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寰宇】回望贺锦丽访东盟 美国终究慢了一步

 7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美国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访问新加坡与越南两国,她在新加坡发表演讲,阐述拜登(Joe Biden)政府的东南亚、印太和全球政策;在越南与国家主席阮春福会晤,敦促越南加大力度对中国施压,以挑战中国霸凌和过度的海洋主张。但她此行碰到两件尴尬的事,一是美国自阿富汗撤军所造成的国际信任危机;二是越南在她到访前,已先向中国表态不会和美国结盟对抗中国。

贺锦丽访问越南。图为8月26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在离开越南返回美国前,于河内主持记者会。(Reuters)
贺锦丽访问越南。图为8月26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在离开越南返回美国前,于河内主持记者会。(Reuters)

美国在东盟慢了一步

特朗普(Donald Trump)主政时期采取单边主义外交政策,美国国际信誉直直落,拜登虽然走回传统多边主义外交路线,并积极拉拢盟国一起抗中。但是拜登选择自阿富汗撤军,不仅让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快速崩溃,塔利班民兵组织重回喀布尔掌权,美国在国际社会的信任度更遭质疑,拜登外交政策受到沉重一击。

贺锦丽此次访问“中国后院”,白宫发布新闻稿阐明,美国要强化和东南亚地区国家关系、扩充经贸合作,讨论如何应对气候变化、疫情防控、合作提升国际秩序等议题。既然美国有意强化自己在中国后院的影响力,却只选择访问新加坡和越南,难免让人感到奇怪。

2021年8月25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在越南河内政府办公室与越南总理范明政散步。(AP)
2021年8月25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在越南河内政府办公室与越南总理范明政散步。(AP)

2021年8月25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越南总理范明政会晤。在访问越南期间,贺锦丽将她的重点转向了疫情防控和全球健康议题。中国南海也是其中一个议题。(AP)
2021年8月25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越南总理范明政会晤。在访问越南期间,贺锦丽将她的重点转向了疫情防控和全球健康议题。中国南海也是其中一个议题。(AP)

2021年8月25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越南总理范明政会晤时合影。(AP)
2021年8月25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越南总理范明政会晤时合影。(AP)

2021年8月25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和越南总统阮春福合影留念。(AP)
2021年8月25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和越南总统阮春福合影留念。(AP)

2021年8月25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在越南河内总统府与越南国家副主席武氏映春举行会谈。(AP)
2021年8月25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在越南河内总统府与越南国家副主席武氏映春举行会谈。(AP)

2021年8月2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仪式,欢迎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到访。(Reuters)
2021年8月2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仪式,欢迎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到访。(Reuters)

贺锦丽检阅新加坡仪仗队。(Reuters)
贺锦丽检阅新加坡仪仗队。(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举行了闭门会议。工作人员从门中偷窥。(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举行了闭门会议。工作人员从门中偷窥。(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前合影。(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前合影。(Reuters)

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会谈。(Reuters)
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会谈。(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举行了双边会晤。(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举行了双边会晤。(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后举行新闻释出会。(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后举行新闻释出会。(Reuters)

2021年8月2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举行联合新闻释出会。(Reuters)
2021年8月2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举行联合新闻释出会。(Reuters)

2021年8月23日,贺锦丽在新加坡会见了新加坡总统雅各布(Halimah Yacob)。(Reuters)
2021年8月23日,贺锦丽在新加坡会见了新加坡总统雅各布(Halimah Yacob)。(Reuters)

贺锦丽于2021年8月22日抵达新加坡,24日开始访问越南。(AP)
贺锦丽于2021年8月22日抵达新加坡,24日开始访问越南。(AP)

东南亚国家在美中之间是否选边站,跟国内政治、对南海领土争端激烈程度、对中国经济依赖度,以及对外决策自主性有关,并非美国单方面决定。例如,越南近年倾向于向美国靠拢,菲律宾、缅甸、柬埔寨、老挝则靠向中国,印尼、泰国、马来西亚、文莱等国更注重中立。缅甸政变后,拜登政府束手无策,对缅甸已失去影响力。

