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人的敌人真的是朋友?塔利班绝不是解放军

 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塔利班军队势如破竹,中国民间舆论指其像解放军。(Twitter@Natsecjeff)
塔利班军队势如破竹,中国民间舆论指其像解放军。(Twitter@Natsecjeff)

塔利班进驻阿富汗首都喀布尔(Kabul)以来,中国外交部先后5次就承认塔利班政权问题发言。目前,中国未直接否认或承认塔利班的合法性,而是持续提出承认塔利班政权的条件:“我们希望阿富汗能够组建一个开放包容、有广泛代表性的政府,呼应本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和愿望。”中国官方目前对塔利班政权的态度,综合了对阿富汗国内形势的判断和参与阿富汗问题国际合作的考虑,体现出了一个大国外交所应有的谨慎和理性。

反观中国民间针对塔利班的舆论,则体现出了鲜明的观点性,有的将塔利班比作解放军,有的为恐怖主义洗地,有的则坚持认为塔利班是恐怖组织,是靠不住的。塔利班如同解放军?

塔利班4天之内的攻城略地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鼓舞了一部分中国民间舆论,竟将该组织比作解放军。由于塔利班早期势力范围以乡村为主,后期成功攻克主要城市和交通干线,便有言论将其比作毛泽东在国共内战时期提出的“农村包围城市”道路;塔利班占领喀布尔时并未遭遇政府军的强烈抵抗,则被多家自媒体指为“北平时刻”,类比于1949年初中共对北平的和平解放。在中国内地网络语境下,将塔利班比作中国人民解放军、比作早期的执政党,无疑反映了中国民间对塔利班存在一定积极认可的态度。

这种认可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近年的中美对抗局势下,中国民族主义者批判和攻击“美帝国主义”的倾向。这类观点往往以描述塔利班军事上的成功为主,缺乏对该势力本身的剖析和判断,认为既然美国是中国的敌人,那么与美国为敌的塔利班自然是正面形象。例如,有自媒体文章称加尼政府为美国的“傀儡政府”,而塔利班的军事行动自然成为了驱逐帝国主义势力,摧毁傀儡政府,代表阿富汗民族的“正义之师”。

实际上,阿富汗国内政治派系错综复杂,以普什图人支持者为主的塔利班、民选的共和国政府、以不同信仰和族裔为基础的其他政治势力,均不乏支持者,很难非黑即白地认定何者是真正代表阿富汗民族、阿富汗人民的。恐怖主义救国救民?

中国民间这种对塔利班相对积极的态度,随后在网络上发展深入,甚至出现为塔利班和其他恐怖主义势力洗地的声音。8月21日,自媒体大V卢克文在知乎等多个平台发布《塔利班传》一文。文中表示他被原基地组织首领本·拉登(Osama Bin Laden)“渴望救国救民族的情绪深深震撼”,并续指:本·拉登“不也是求阿拉伯人的复兴之路吗?”

卢克文(微博@卢克文)
卢克文(微博@卢克文)

卢克文(知乎@卢克文)
卢克文(知乎@卢克文)

卢克文(微博@卢克文)
卢克文(微博@卢克文)

卢克文(微信@卢克文工作室)
卢克文(微信@卢克文工作室)

卢克文(微博@Abraham)
卢克文(微博@Abraham)

卢克文(微博@卢克文)
卢克文(微博@卢克文)

卢克文(知乎@卢克文)
卢克文(知乎@卢克文)

卢克文(知乎@卢克文)
卢克文(知乎@卢克文)

中国网络舆论对此论调的态度以批评为主。来自新疆的自媒体“西域都护”对此质问道:“公开为暴恐分子洗地的卢克文,对得起2,500万新疆人民的牺牲吗?”受到广泛质疑后,卢克文的知乎账号遭到禁言,公众号也显示“涉嫌违规”。

在中国新疆暴恐问题尤为敏感的大背景下,直接为恐怖主义洗地的言论只是个例。该大V在随后发表的声明中强调自己并非有意美化恐怖组织。或许只是上文提到的“比作解放军”言论的扩大化,是已有积极评价导致的该大V对舆论风向的误判。塔利班是不是恐怖组织?

一部分中国自媒体也并不同意以上两种对塔利班的积极评价,开始针对已有的民间观点进行提醒和批判。这一部分文章认为,基于塔利班过往在极端宗教主义内核之下行为,应当将其定性为恐怖组织。

中国官方之所以在对塔利班的定性上显得模糊,很可能是因为塔利班的复杂性。外交学院国际关系专家苏浩日前就塔利班执政问题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基于20年的经验教训,塔利班非常可能在2021年执政后转向相对理性、温和的治理方式;不过伊斯兰教义是塔利班的存在基础,塔利班不会完全丢弃它的政治理念。由此可见,如今的塔利班未必仍旧以“恐怖组织”的模式行事,但对塔利班极端主义残余卷土重来的担忧也不是毫无道理的。

因此,即使塔利班上台后有调整其行事风格的可能性,国际社会也应当看到塔利班的潜在威胁,并共同抵御变局之下阿富汗社会面临的挑战。8月24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举行为期一天阿富汗特别会议,是目前国际社会迈出的一大步。约有60个国家提交了一份联合声明,由西班牙驻联合国代表奥罗拉(Aurora Dias Rato)宣读。

2021年6月21日,瑞士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 )在人权理事会第47次会议上发表主题讲话。(Getty Images)
2021年6月21日,瑞士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 )在人权理事会第47次会议上发表主题讲话。(Getty Images)

目前来看,中国官方与世界大部分国家一方面持谨慎观望的态度,在承认塔利班合法性的问题上讲条件;一方面积极合作,利用塔利班的力量推进塔利班国内的稳定和国际社会的反恐行动。世界对塔利班并不是毫无期待的,同时也是警惕的,希望以此推动塔利班向能被世界承认的理性合法政权转变。

相比较于中国官方的谨慎和理性,中国民间针对阿富汗塔利班的许多舆论具有更为明显的倾向性。这些民间舆论看似片面,实则也对中国有所启示:要避免对恐怖主义不切实际的抬高和洗地,警惕民族主义情绪的盲目性;同时也要注意到塔利班的复杂性,既要看到塔利班执政手段转变的可能,敦促塔利班与国际社会接轨,也要防范传统教义对塔利班政权可能的持续影响。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