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印十城,跨年故事书,旅行向来是件私人的事情

 7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一个月的旅行,常常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去消化, 印度 的这篇游记我断断续续写了一整年。

每次回头审视初写的文字,都自觉生涩与匮乏,随着资料越看越多,大脑难以消化的关键词也越来越多,很多次都想:破罐子破摔吧,不写了吧。于是,越来越多的游记因为这种想法而“难产”。

后来有一个词流行了一阵,“傻瓜(bi)速率”,即,你不断意识到以前的自己其实是个傻瓜的频率,这个时间间隔代表着你的成长速度。引用雷·达里奥那句话:如果你没有觉得一年前的自己是个傻子,你就没有在成长。

好吧,这大概预示着自我的进化吧。

记忆的细节需要图片和视频来恢复,对于 印度 这个国家,如今我又有了一些不同的看法,我安慰自己,这是资深拖延症患者老是断断续续写游记的好处。

概览|北印所遇,形形色色的印度人

如果说,有一个国家是万花筒,那无疑是它, 印度

很多人都说 印度 旅行之后,love it or you ganna hate it。的确,大多数被 印度 的影像吸引而来的游人,喜欢它的多元化,古文明、宗教、历史、建筑、音乐、歌舞交织,令人心驰神往;现实里它却常常混乱不堪,令人抓狂,不过,这混乱之中又时不时衍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生命力……如果硬要把它描述成一种人的话,大概是“邋遢又神奇的怪咖”。

这次 印度 旅行,整整一个月,十座城市。前半个月与朋友同行,我们从 加尔各答 入境,到 瓦拉纳西克久拉霍博帕尔 ,再到 孟买 跨年,之后便各自分开旅行。我独自去了拉贾斯特邦的 乌代布尔焦特布尔斋普尔 ,接着走进 阿格拉 ,从德里回国。

一路上遇到过友善真诚的同龄人,贫穷却豁达的老者,彬彬有礼的“贵族”,沿街乞讨的小孩,也有奇葩的戏精……这次,我不想先发一系列美图了,我想首先讲讲这些人。

▼尼桑木丁圣陵听圣歌的女子

克久拉霍 偏远郊外的村妇

▼每个城市随处可见的人力车夫

▼街边小贩

• ① 首富穆克什的豪宅Antilia不远处就是闻名世界的贫民窟,林立的高楼间 印度 最大的手工洗衣场也如此合理地存在着。 加尔各答 ,一个小小的火车站,就能将贫穷的模样赤裸裸撕开,甩到你面前。

乞讨的人在每个城市都不少,大到 新德里孟买 ,小到 克久拉霍 小城,睡在马路上和饿晕了倒在马路上,第一时间难以分辨, 瓦拉纳西 的一条主干道上甚至满坐乞讨的人。几乎在坐上TUKTUK的第一秒,就会遇到一个抱小孩的悲惨母亲向你伸手寻找支持……

孟买 洗衣厂

▼洗衣厂里长大的小孩

▼去的时候他们正在玩儿球

当地人对乞讨者的态度也有所不同,一些人认为贫富差距和种姓制度的遗风是既定事实;另一些人则偏向于,生活在“底层”,完全是因为他们消极懒惰,不学无术,带我游览 斋普尔 的爷爷(TUKTUK司机)就一路针对这些孩子不愿意去上学,宁愿每天到街上游荡向游客伸手要钱的现状痛心疾首,向我大吐苦水,他倒是“三观正”:“我们应该勤劳致富!”

斋普尔 其中一天的司机爷爷

• ② 一个截然相反的画面是,在 孟买 某五星级酒店中餐厅Shanghai Club里又坐着一家温文尔雅的 印度 人,他们应该是从其他城市到 孟买 来跨年度假的,恰好坐在我隔壁桌。

爸爸和10岁左右的小男孩儿穿着合身的品牌父子装,妈妈和奶奶着漂亮精致的沙丽,端庄坐在餐桌两侧,都非常有气质。他们有时用英文交流,妈妈主动说起一些轻松有笑点的话题,爸爸则显得持重很多,关键时刻发几句言点到为止。

