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宇宙作战队”剑指中俄 将对台海起到什么作用

 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自首相换届、拜登(Joe Biden)上任起,日本开始了耐人寻味的对外转向,不仅政府积极拥抱美日同盟路线,各部官员也在台海议题上屡屡突破红线。

如此发展,既导致了中日关系的急速陡降,也“鼓舞”了台湾舆论,从捐赠疫苗到放话“协防台湾”,“台日友好”频成话题热点,让民进党纵使经受疫情冲击,仍能凭借日本的场外援助,唤回一定民意支持。

8月23日,一则日本军事相关新闻,再次引发了台媒关注。据《共同社》报道,有鉴于中俄两国在太空、网络、电磁波3领域的能力逐年提升,日本防卫省将在两方面扩充相关部队。中俄两军参演官兵按作战编成编组13个地面方队、2个空中梯队(点选大图浏览):

中国和俄罗斯联合举行的“西部·联合-2021”军演已经正式开始,在8月9日上午,中国和俄罗斯联合举行了仪式。(央视军事视频截图)
中国和俄罗斯联合举行的“西部·联合-2021”军演已经正式开始,在8月9日上午,中国和俄罗斯联合举行了仪式。(央视军事视频截图)

据悉,双方共派出兵力1万余人,投入多型飞机、火炮和装甲装备。(微博@解放军报)
据悉,双方共派出兵力1万余人,投入多型飞机、火炮和装甲装备。(微博@解放军报)

“西部·联合-2021”演习开始,中俄两军参演官兵接受检阅。(微博@中国军视网)
“西部·联合-2021”演习开始,中俄两军参演官兵接受检阅。(微博@中国军视网)

在演习开始仪式上,两军参演官兵按作战编成编组13个地面方队、2个空中梯队,接受沙场检阅。(微博@中国军视网)
在演习开始仪式上,两军参演官兵按作战编成编组13个地面方队、2个空中梯队,接受沙场检阅。(微博@中国军视网)

解放军出动歼-20威龙隐身战斗机,除了歼-20战斗机之外,还有运-20大型军用运输机参与了军演的开启仪式。值得一提的是,在歼-20编队飞越主席台时,还开启了侧弹舱展示内部挂载的近距空空导弹。(央视军事视频截图)
解放军出动歼-20威龙隐身战斗机,除了歼-20战斗机之外,还有运-20大型军用运输机参与了军演的开启仪式。值得一提的是,在歼-20编队飞越主席台时,还开启了侧弹舱展示内部挂载的近距空空导弹。(央视军事视频截图)

中俄联合军演采取混合编组,合帐谋划,同台合练的模式,双方将共同完成威慑、攻击以及清剿任务。(央视军事视频截图)
中俄联合军演采取混合编组,合帐谋划,同台合练的模式,双方将共同完成威慑、攻击以及清剿任务。(央视军事视频截图)

中俄“西部联合-2021”战略演习有1.3万名军人和400多件武器及军事装备参演。8月13日,中俄双方国防部长将亲临现场进行观摩。(央视军事视频截图)
中俄“西部联合-2021”战略演习有1.3万名军人和400多件武器及军事装备参演。8月13日,中俄双方国防部长将亲临现场进行观摩。(央视军事视频截图)

据介绍,作为野战防空中的“大哥”红旗-17是此次参演的地面防空群主战装备之一。此外,“4-25”弹炮结合武器系统也亮相演习场。(央视军事视频截图)
据介绍,作为野战防空中的“大哥”红旗-17是此次参演的地面防空群主战装备之一。此外,“4-25”弹炮结合武器系统也亮相演习场。(央视军事视频截图)

中俄“西部·联合-2021”演习于8月9日在位于宁夏的青铜峡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举行。(俄国防部官网截图)
中俄“西部·联合-2021”演习于8月9日在位于宁夏的青铜峡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举行。(俄国防部官网截图)

8月5日,参加“西部·联合-2021”演习的中俄双方指挥员在训练场进行指挥导调磋商。(新华社)
8月5日,参加“西部·联合-2021”演习的中俄双方指挥员在训练场进行指挥导调磋商。(新华社)

