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娼的李云迪难逃“社死” 一场造梦游戏的终结?

 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在嫖娼东窗事发之前,钢琴家李云迪集各种光环于一身,各种破纪录的独奏音乐会,无数引发轰动的巡回演出,于剑桥大学和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等地开钢琴大师课,上春晚录制综艺节目,而最为外界津津乐道的,是年仅18岁的他在参加2000年第十四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得金奖,成为开赛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金奖得主,也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中国人。获得该奖后,当晚的《新闻联播》特意进行了播报。

北京警方在10月21日通报李云迪嫖娼被行政拘留后,这位昔日的“钢琴王子”瞬间跌落神坛,四川音乐学院第一时间将李云迪工作室摘牌,中国音乐家协会也很快将李云迪除名。鉴于中国官方目前对劣迹艺人零容忍的态度,从被通报嫖娼的那一刻起,李云迪在中国“社死”的命运即已注定。

该不该将嫖娼的李云迪一棍子打死?舆论场呈现出两种截然相反的图景,而这,在不久前才跌落神坛的吴亦凡、郑爽等演艺明星身上,似乎并没有出现过。

认为李云迪“罪有应得”的一方认为,李云迪是有才华的,但是才华不能凌驾于国法之上,在如今的法治社会,尤其决不允许艺术凌驾于法律和道德之上。有网友就此评论道,“不管你取得多么辉煌的艺术成就,不管你拥有多少粉丝,你要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做艺先做人’!”也有人将李云迪近些年的“翻车”事件汇总起来,用来说明人们口中的“钢琴王子”早已名不副实,与娱乐圈的距离更近于钢琴本身。

比如:2015年,李云迪成为肖邦大赛最年轻的评委。但他为了参加黄晓明的婚礼,连续两天没有出现在比赛现场。到了月底,他在首尔演奏自己最著名的拿手曲目《肖邦第一协奏曲》时,由于记忆错乱导致演奏被迫中断,发生了“车祸现场”。李云迪向乐迷表示道歉:“作为一个钢琴家我深知无论任何理由,都必须在舞台上交出一百分的表现,任何解释都是苍白的。”

认为不该将李云迪一棍子打死的一方则认为,嫖娼归嫖娼,但让李云迪就此告别中国的音乐舞台,就此“社死”,无疑是一大损失和遗憾。82岁“钢琴大师”刘诗昆10月28日即公开表示,“我感到痛心,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觉得我们社会应该给他一个机会,让他振作起来,好好地弹琴,为社会及公众服务。他毕竟很年轻,他还有很多路要走,不要把他一棍子打死。这件事令我觉得好遗憾。”随后,著名导演、广州电视台总导演、亚运会开幕式执行导演、世界大运会导演的何金德在其个人微博上搞了一场名为“以钢琴名义,好好听音乐,李云迪线上音乐会”的直播,其中亦透露了一则重磅消息,“李云迪可能会选择出国,这块大陆很难再响起他的现场音乐会了!他母亲说了,会离开这里,悲凉。悲催!”

这期间,一则自称来自李云迪母亲的贴文在网络疯传。据该贴文所言,“儿子将永远退出大陆乐坛,中国音乐界将不复存在世界级美誉称号的钢琴王子李云迪。强大的舆论及道德审判把我儿子送进了人间地狱,我想不久他将离开自己曾经心爱的祖国去异国他乡谋求生存。”

此外,该贴文还有一段对于中国当前舆论氛围的痛陈:“国人啊何时能明理是非理性些!都是娘生娘养的,为什么不能有点慈爱之心宽容地来对待单身青年呢?他轻微的违法对社会造成有多大的原则性危害呢?他对中国乐坛争取荣誉所做出的成就贡献怎么就忽略了呢?他为祖国的建设慷慨解囊捐赠了那么多钱款怎么就不记得了呢?在中国口水都能把人淹死,何不去淹死直接造成中国经济损失、真正触犯法律、败坏道德、贿赂枉法的贪官们呢?”最后,该贴文还透露,“耶鲁大学音乐学院邀请并希望李云迪来校当终身教授。”

至今仍无法确认该贴文是否真的出自李云迪母亲,不过从贴文内容来看,至少很大程度上代表了认为不该将李云迪一棍子打死一方的立场和态度。《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亦就此评论道,李云迪做错事,连带付出名利场上的额外代价也是必然。但李云迪毕竟不是吴亦凡,其违法行为对社会的危害是相对较轻的。希望互联网能够彰显惩恶扬善的爱憎分明,也要展现道义的丰富性,避免在任何方向上过犹不及。

而在防火墙外,李云迪嫖娼事件已经迅速变味,被涂抹上了浓重的政治意味。《纽约时报》在李云迪因嫖娼被抓的次日即发表文章,将李云迪嫖娼事件描述为一场别有用心的“恐吓政敌”的伎俩。“中国政府经常利用嫖娼指控来恐吓政敌,目前还不清楚李云迪为什么被针对,以及可能会面临什么样的惩罚。”此外,该文还援引纽约大学专门研究中国法律体系的法学教授孔杰荣的评论,表示“该案件缺乏透明度,令人不安。”孔杰荣说,“嫖娼是共产党针对政治对手的一种历史悠久的说法,不由得人们对这个案件产生怀疑。”