全家人不言而喻散发出一种远离苦难的,物质、精神皆不匮乏的其乐融融。小孩子几乎看不到底层人民的挣扎,在一定的年纪里以为 孟买 就代表 印度 ,就像我们常常误以为你我所生活的一二线城市就是 中国 一样。

▼到Shanghai Club吃川菜,厨师是 四川 人诶

Shanghai Club是 孟买 少有的,真正有 中国 厨师的中餐厅。服务生与这里的环境全然融合,外形俊朗、语言流利、彬彬有礼,听我是 中国 人且一个人用餐则体贴地推荐了一人食餐点。用餐间歇详细询问我口味如何,我如实回答: “这个……和我们 中国 本地菜还是有一定区别的,而且这道川菜,也并不是本来的口味blabla……”

几分钟之后,主厨就出现在了我面前。没想到这位大厨竟然是 四川 绵阳 人,在这里工作了近十年。他说菜的口味已经根据 印度 本地人做了一些调整,下次去这个餐厅吃饭可以直接找他,现做家乡菜给我。

如果你也去 孟买 旅行,我强烈推荐这家叫Shanghai Club的中餐厅,到了之后直接呼唤 四川 主厨,点个毛血旺、尖椒肉丝、水煮肉片之类的,有必要犒劳一下自己的 中国 胃。

• ③ Naresh Poonia是一名造价工程师,也是回国之后仅有联系的几个 印度 人之一(并且后来他也来 中国 旅行了),受过高等教育,喜欢开玩笑也偶尔有点“玻璃心”。

我们在 克久拉霍 的ZOSTEL(和Stop Hostel算是 印度 两个最大的青年旅舍连锁品牌)相识,并许多人一起度过圣诞节。趁着跳槽间歇有假期,他一个人从德里过来度假。我们更喜欢开玩笑叫他“Dancing Queen”,是因为他歌声赞,舞姿更棒。

在知道我要去 孟买 贫民窟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天哪,你为什么要去那里?我一个 印度 人,都从来没想过要去。”

回国之后收到他的信息,他报名了一个去贫民窟的志愿者活动。

我告诉他自己在贫民窟差点儿遭遇性骚扰(以我大声呵斥告终),他沮丧地说:“我为你在我的国家遇到这种事情感到很抱歉,更感到羞耻……”在这之后,我们陆陆续续对彼此国家的问题做过简单讨论,最近一次收到过他的信息,是关于两国公共安全监视网络和互联网隐私泄露的问题的对比情况。

▼Naresh Poonia,在 克久拉霍 遇到他,他在换工作的间歇休假

和他相似的人还有很多,包括在这里做义工的美女Shilpi和另一个刚刚管理学研究生毕业的德里女生。

在后面行走的城市,也遇到了一群受过高等教育的 印度 年轻人,他们普遍宽容友好、与时俱进,交流中让人感觉不到距离感,需要的时候他们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学习认真,工作努力,对自身与国家的未来更充满期许。

▼ Shilpi,青年旅社的义工,后来她和Naresh Poonia都有到 中国 来玩儿

孟买 网红餐厅打卡的年轻人

▼恒河朝圣者

• ④ Bobby是一个脑子异常灵光,行为捎带浮夸的17岁高中少年,会和游客讲多门外语。他操着独有的Hip-pop手势和口头禅“My dear friend”,异常热情并不求回报地替我们解决了在 克久拉霍 遇到的所有问题,从换外币、选餐厅、到郊外爬山看日出,甚至最后送我们去火车站……

听说在 印度 会很多门语言,不是商人、导游就是骗子。我们一致认为,灵光的Bobby以后会成大事。

这些没有出生在富有家庭的孩子,努力读书几乎是他们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这个现象远远严重于 中国印度 电影《起跑线Hindi Medium》),在QUORA上也曾看到有 印度 人单方面对 中国 中小学生上各种兴趣班表达羡慕。

值得庆幸的是,从他们努力结交外国游客、积极接触新鲜事物的行为上能看出,他们还保有对 成功 的渴求和对未来的期盼。

▼Bobby(紫色衣服)和他的朋友,带我们一起去 克久拉霍 郊外爬山,实属小众打卡地

瓦拉纳西 旅人

新聞來源:马蜂窝 #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