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内蒙古额济纳封城三餐成难题 游客:对饥饿有新体验

 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内地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反弹,截至11月2日,“旅行团传播链”已累计有398宗确诊个案,波及陕西、宁夏、内蒙古、北京等12个省市,其中以内蒙古额济纳的疫情最为严峻,至今累计141宗本地确诊个案。

处于疫情风暴中心的额济纳相当于一个县城,城区唯一一个镇是达来呼布镇,从南到北不到5公里,当地人口仅3万人。虽然地方不大,却因电影《英雄》在当地的胡杨林取景而闻名,吸引不少旅客到访。

为配合疫情防控,额济纳一度“封城”,民众需接受核酸检测。据中国官方数据,因疫情滞留当地的游客接近1万人,分别来自川渝、广东、华北、华东等多地。

在一众滞留的旅客中,有人面临缺药的情况,有人坦言对饥饿有了新体验。在封城的11天内,到底他们经历了甚么?

位于内蒙古额济纳的胡杨林景区。(视觉中国)

10月17日,额济纳政府官方微信公号发布消息,当天凌晨,西安疾控中心在旅游人员中发现,嘉峪关飞西安的两名乘客核酸检测呈阳性,他们曾到额济纳的怪树林景区、黑城弱水胡杨风景区;胡杨林景区。10月18日,额济纳旗宣布封城48小时,关闭景区,实施交通管制,城区全员接受核酸检测。

长者缺药

18日早上6时,来自郑州的专列驶入额济纳,近600名长者下车后直冲胡杨林,原定“不住宿,逛完就走”,70多岁的李彰夫妇正在其列。7时许,李彰夫妇到了胡杨林景区,但只游玩了一个多小时,景区却突然宣布封控,开始清人。李彰很快得知,他们不能返回专列,除了面临没有多余的衣物,更重要的是其行李箱,包括用以救命的哮喘药仍在列车上。

10月19日早上,李彰夫妇开始排队做核酸检测。由于当地医护人员不足,长长的检测队伍进度缓慢。天气显示,当地气温最低时接近零度,河面已经结冰。冷空气的刺激加速气管的收缩,李彰的喘息愈来愈局促,下午回到安置酒店时,李彰的情况愈来愈严重,上气不接下气,难以走路。

酒店老板李龙见状,于是帮忙打了十多个电话求助,最后一次是防疫指挥部的人接听,他当时非常着急称“老爷子没药,随时有生命危险。疫情还没死人,要是因为这个事死了人,后果不堪设想”。最终,对方提供了一个领导的电话,领导再找分管铁路的发改委负责人。

在成功取得哮喘药前,李龙曾开车载李彰到医院求诊,惟当地中心医院已经封控,不接待患者。回列车拿药的过程很繁琐,要先联系铁路部门、公安部门等,由防疫人员找到那辆列车,再找到车厢、座位,才成功取回李彰的哮喘药。直至晚上,几乎是生死之间,李彰总算拿到药了,其妻当场激动大哭,在李龙和取药的工作人员面前跪下。

这些年,李龙接待过很多长者旅行团,而在本次疫情接待的两批旅游专列的长者有近80人。额济纳旗官方发布信息称,滞留的9,412名旅客中,60岁以上的有4,476人。除了如李彰般的哮喘病人,还有不少癌症、糖尿病、高血压患者。突发的疫情一度令当地面临药品告竭的境况,亦让很多事情都难以为继,包括房费、饭钱等都是计划外的支出,不少人根本没带那么多钱旅游。李龙于是减收住宿费,甚至让有需要人士“吃住全免”。

10月30日,内蒙古额济纳旗,民众排队等待核酸检测。(中新社)

三餐难题

除了有缺药情况,三餐同样是所有人的难题,尤其是10月25日后,政府宣布实施分级管控。

来自广东的刘梦铃为了想像中漫天金黄的胡杨林,10月15日与朋友跟旅行团到达额济纳,逛完当地的几个景区,准备18日一早回广州。然而,她的回程之路因疫情受阻,打算18日早上回程的她被告知高速公路已封闭。

刘梦铃住的宾馆正好在封控区,每日免费配送一顿午餐,偶尔也会改成晚餐,剩下两餐就要自己想办法。不过,外卖、超市也不配送,街上空无一人。宾馆老板表示无能为力,大多数酒店都买不到物资,但更关键的是酒店只对散客负责,包括刘梦铃等跟旅行团的人,要旅行社自己想办法。

旅行团的导游远在宁夏银川,只能由旅行团司机送饭给团友。每天起床,刘梦铃做的第一件事并非刷牙洗脸,而是打电话确认有没有饭吃。在“禁足令”前,她和朋友买了一些面包做干粮,但超市很快被抢购一空。在“禁足”的10天内,他们领过两次即食面、火腿肠和水,每次只能勉强当一餐。

刘梦铃坦言,自己对饥饿有了新的体验,一个小面包她掰成两半,不敢一次吃完。天气干燥亦令她和朋友非常难受,两个同伴一揩鼻水就渗着红红的血印,她和另一个同伴则有流鼻血。直至10月28日,旅行团的司机因为没有通行证,不能参与送饭,好在中午时她吃剩一盒即食面;下午15时,刘梦铃领到一盒鸡肉盖饭,虽然已经冰冷难以下咽,但还是要留到晚上吃。

过万名旅客撤离额济纳

面对近万人的游客群体,防控管理很是捉襟见肘。当地的政府工作人员透露,最重要的问题是人不够,更大的压力也在于,一旦游客群体流向全国引发新疫情,后续的追踪控制就更加难。

时隔多日,额济纳开始转移近万名滞留当地的游客,自驾游、旅游专列、团队游客,分别转到其他低风险地区。10月27日,李龙酒店的老年游客陆续撤离,不少长者回家后打电话、发信息,向他报平安并表示感谢。

10月29日一大早,刘梦铃就坐上旅游巴,12个小时后才抵达位于土默特右旗的隔离酒店。在车程中,她只吃了一个小面包、牛奶、火腿肠,“顾不上饿了,能离开就是万幸”,互助群里更有人笑言称“像动物大迁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