8月5日,参加演习的俄方参演官兵在中方教练员协助下进行实弹射击前的准备。(新华社)
8月5日,参加演习的俄方参演官兵在中方教练员协助下进行实弹射击前的准备。(新华社)

参加“西部·联合-2021”演习的俄方参演官兵在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进行适应性训练。(新华社)
参加“西部·联合-2021”演习的俄方参演官兵在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进行适应性训练。(新华社)

俄方参演官兵在联演准备阶段首次学习使用了解放军提供的武器装备。(俄国防部官网截图)
俄方参演官兵在联演准备阶段首次学习使用了解放军提供的武器装备。(俄国防部官网截图)

8月4日,参加“西部·联合-2021”演习的俄方苏-30战机在进行适应性训练。(新华社)
8月4日,参加“西部·联合-2021”演习的俄方苏-30战机在进行适应性训练。(新华社)

据了解,在正式的演习中,按照预案特种作战群力量完成抢占高地、战壕等任务后,将与俄方协同配合,共同完成向敌纵深突破的任务。(央广军事视频截图)
据了解,在正式的演习中,按照预案特种作战群力量完成抢占高地、战壕等任务后,将与俄方协同配合,共同完成向敌纵深突破的任务。(央广军事视频截图)

中方大量的新装备投入使用。新式装备结合新的战法,对目标实施打击。(中国军事网视频截图)
中方大量的新装备投入使用。新式装备结合新的战法,对目标实施打击。(中国军事网视频截图)

第一,是新编“第2宇宙作战队”。日本防卫省表示,人造卫星一旦遭遇干扰或故障,定位资讯、收发图片等能力必然受阻。为免上述威胁波及自卫队运作,新成立的“第2宇宙作战队”将聚焦电磁波监测,防范外力对人造卫星的干预。

第二,是新设“电子战部队”。日本防卫省指出,为加强“西南诸岛”防卫,防卫省将于鹿儿岛县萨摩川内市的川内驻地,新设隶属陆上自卫队的“电子战部队”,在有需要时通过电磁波干扰外界通信与雷达。

而为因应上述两大扩编,网络防卫相关部队全体员额将由80人增加至约890人,2022年度的国防预算案也预计会突破5.47兆日元,超出2021年度5.3兆日元的历史纪录。美英日荷在冲绳南部举行联演 F-35B隐形战机参演(点选大图浏览):

本次军演围绕伊莉莎白女王号航母编队展开,是该航母首次在日本附近海域与自卫队举行军演。(Twitter@RoyalNavy)
本次军演围绕伊莉莎白女王号航母编队展开,是该航母首次在日本附近海域与自卫队举行军演。(Twitter@RoyalNavy)

F-35B隐形战斗机具备短距起飞/垂直降落能力。(Twitter@RoyalNavy)
F-35B隐形战斗机具备短距起飞/垂直降落能力。(Twitter@RoyalNavy)

军演目的在于“牵制中国”。(Twitter@RoyalNavy)
军演目的在于“牵制中国”。(Twitter@RoyalNavy)

外强中干的宇宙作战队针对此般信息,不少台湾媒体皆以“因应中俄威胁扩张”、“第2宇宙作战队”为题,显然是掌握了读者胃口,前者能与“台美日共抗中俄”的想像契合,后者则唤起了诸多民众的动漫情结,诸如“钢弹队即将面世”等留言屡见不鲜。

平心而论,台湾舆论看似关注日本的军事进展,实则往往不求甚解。毕竟其已先入为主认定,台海局势位处美日的国家利益核心。在此思维下,即便两国皆未对台许下明确承诺,台湾仍视“美日同盟”为当然支柱,但凡其于台海有所动作、表态,皆易被解读出“挺台”意味;甚至有不少舆论认为,美日将不惜一切代价,为台湾的独立自主奋战到底。

然而台湾往往忽略了,日本的军队乃是受“专守防卫”原则限制的自卫队,即便日本右翼近年有意冲破相关限制,短期之内仍不可能拥有正常部队的对外打击与行动能力。2019年日本自民党年度大会 安倍晋三挥拳重提修宪(点选大图浏览):

