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尼.戴普的两座奖杯:为何美国丑闻影人可以再走欧洲路?

 140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欧洲对影人私德的宽容程度远超好莱坞?面对取消文化的弊病,与名人家暴问题,时代祭出的是悲剧还是圈套?」

特约撰稿人 翁煌德 发自台北

2017年5月18日,强尼.戴普(Johnny Depp)在杜比剧院出席《加勒比海盗-神鬼奇航:死无对证》(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首映。
2017年5月18日,强尼.戴普(Johnny Depp)在杜比剧院出席《加勒比海盗-神鬼奇航:死无对证》(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首映。摄:Rich Fury/Getty Images

2021年8月上旬,一则奖讯不出意料的点燃论战。在欧洲具有指标性意义的西班牙圣赛巴斯提安影展宣布将授予现年58岁的美国男星强尼.戴普(Johnny Depp)一座“多诺斯提亚荣誉奖”(Donostia Award),表彰他在演艺事业的卓越成就。

影展的决定无疑是极具挑衅意味的,因为人人皆知强尼.戴普在这三年之内已经从好莱坞一线男星地位坠落,主因是他涉嫌对前妻安柏.赫德(Amber Heard)施暴的官司诉讼。西班牙女性电影人及视听媒体协会等妇女团体立刻发声明抨击影展方的决定,但影展总监何赛.路易斯.雷波狄洛(Jose Luis Rebordinos)却表明影展方不愿评断获奖者的私领域,重点在于肯定他在电影产业的贡献。

就在这起争论的隔天,另一个在欧洲具有崇高声誉的捷克卡罗维瓦利影展也宣布将颁发影展荣誉奖水晶奖给强尼.戴普,同样声明表彰他对世界电影的贡献。

熟知国际影展生态的影迷都知道,影展之间向来会避讳在同一年颁发荣誉奖给同一位影人,主要是为了彰显自身选择的独特性,也避免新闻声量被分化。而这次欧洲两大具有指标性的影展在两天之内将奖项颁给同一个人,已是奇闻,何况得主还是丑闻缠身的强尼.戴普,这著实令不少人瞠目结舌。

在探讨欧洲影展对强尼.戴普的“声援”缘由之前,必须先就他所卷入的争议官司进行一个简要的梳理,了解如此表达对强尼.戴普的支持行动是否有理。究竟这是欧洲影展对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有意识的刻意反击?抑或只是制造新闻声量的手段?又或者中间存在不为人知的暗盘操作?

又或者,有没有可能这一切争论带来一个假议题,令受众跌入强尼.戴普与安柏.赫德所设计的圈套?

2021年8月17日,捷克卡罗维瓦利影展也宣布将颁发影展荣誉奖水晶奖给强尼.戴普,也声明表彰他对世界电影的贡献。

2021年8月17日,捷克卡罗维瓦利影展也宣布将颁发影展荣誉奖水晶奖给强尼.戴普,也声明表彰他对世界电影的贡献。图:Getty Images

官司撕裂公众形象

2017年,好莱坞的#MeToo运动,鼓励了许多好莱坞女性愿意站出来指控剥削者。同年与强尼.戴普离婚的前妻安柏.赫德屡次向媒体放话,她过去曾指控自己被强尼.戴普殴伤,并指称前夫有酒精与药物成瘾的问题。

2018年4月,《太阳报》总编辑丹.伍顿(Dan Wootton)发表了一篇文章,罗列了安柏.赫德的14项控诉,并批评《怪兽与牠们的产地》(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系列不该继续容许强尼.戴普主演,指控他是一名“殴妻者”(wife beater)。熟知欧美报业生态者便知,《太阳报》以报导名人八卦腥膻色内容出名,强尼.戴普大可视而不见,但声称为了证明清誉的他,却决定控诉报业集团NGN和丹.伍顿毁谤。

然而,当时整体情势对强尼.戴普明显不利,除了#MeToo运动后社会对受暴女性的格外支持,2020年2月初,伦敦高等法院的听证会上,强尼.戴普传给好友保罗.贝特尼(Paul Bettany)的简讯也被公开:“我们来烧死安柏!我们在烧这之前就先淹死她!!!!我会操她被烧过的尸体,确保她真的死了!”

