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美国二号人物被架空的东南亚之行

 3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美国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8月23日至26日访问新加坡和越南。访问期间,她谈到的话题莫过于南海航行自由、开放自由的太平洋以及国际秩序与规则,体现对东南亚地区或东盟的重视,其中也免不了批评中国。但是,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导致的信誉缺失,也使得贺锦丽此行强调美国在东南亚的承诺有些吃力。

事实上,她此行的目的性不强,白宫也没有成果导向,完全是为了技术性地展现美国在东南亚的外交存在,对抗中国的地区影响力。之前,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和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已经到访该地区。而她此次在新加坡签署的一份美军在新加坡部署P-8飞机和濒海战斗舰的安全协议,也是奥斯汀到访时就已协商好的。

贺锦丽外交上并无实权,属于华盛顿的局外人。当初她从加州到华府,被拜登(Joe Biden)挑选担任副手,完全是一个美国内政视角的选择,比如帮助民主党吸引非洲裔和女性选民的支持,以及培养党内年轻队伍的政治需要。她能够接手何种议题,完全取决于拜登的授权。半年以来,她主要负责议题包括国内儿童福利、边境安全以及选举权益等议题。出访外交方面,贺锦丽基本上没有经验。

2021年8月2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仪式,欢迎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到访。(Reuters)
2021年8月2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仪式,欢迎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到访。(Reuters)

贺锦丽检阅新加坡仪仗队。(Reuters)
贺锦丽检阅新加坡仪仗队。(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举行了闭门会议。工作人员从门中偷窥。(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举行了闭门会议。工作人员从门中偷窥。(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前合影。(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前合影。(Reuters)

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会谈。(Reuters)
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会谈。(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举行了双边会晤。(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举行了双边会晤。(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后举行新闻发布会。(Reuters)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贺锦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后举行新闻发布会。(Reuters)

2021年8月2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Reuters)
2021年8月2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Reuters)

2021年8月23日,贺锦丽在新加坡会见了新加坡总统雅各布(Halimah Yacob)。(Reuters)
2021年8月23日,贺锦丽在新加坡会见了新加坡总统雅各布(Halimah Yacob)。(Reuters)

贺锦丽于2021年8月22日抵达新加坡,24日开始访问越南。(AP)
贺锦丽于2021年8月22日抵达新加坡,24日开始访问越南。(AP)

她对拜登的国安团队基本上没有影响力。这一点和包括拜登在内的前几位美国“副总统”不同。切尼(Dick Cheney)当年性格上就很愿意插手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的国安政策,属于小布什新保守主义团队决策的参与者;拜登当年作为长者、外交专家,不但在内政上帮助奥巴马和国会促成了医保、救市计划等多项法案的通过,而且在外交上也辅佐过奥巴马,甚至从时任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手中夺过对华关系的主导权;彭斯(Mike Pence)面对一个对内政外交一窍不通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更愿意展现影响力、更容易积累政治资本。

现在,美国的外交基本上由拜登全面把控,国务卿布林肯和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辅佐。沙利文注重外交决策的内政考量,而布林肯则坚持盟邦、价值观外交的大原则和大方向。而国防部长奥斯汀等成员更多是执行角色。

所以,贺锦丽在新加坡和越南能够讲得内容绝对不会超纲,一般会延续拜登团队布林肯、沙利文等人之前的一些表态。这也是为什么贺锦丽此次出访前还特意和布林肯以及前国务卿希拉里通了电话。她至少要在姿态上向别人学习。

当然,这也不是贺锦丽个人的问题,而是白宫本来也缺乏战略指引。且不说拜登的印太战略尚未出台,即便回归到奥巴马执政时布林肯和沙利文就参与推出的重返亚太战略(或再平衡战略),最后还是一个空壳化的东西,即便改头换面,被调整为印太战略,也只是一个地缘概念。

当前美国国内现状和政治现实也迫使贺锦丽东南亚此行不会取得大的成果。这尤其体现在经贸方面。从东南亚诸国的诉求来看,它们希望美国更多能在经贸层面满足地区利益,而非在军事与安全层面逼迫它们选边站。而美国国内主流意见也是反对签署新的贸易协定。这和东南亚一些国家的诉求不符。

总体来看,贺锦丽此行更多是锻炼自己,积累经验,而非达成什么重要成果。这也是美国二号人物的一种尴尬。尤其在印太战略出台之前,贺锦丽此行更多是符号性的,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只能空谈一些承诺或者战略框架。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