自2012年日本众议院大选后,新一届众议院议员支援修宪的比例则高达89%,意味着日本已经具备修宪的条件。目前,日本各大政党对于是否赞成修宪、修宪的形式以及修宪的内容意见各不相同。图为日本首相兼自民党总统安倍晋三(左六)于当地时间2月10日的自民党年会上与其他党员一起欢呼。(图源:VCG)
自2012年日本众议院大选后,新一届众议院议员支援修宪的比例则高达89%,意味着日本已经具备修宪的条件。目前,日本各大政党对于是否赞成修宪、修宪的形式以及修宪的内容意见各不相同。图为日本首相兼自民党总统安倍晋三(左六)于当地时间2月10日的自民党年会上与其他党员一起欢呼。(图源:VCG)

2012年,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发起修宪提案、并倡议修订现行宪法,提出将否定集体自卫权的条文予以取消,以允许自卫队到海外参与联合国的维和及反恐行动,并透过修改宪法条文促使日本成为正常化的主权国家。图为安倍晋三走上大会主舞台,其背后的会场舞台两侧写有“必胜”字样。(图源:VCG)
2012年,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发起修宪提案、并倡议修订现行宪法,提出将否定集体自卫权的条文予以取消,以允许自卫队到海外参与联合国的维和及反恐行动,并透过修改宪法条文促使日本成为正常化的主权国家。图为安倍晋三走上大会主舞台,其背后的会场舞台两侧写有“必胜”字样。(图源:VCG)

在这次自民党大会上,曾因脚踏车事故受伤而引退政界的自由民主党前秘书长谷垣祯一(Sadakazu Tanigaki)(左二)也应邀出席,他呼吁“希望大家在安倍首相的领导下,团结起来,营造安定的政治”。图为谷垣祯一在此次自民党年度大会上与日本首相兼自民党主席安倍晋三握手。(图源:VCG)
在这次自民党大会上,曾因脚踏车事故受伤而引退政界的自由民主党前秘书长谷垣祯一(Sadakazu Tanigaki)(左二)也应邀出席,他呼吁“希望大家在安倍首相的领导下,团结起来,营造安定的政治”。图为谷垣祯一在此次自民党年度大会上与日本首相兼自民党主席安倍晋三握手。(图源:VCG)

大会期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与自民党总理事会主席加藤胜信(Katsunobu Kato)及自民党秘书长二阶俊博(Toshihiro Nikai)在年度大会上挥拳致意。(图源:VCG)
大会期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与自民党总理事会主席加藤胜信(Katsunobu Kato)及自民党秘书长二阶俊博(Toshihiro Nikai)在年度大会上挥拳致意。(图源:VCG)

由于自民党或来自他的自民党的权力没有严重的挑战者反对派,如安倍可任职至2019年11月,届时他将成为日本服役时间最长的内阁总理大臣。(图源:VCG)
由于自民党或来自他的自民党的权力没有严重的挑战者反对派,如安倍可任职至2019年11月,届时他将成为日本服役时间最长的内阁总理大臣。(图源:VCG)

安倍晋三(中)和党内高管于当地时间2月10日在东京举行的自民党年会上举起拳头,鼓励候选人参加即将举行的选举。(图源:VCG)
安倍晋三(中)和党内高管于当地时间2月10日在东京举行的自民党年会上举起拳头,鼓励候选人参加即将举行的选举。(图源:VCG)

安倍晋三在演讲时表示,“十二年前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遭遇惨败。当时,作为党总裁的我负有主要责任。政治失去了安定,犹如恶梦般的民主党政权诞生了。我们不能再回到那个时代。尽管选战严峻,但是我决心站在最前列,奋战到底!”图为安倍晋三在年会上发表演讲。(图源:VCG)
安倍晋三在演讲时表示,“十二年前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遭遇惨败。当时,作为党总裁的我负有主要责任。政治失去了安定,犹如恶梦般的民主党政权诞生了。我们不能再回到那个时代。尽管选战严峻,但是我决心站在最前列,奋战到底!”图为安倍晋三在年会上发表演讲。(图源:VCG)