2020年7月,强尼.戴普与安柏.赫德等人亲赴伦敦出庭作证,长达三周的审判期,正式撕裂了双方的公众形象。

2020年7月28日,强尼.戴普针对英国报纸《太阳报》(The Sun)提起的诽谤诉讼案,安柏.赫德(Amber Heard)离开英国伦敦斯特兰德皇家法院。

2020年7月28日,强尼.戴普针对英国报纸《太阳报》(The Sun)提起的诽谤诉讼案,安柏.赫德(Amber Heard)离开英国伦敦斯特兰德皇家法院。摄:Victoria Jones/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事实上,这起诉讼就一开始来看就不是强尼.戴普的局。因为根据英国现行的毁谤法,会假定被告言论虚假,主要得由被告来证明自己所说为真。换言之,被告NGN和丹.伍顿只要证明刊载的14项控诉中有一项为真,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虽处不利位置,强尼.戴普的律师团依然做好万全准备,一段关键录音成为有力证供,录音中安柏.赫德承认自己曾向前夫“扔东西”。律师团更指控她有酗酒与用毒,对前夫言语虐待等,同时也疑与多名男性如特斯拉执行长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有染,是一个不可靠的证人。

但安柏.赫德一方在这段婚姻期间与母亲的简讯也随之公开,内容清楚表明她在面临暴力对待的恐惧。她的密友与至亲也接连受到传唤,证实了她在交往过程中的确面临强尼.戴普的羞辱与殴打。安柏.赫德不否认曾经对前夫的暴力对待进行反击,但她强调之所以如此,是为了想要自卫。

由于安柏.赫德的形象已经不再是大众想像的、典型的楚楚可怜的受害者,而是一个可能对丈夫不忠、同样动用暴力反击的妻子,因此社会舆论顿时有所转变,对她多有嘲讽之声。

不过就判决上,强尼.戴普的律师团队从头到尾都没有占得上风。他们无法证明强尼.戴普没有向妻子施暴,所传唤的证人许多是生计得倚靠强尼.戴普的员工。反而,他与助理的简讯反复提到自己的毒品与酒精成瘾问题,间接令法院怀疑他确实可能在不理智的状态下向妻子施暴。强尼.戴普也承认自己在喝酒或用药后,行为确会失去控制。

终于,在2020年11月2日,英国法院判决强尼.戴普败诉,认定《太阳报》的报导“基本上属实”,文中提及的14项家暴控诉当中有12项被认为可信。

2020年7月28日,针对英国报纸《太阳报》(The Sun)提起的诽谤诉讼案,强尼.戴普离开英国伦敦斯特兰德皇家法院。

2020年7月28日,针对英国报纸《太阳报》(The Sun)提起的诽谤诉讼案,强尼.戴普离开英国伦敦斯特兰德皇家法院。摄:Samir Hussein/WireImage

公众形象如何重塑?

这场官司固然足以伤害安柏.赫德的名誉,但强尼.戴普却获得了法院认证“殴妻者”名号。虽然强尼.戴普后续不断争取上诉,但都被法院驳回。他迫于压力辞演了《怪兽与牠们的产地3》,主演的其它作品也面临延宕,包括他领衔主演的《恶水真相》(Minamata,2020),导演安德鲁.列维塔斯(Andrew Levitas)亦承认因为强尼.戴普的丑闻,电影恐怕面临被米高梅埋葬的命运。

综观整个事件发展,如果强尼.戴普当时一律无视八卦媒体报导,虽然依然不见得能博取大众信任,但至少他的演艺事业未必会在2020年直接落入谷底,包括“奸尸”等毁灭性言论也不会随著审判过程外流,或许还能继续在争议声中保住一席之地。前往英国打一场必输无疑的官司,简直是一场史诗级的公关灾难。

站在安柏.赫德的角度,虽然这场官司不是由她而起,但对她最终形成的是较为有利的结果。从过去只是私下宣称遭到丈夫暴力相待,现在她也取得了司法保护伞,从而更能强有力的主张自己确实是家暴受害者,并且保住《水行侠》(Aquaman ,2018)的角色。至于那些反批她也有同样有施暴的批评声,也被以“遭受家暴的妇女也有权出手反击”为由破解。

2015年9月4日,强尼.戴普(Johnny Depp)和安柏.赫德(Amber Heard)参加第 72 届威尼斯电影节。

2015年9月4日,强尼.戴普(Johnny Depp)和安柏.赫德(Amber Heard)参加第 72 届威尼斯电影节。摄:Vittorio Zunino Celotto/Getty Images

纵使看似陷入万劫不复,强尼.戴普却依然保有一个强大优势,那就是即便法院已经认定他有家暴事实,但还是有大量不离不弃的影迷,人数肯定多过安柏.赫德许多。虽然未来仍有官司要继续在美国进行,但经纪公司显然也知道比起继续走法院这条路,不如换道而行,即重塑强尼.戴普的公众形象,透过影迷声援来彰显自己人气依旧,或许能让好莱坞高阶主管重新审视他的价值。

美国丑闻影人可再走欧洲路?

