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拜登班底最大的问题就是过度自信

 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11月3日结束欧洲之行,返回了华盛顿。就在他专机落地半小时前,共和党候选人扬金(Glenn Youngkin)就宣布击败弗吉尼亚州前州长、民主党候选人麦考利夫(Terry McAuliffe)。

这一结果是拜登离开欧洲时就已经预料到的,但却和他到访欧洲前的预期截然相反。即便在出席英国气候峰会时,拜登也曾说自信民主党人能够拿下这场选举。但是,选举结果令拜登及其团队失望。

这场州长选举举行的时机很关键。现在拜登的支持率已经跌至42%,已经逼近前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同期水平(40%)。这对一直自诩有丰富内政外交经验的拜登来说,是一种讽刺。1年前的大选投票,拜登拿下该州,得票率超出特朗普10个百分点。

此次同期举行的还有其他地方县市长选举。而在新泽西州州长选举中,民主党州长候选人墨菲(Phil Murphy)也是险胜,得票率领先对手不到1个百分点。

2021年10月29日,美国总统拜登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罗马举行会晤。(AP)

从这两场关键选举中,民主党人认识到,打特朗普牌已经无法击败对手。1年来,美国选民的心理和关注议题已经发生的变化。拜登政府也感受到了紧迫感,因为接下来两年内任何形式的选举,都将是对他执政成绩的一次检验。

拜登也认识到,这次民主党人丢掉弗吉尼亚州州长职位,和自己的执政表现有关。尤其是被搁置在国会的1.2万亿基建计划和1.75万亿的福利开支计划,加上民主党内部不同派系的内斗,导致选民对拜登政府的好感度大幅下滑。

其实,拜登应该早预料到这一局面。特朗普时期的一些执政弊病并不仅仅是政策层面的决策问题,而且涉及到一些体制性的顽疾。拜登想要修复形象、重振美国信心,让国内民众,尤其是中产阶层感受到实惠,仅仅靠外交公关、内政作秀是无法实现的。

从目前来看,选民对拜登的期望值过高,或者拜登及其团队在一些内政外交问题上过于乐观。比如,在内政议题上,疫苗接种计划,也是多次调整预期目标;在开支方案方面,拜登自信靠人脉和资质就可以让方案在国会获得通过,但结果拜登甚至没有迅速弥合党内温和派和激进派之间的分歧,比如在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议题上分歧。

外交上也是如此。拜登自信打造了一个“专家型”或“学者型”的国安团队,加上自己也是外交专家,所以认为能够修复盟邦关系、重振美国领导力,从而更好地应对中俄挑战。但从现实来看,拜登的盟邦及价值观外交路线,也很难取得切实成果。

阿富汗撤军,美国未事先知会盟邦,导致整个过程混乱,造成美军士兵的伤亡;美英澳核潜艇协议,也是美国瞒着法国在幕后和澳大利亚交易;此次气候变化峰会,拜登政府也是只说不做,拒绝给出更多确切承诺。拜登甚至为了转移国内外质疑,公开指控中俄缺席此次峰会。

2021年10月26日,拜登欧洲行之前,沙利文针对拜登面对的内政困境回答记者提问。(Reuters)

这些决策失误或不作为背后都体现了拜登国安团队的失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时刻将外交决策和内政利益紧密相连,但最终的结果反而是内外都不讨好。美国选民并没有感受到“内政利益”方面真正的实惠,反而大多围绕疫苗接种、疫情防控和消费品价格上涨等对现在的执政者愈发不满。

11年前,奥巴马(Barack Obama)上台执政时也是意气风发,扛着“变革”的大旗,自信能够整理好前任留下的烂摊子和美国国际形象的衰败。但一场中期选举,就让奥巴马执政权威大打折扣,最终还是卡在了国会,多个重大方案无法获得通过,政治极化愈发严重。

现在,拜登喊着“美国回来了”,也想修复美国形象,所以在此次欧洲行期间他公开就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道歉。但时代背景变了,挑战也变了。第一次访问欧洲,拜登强调“美国回来了”;第二次访问欧洲,盟友则在反问,“美国回哪了”,因为盟友们发现,拜登政府还是优先重视自己的利益,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本质上并无差别。

总之,拜登胜选1周年,他在内政外交上的表现并不符合国民的预期。拜登团队仅仅靠喊口号无法赢得信任。此次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也迫使民主党改变策略,力图在明年中期选举前达成一些成果。接下来,在内政外交关键议题上,拜登或许要做出一些让步,才有可能带来一些实质性的改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