作为自民党总裁的安倍晋三在发表总裁演讲时称,“作为建党以来的夙愿,已经到了修改宪法的时候了。自卫队现在已经是最受信赖的组织,把自卫队写入宪法,让有关的违宪争论划上休止符,从政治的立场而言,这是必须肩负起的责任。”(图源:VCG)
作为自民党总裁的安倍晋三在发表总裁演讲时称,“作为建党以来的夙愿,已经到了修改宪法的时候了。自卫队现在已经是最受信赖的组织,把自卫队写入宪法,让有关的违宪争论划上休止符,从政治的立场而言,这是必须肩负起的责任。”(图源:VCG)

当地时间2019年2月10日,日本自民党于日本东京举行第86届党大会。日本首相兼自民党领导人安倍晋三(Abe Shinzo)出席大会并发表讲话,他在会上重提修改和平宪法,欲将自卫队写入《宪法》第九条以实现修宪的意愿。(图源:VCG)
当地时间2019年2月10日,日本自民党于日本东京举行第86届党大会。日本首相兼自民党领导人安倍晋三(Abe Shinzo)出席大会并发表讲话,他在会上重提修改和平宪法,欲将自卫队写入《宪法》第九条以实现修宪的意愿。(图源:VCG)

以颇受关注的“第2宇宙作战队”为例,这并非日本布局太空的第一步。早在2020年,日本便成立了“宇宙作战队”,规模约有20人,于山口县境内部有专用雷达,并在府中基地里成立情报分析中心。这支部队隶属航空自卫队,目的是监控太空动态,包括监测人造卫星及火箭残骸等太空垃圾情况,以及探测他国可疑卫星,相关监控系统将与美军互联、共用情报。

而决定布局太空,日本大抵有四点考量:一是加入大国太空博弈,二是加强对周边国家的卫星监控,三是强化与美国及“五眼联盟”的太空情报合作,四是带动日本相关企业成长,抢占太空经济份额。

然而“宇宙作战队”听来名号响亮,实则处处受限。在员额组成上,其初始规划为70人,但最终成队时只有20人,若非经费不足,便是专家招聘不顺导致;而在组建与运营上,日本要按计划建成这支部队并不难,但由长远视角观之,受经费与装备制约,日本极难在太空能力上有巨大突破,太空监控能力也尚需时间发展,故在其规划内,最快也要到2023年,才能与日本国立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美国军方实现情报共享。

眼下赶进度成立的“第2宇宙作战队”,颇有叠床架屋、争抢曝光之嫌。日本海上自卫队装备:

日本海上自卫队装备的美制LCAC-1级气垫登陆艇。(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日本海上自卫队装备的美制LCAC-1级气垫登陆艇。(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据日本海上自卫队消息,6月22日,日本新型护卫舰30FFM(“最上”级)三号舰在三菱长崎造船厂下水,命名为“のしろ”(能代)号。(海上自卫队@Twitter)
据日本海上自卫队消息,6月22日,日本新型护卫舰30FFM(“最上”级)三号舰在三菱长崎造船厂下水,命名为“のしろ”(能代)号。(海上自卫队@Twitter)

据日本海上自卫队消息,6月22日,日本新型护卫舰30FFM(“最上”级)三号舰在三菱长崎造船厂下水,命名为“のしろ”(能代)号。(海上自卫队@Twitter)
据日本海上自卫队消息,6月22日,日本新型护卫舰30FFM(“最上”级)三号舰在三菱长崎造船厂下水,命名为“のしろ”(能代)号。(海上自卫队@Twitter)

6月4日,日本海上自卫队与美军进行联合训练,称为强化日美同盟遏制力和应对力。(日本海上自卫队官网截图)
6月4日,日本海上自卫队与美军进行联合训练,称为强化日美同盟遏制力和应对力。(日本海上自卫队官网截图)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微博@Cars-Power )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微博@Cars-Power )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微博@Cars-Power )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微博@Cars-Power )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微博@Cars-Power )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微博@Cars-Power )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微博@河婆Jason007)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微博@河婆Jason007)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微博@河婆Jason007)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微博@河婆Jason007)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微博@近卫步兵师 )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微博@近卫步兵师 )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中国央视军事截图)
日本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羽黑”号(中国央视军事截图)