话说回来,圣赛巴斯提安影展这次颁发给强尼.戴普的多诺斯提亚荣誉奖本来就不是一个太严谨的奖项,它的创建目的并非真正是要表彰“终身成就”,而是为了希望能借此增添影展星光,因此过去不时颁发给不算年长、但富有人气的演员如休.杰克曼(Hugh Jackman)和伊森.霍克(Ethan Hawke)等。

如此一来,人要能到场才有意义,因此通常影展方都会跟影人确定好行程,确保对方一定能够出席。没意愿配合行程的影人也是可选择拒绝的,如1988年就发生奥莉薇亚.德.哈维兰(Olivia de Havilland)等四位影人拒绝受奖,因而差点找不到人颁的窘况。

既然这类奖项如此富有“弹性”,中间是否存在“交易”与“运作”,便有十足想像空间。洛杉矶的声誉管理顾问艾立克.雪佛(Eric Schiffer)在接受《好莱坞报导者》采访时,也明确表示:“安排奖项加身的这种公关策略,可以让人觉得他依然是一名值得尊敬的顶尖人物⋯⋯这个做法可以让他走出前妻官司的阴霾,翻新形象。这是一个有效的策略,如果他是我的客户,我也会建议他这么做。

对于这些本来就渴望镁光灯聚焦的影展盛会而言,做出这个选择也能换得不少好处。换个角度看,影展方的声援虽然看似有其冒险成分,但却也能将自己包装成一种对“取消文化”的反击。犹记当年《金钱世界》( 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 ,2017)的预告片都已经释出,但在凯文.史贝西(Kevin Spacey)的性骚扰丑闻传出之后,片方依然选择召回剧组换角重拍。这种作法固然有其实际面考量,但也有过度偏执之嫌。

在好莱坞因为卷入丑闻而失去舞台的美国影人,往往很快发现自己还有欧洲一条去路,早期的代表案例是涉嫌性侵未成年少女的名导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近年则是被控猥亵养女的伍迪.艾伦(Woody Allen),以及被控涉及性骚扰的达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就连凯文.史贝西近期都传出要在一部义大利电影复出。

或许可说,欧洲对影人私德的宽容程度确实远超好莱坞。即便仍在#MeToo运动浪头上,坎城影展依然在2019年将荣誉奖颁发给甚至承认自己有家暴行为的亚兰.德伦(Alain-Fabien Delon),当时影展总监一样为他缓颊,声称只考量他的演艺贡献。既然已经罪证确凿的施暴者都有资格在坎城殿堂获奖,那么圣赛巴斯提安影展与卡罗维瓦利影展其实也并非开启了什么危险的前例。

强尼.戴普得以在欧洲获得荣誉奖,背后原因或不只是其演艺成就使然(比他更没争议,也更受欢迎的影星也大有人在),而颇为可能是各方操作、协调后的一场复活大秀。目前看来,受到批评的两大影展都没有退缩迹象,甚至在网上也有不少网友认为这还了强尼.戴普一个公道,期望他趁势复出。究竟后续还会有何发展,是否能借此重振旗鼓,还有待观察。

2021年4月16日,强尼.戴普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宣传他的最新电影《恶水真相 Minamata》(2020)。

2021年4月16日,强尼.戴普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宣传他的最新电影《恶水真相 Minamata》(2020)。摄:Miquel Benitez/Getty Images

然而,说是“重振旗鼓”其实也是天方夜谭,强尼.戴普的演艺事业在与妻子离婚的2016年时,就已经摇摇欲坠。除了冷饭一再重炒的《神鬼奇航》(Pirates of the Caribbean)系列仍有票房保证之外,当时以他为票房号召主演的《神鬼大盗》(Mortdecai,2015)、《黑势力》(Black Mass,2015)、《魔境梦游:时光怪客》(Alice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2016)等片都是以赔钱作收,显见他已近“过气”。而安柏.赫德在与强尼.戴普结婚前,只是好莱坞的二线演员。

强尼.戴普跳出来反击取消文化,而安柏.赫德为家暴妇女伸张正义,两人都成功找到一个各自认为有“市场”的保护伞。一些观众也跟著喊打喊杀,却未必弄清楚这两个人可能的目的,掉入了他们或经纪公司的“圈套”。

取消文化的弊病当然值得辩证,家暴问题亦非常必须关注。但这个时代的悲剧是,这两项议题目前的旗手强尼.戴普与安柏.赫德,更在乎的恐怕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声誉、事业前景与财产。

当然,不可否认,两相比较,强尼.戴普依然握有较高的话语权,他日前接受《星期日泰晤士报》采访表示:“我为这些人(影迷)感到骄傲,因为他们说的才是真相,他们所说的是不被主流媒体报导的真相。”虽然此处“真相”依然无法证实,但此语足以对强尼.戴普的影迷形成鼓舞,虽然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种集体的认知失调。

至于欧洲影坛对“被取消”的演员张开双手,在乎的可能更是声量与“票房”,与是否有意抵制取消文化未必有直接关系。若真心诚意想以更明确的姿态对抗取消文化,他们不是应该颁奖给性侵多名女性、身陷囹圄的好莱坞大制片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吗?

新聞來源:端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