2016年3月31日,在俄罗斯莫斯科,中国钢琴家李云迪在巴尔维哈音乐厅演奏。(新华社)

《纽约时报》的上纲上线和妖魔化李云迪嫖娼事件令人瞠目,不过在这样的氛围下,一旦李云迪真的出走,防火墙外将其进一步政治化可想而知。而这,对李云迪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对于“劣迹艺人”,从2014年这一概念第一次出现至今的七年时间里,官方的态度趋于严厉和明确。2014年9月29日,广电总局下发“封杀劣迹艺人”的通知,其中“吸毒”、“嫖娼”行为被明确点名,出轨等道德问题则未提及,而由“劣迹艺人”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节目、网络剧、微电影等被要求暂停播出。

2018年1月19日,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宣传例会上,时任宣传司司长高长力提出广播电视邀请嘉宾应坚持“四个绝对不用”的标准——“对党离心离德、品德不高尚的演员坚决不用;低俗、恶俗、媚俗的演员坚决不用;思想境界、格调不高的演员坚决不用;有污点有绯闻、有道德问题的演员坚决不用。”另外,总局明确要求节目中纹身艺人、嘻哈文化、亚文化(非主流文化)、丧文化(颓废文化)不用。2020年11月,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为之前的政策打上了补丁,并表示“要切实采取有力措施不为违法失德艺人提供公开出镜发声机会。”

今年2月5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新制定的《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首次明确规定演艺人员应当自觉遵守的从业规范。《办法》规定,根据演艺人员违反从业规范情节轻重及危害程度,协会将监督引导会员单位在行业范围内分别实施1年、3年、5年和永久等不同程度的行业联合抵制,并协同其他行业组织实施跨行业联合惩戒。同时《规定》也给了艺人反驳的权力:受到联合抵制的演艺人员需要继续从事演出活动的,本人或者其所属单位应当在联合抵制期限届满前3个月内向道德建设委员会提出申请,经道德建设委员会综合评议后,给予是否同意复出的意见。

过去几年针对娱乐圈和演艺人员行为的规范,最大的源头起自于2014年10月15日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在这次讲话中,文艺的作用、文艺工作者的作用被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用习近平的话来说,“伟大事业需要伟大精神。实现这个伟大事业,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紧接着,习近平事无巨细罗列了文艺界目前存在的问题,并对文艺工作者提出了明确要求。

2016年10月10日,在习近平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两周年之际,中宣部在北京召开繁荣文艺创作经验交流会。(新华社)

在文艺界的问题方面,习近平这样说——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在有些作品中,有的调侃崇高、扭曲经典、颠覆历史,丑化人民群众和英雄人物;有的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以丑为美,过度渲染社会阴暗面;有的搜奇猎艳、一味媚俗、低级趣味,把作品当作追逐利益的“摇钱树”,当作感官刺激的“摇头丸”;有的胡编乱写、粗制滥造、牵强附会,制造了一些文化“垃圾”;有的追求奢华、过度包装、炫富摆阔,形式大于内容;还有的热衷于所谓“为艺术而艺术”,只写一己悲欢、杯水风波,脱离大众、脱离现实。

“人类文艺发展史表明,急功近利,竭泽而渔,粗制滥造,不仅是对文艺的一种伤害,也是对社会精神生活的一种伤害。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文艺要赢得人民认可,花拳绣腿不行,投机取巧不行,沽名钓誉不行,自我炒作不行,‘大花轿,人抬人’也不行。”

在对文艺工作者的要求方面,习近平这样说——文艺是给人以价值引导、精神引领、审美启迪的,艺术家自身的思想水平、业务水平、道德水平是根本。文艺工作者要自觉坚守艺术理想,不断提高学养、涵养、修养,加强思想积累、知识储备、文化修养、艺术训练,努力做到“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除了要有好的专业素养之外,还要有高尚的人格修为,有“铁肩担道义”的社会责任感。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还要处理好义利关系,认真严肃地考虑作品的社会效果,讲品位,重艺德,为历史存正气,为世人弘美德,为自身留清名,努力以高尚的职业操守、良好的社会形象、文质兼美的优秀作品赢得人民喜爱和欢迎。

基于这样的顶层设计,就不难想象2014年至今的诸多整顿与规范。而随着进一步规范化,曾经盛极一时的流量至上、资本为王的造梦游戏,也终于告一段落。作为驰名中外的钢琴家李云迪,从向娱乐圈靠拢的那一刻开始,已经注定其难逃时代洪流的裹挟,虽然盛名之下,但终究不过是这一时代浪潮里的沧海一粟。

就像北京警方在公布李云迪嫖娼的消息后,“平安北京”官方微博贴出一张钢琴键的照片所配的文字一样,“这个世界的确不止黑白两色,但一定要分清和划清黑与白。这个,绝对不可以错……”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