看不到尽头的电子战而同样逻辑,也适用于日本的“电子战部队”。

回顾日本电子战史,最早一支部队乃是冷战时期设于北海道,用以侦测苏联动作的“第一电子队”;近期则有国际局势、日本右翼复苏背景下,一系列全国各基地的新部署。

2021年3月18日,日本陆上自卫队在九州熊本健军基地成立了专门从事电子战的“第301电子战中队”,加上近期曝光将于鹿儿岛县设立的“电子战部队”,日本的电子战力量配置雏形渐显,其最终规画或将沿着两条地缘弧线前行:一条是由北海道到九州熊本市健军驻地的“列岛弧线”,一条则是由对马海峡到西南诸岛南端的与那国岛形成的“西南弧线”。而若要建成上述两条弧线部署,日本或将需部署超过10支以上的电子战部队,东京、长崎、冲绳等地皆须进驻。

而细究日本加强电子战部署的用意,或有以下考量:第一,电子战是时代趋势,在现代化的军事博奕中,几乎所有作战都会涉及电子干扰与反干扰,而日本确实在电子战领域严重落后中俄,故会有提升相关能力的需求;第二,日本有意强化钓鱼岛防卫,西南岛弧的电子战部队未来或将与自卫队的“水陆机动团”合作,应对“来自中国的威胁”。第三,则是在美日印澳四方机制下,深化与各方的资讯情报合作。日本右翼团体成员供奉靖国神社(点选大图浏览):

2021年8月15日,日本民众参拜靖国神社。(Reuters)
2021年8月15日,日本民众参拜靖国神社。(Reuters)

日本右翼团体成员参拜靖国神社。(Reuters)
日本右翼团体成员参拜靖国神社。(Reuters)

2021年8月15日,日本右翼团体成员在日本二战投降76周年纪念日参拜靖国神社。(Reuters)
2021年8月15日,日本右翼团体成员在日本二战投降76周年纪念日参拜靖国神社。(Reuters)

2021年8月15日,日本东京街头,一名父亲举着升起的太阳旗,带着他的孩子参拜靖国神社。(Reuters)
2021年8月15日,日本东京街头,一名父亲举着升起的太阳旗,带着他的孩子参拜靖国神社。(Reuters)

2021年8月15日,日本东京街头,右翼团体成员在参拜靖国神社时举着横幅。(Reuters)
2021年8月15日,日本东京街头,右翼团体成员在参拜靖国神社时举着横幅。(Reuters)

2021年8月15日,日本投降76周年纪念日,日本自民党议员高鸟修一参拜靖国神社。(Reuters)
2021年8月15日,日本投降76周年纪念日,日本自民党议员高鸟修一参拜靖国神社。(Reuters)

2021年8月15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参拜靖国神社。(Reuters)
2021年8月15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参拜靖国神社。(Reuters)

2021年8月13日,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参拜靖国神社。(NHK截图)
2021年8月13日,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参拜靖国神社。(NHK截图)

2021年8月13日,多名日本内阁高官参拜靖国神社。(NHK截图)
2021年8月13日,多名日本内阁高官参拜靖国神社。(NHK截图)

然而如前所述,日本在电子战领域尚处补课阶段,而要在电子战的前线博弈,也只有中美俄少数大国,有能力与经费不断研发新技术,诸如日本这般中端国家,虽能研发部分技术,却更多是要仰赖购买他国的电子战系统,意即挂靠在美国阵营的技术上发展。

然而早在2019年美国智库美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便曾示警,中俄的电子战部署程度已高过美国。以俄罗斯为例,其已于过去10年内完成了80%-90%的电子战装置现代化;相较之下,美国防部却在过去10年内缓步前进、紊乱发展,缺乏以电子战为核心思维的军改规划。

在此前提下,日本要于电子战上对中国起到牵制作用,在可见未来内皆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台湾与其对所谓“宇宙作战队”、“电子战部队”拍手呐喊,希冀其能在台海上起到抗中效果,不如反躬自省,设法改善两岸关系,方是化解武统战云的正道。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