(点击浏览大图):

发动文革后,毛泽东的权力与威望达到顶峰。(视觉中国)
发动文革后,毛泽东的权力与威望达到顶峰。(视觉中国)

文革期间,众多中共老干部遭批斗。(视觉中国)
文革期间,众多中共老干部遭批斗。(视觉中国)

1966年文革期间,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向红卫兵挥手致意。(法新社)
1966年文革期间,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向红卫兵挥手致意。(法新社)

文革期间,中国众多文物遭受严重破坏或毁灭。(法新社)
文革期间,中国众多文物遭受严重破坏或毁灭。(法新社)

毛泽东与其接班人林彪在北京天安门检阅红卫兵。(视觉中国)
毛泽东与其接班人林彪在北京天安门检阅红卫兵。(视觉中国)

文革时期,解放军表态“坚决打倒刘少奇”。(视觉中国)
文革时期,解放军表态“坚决打倒刘少奇”。(视觉中国)

文革期间,红卫兵想尽办法羞辱僧侣,令他们尊严扫地。(视觉中国)
文革期间,红卫兵想尽办法羞辱僧侣,令他们尊严扫地。(视觉中国)

1976年10月6日,华国锋、叶剑英等中共领导人逮捕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文革结束。(视觉中国)
1976年10月6日,华国锋、叶剑英等中共领导人逮捕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文革结束。(视觉中国)

北京军民庆祝粉碎四人帮。(视觉中国)
北京军民庆祝粉碎四人帮。(视觉中国)

解放军庆祝粉碎四人帮。(视觉中国)
解放军庆祝粉碎四人帮。(视觉中国)

1980年5月17日,中共为在文革中惨死的刘少奇补开追悼大会。(新华社)
1980年5月17日,中共为在文革中惨死的刘少奇补开追悼大会。(新华社)

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等四人帮后来被判刑。(视觉中国)
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等四人帮后来被判刑。(视觉中国)

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