至于泰国,虽然也是美国的盟友,但并非北约式盟友,毕竟在政治、经济和文化层面,泰国一直主张和中国合作;印尼和马来西亚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也不愿看到中美持续紧张。菲律宾对美关系虽然发生了一些变化,但两国军事合作并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称,为表示对美国提供疫苗的感谢,菲律宾恢复了与美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AP)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称,为表示对美国提供疫苗的感谢,菲律宾恢复了与美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AP)

美国想在东盟扩大影响力,可能已经慢了一步,中国在东盟经营20年,从2000年宣示创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开始,投入相当多的资源,一直到2010年“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正式创建,中国和东盟国家经贸已走向零关税,这是其他区域外国家所无法做到的实力。

在区域合作方面,中国也比美国先行一步,以湄公河计划而言,中国一直在主导“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组织”计划,2020年中国提出“澜沧江─湄公河的专项基金”受到当地民众欢迎,2021年6月中国在澜沧江湄公河合作外交部长会议,提出澜湄合作5年行动计划(2023年-2027年),透过澜湄合作专项基金,支持湄公河国家实施更多合作项目。

2021年8月24日,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府总理范明政在总理府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左三)。(中国驻越南大使馆官网)
2021年8月24日,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府总理范明政在总理府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左三)。(中国驻越南大使馆官网)

新南向需要大陆配合

美国有样学样,美国国务院与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也向湄公河五个伙伴国家提供了近35亿美元的援助。2020年美国特朗普政府将印太战略跟湄公河计划结合,美国认为“印太战略与东盟战略伙伴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以决定投资1.5亿美元支持湄公河流域的国家,协助因应新冠肺炎疫情、或者是打击跨国犯罪、发展能源及电力、解决干旱、救灾工作等问题。

贺锦丽首次出访东盟,只到新加坡与越南两国,显示中国在东盟外交战略上已占上风,这是不争的事实。美国在东盟国家影响力不及大陆,台湾的地位可想而知。从这个角度而言,蔡英文政府执政5年来积极推动“新南向政策”,但收效不彰,这是因为在大陆影响力框架下,台湾能发挥的空间有限。

2021年8月3日下午,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以视频方式出席东盟与中日韩(10+3)外长会。(中国外交部官网)
2021年8月3日下午,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以视频方式出席东盟与中日韩(10+3)外长会。(中国外交部官网)

第八届东盟防长扩大会视频会议于2021年6月16日举行。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出席会议并发言。(微博@国防部发布)
第八届东盟防长扩大会视频会议于2021年6月16日举行。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出席会议并发言。(微博@国防部发布)

2020年11月2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十七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和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开幕式上致辞。(新华社)
2020年11月2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十七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和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开幕式上致辞。(新华社)

2020年11月12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第23次中国-东盟(10+1)领导人会议。(新华社)
2020年11月12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第23次中国-东盟(10+1)领导人会议。(新华社)

2020年11月1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第四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东盟十国以及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领导人与会。会议以视频形式举行。(新华社)
2020年11月1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第四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东盟十国以及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领导人与会。会议以视频形式举行。(新华社)

以缅甸为例,台商原先认为仰光值得开发,呼朋引伴前往开发工业园区并设厂。军政府掌权后,台商才发现缅甸许多基础资源掌握在中国的手中,要跟军政府交涉还得透过中国的协助。

经营东盟国家不能只依靠美国,更需要大陆的配合。以今天中国大陆的经济规模与全球影响力,许多事情是绕不过大陆的。以BNT疫苗入台为例,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原坚持包装上不得出现“复必泰”,绕了大半年的弯,如今还是接受了这3个字。民进党如果不坚持意识形态,不仅疫苗早已买得到,在东盟国家行走,台商早就到处也走得通。

(本文经

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

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