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美国挺台外交难避昔日在联大的惨败

 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就在10月25日中国政府纪念联合国大会通过2758号决议届满50周年之际,美国国内出现了大量借题发挥、枉顾事实和违背联合国宪章及国际关系准则的声音。这种声音来自三个方向,分别是美国国会、美国智库和美国国务院,主要指控北京对该决议存在误解和误导,目的是破坏台湾的国际地位。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第26届大会通过了名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PRC)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的2758号决议,这个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决定“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这是联合国成立以来美国外交遭遇的最大的一次挫败。当时的美国自认为在联合国掌控一定的主导权,最终却因非洲国家的支持以及个别西方国家的倒戈,导致美国无法在联大“一手遮天”。时任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私下向幕僚嘲讽道,非洲国家代表都不穿鞋的,美国却要(在联合国)把命运交给他们决定。

50年后的今天,美国似乎对于这一外交溃败还耿耿于怀,想借机否认该决议法律和程序效应。但现在的联合国,美国更加无法独大。仅凭国内议员的胡乱指控和行政部门的附和,根本无法改变这一历史性决议,更不可能得以修正。拜登(Joe Biden)民主党政府在联合国层面挺台,只会遭遇更大的挫败。

国会方面,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和军事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英霍夫(James Inhofe)10月25日在一份联合声明中呼吁以2758号决议通过50周年为契机,修正一直以来台湾在国际社会上被持续边缘化的不公正。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10月25日发表声明,指控中共“扭曲联合国2758号决议”,倡导“对台湾拥有主权”也是谎言。

美国跨党派国会议员的观点大多围绕“台湾在2758号决议中并未被提及”,“没有提到中国(大陆)可以在联合国代表台湾”,或者“该决议并没有涉及台湾主权的问题”。这种观点也得到了部分美国学者的响应。华盛顿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MF)亚洲计划主任、常在美台议题上发声的葛来仪(Bonnie Glaser)也认为中国是在扭曲联大2758号决议。她认为,该决议仅决定“中国”在联合国代表权议题,台湾参与问题仍未解决。

10月26日,蔡英文接受CNN专访,呼吁日韩澳都民主伙伴支持台湾。(台湾总统府)

美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26日发布的声明,明确支持台湾“有意义地”参与联合国体系,并鼓动其盟邦一道予以支持。主管中国、台湾与蒙古事务的亚太副助卿华自强(Rick Waters)也称,中华人民共和国错误使用(misuse)联大2758号决议,阻止台湾有意义参与。

这都体现了美国一部分人对中美建交历史的无知,对现状的误判。中国政府并没有排除台湾在国际的角色与合作。台湾能否或如何参与国际事务,必须遵循一中原则。“台湾国际空间被挤压”更多是美国左右两翼政客升级打台湾牌、台独势力对美游说相互作用后的结果,也是一种指控中国的借口。

台湾方面要找准时机,积极对外公关。对于布林肯和美国议员的这种声音,台湾领导人蔡英文10月26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专访时称,让台湾在联合国发挥更大作用是台湾政治各方的长期政策,并不担心这会激怒北京。她还首次证实目前有美军驻守在台湾,并强调她对美国协防台湾有信心。

美台的这种配合完全是有备而来,就是利用联大2758号决议纪念日契机,在联合国层面进一步拔高台湾,以此展现对华强硬的姿态。但是,美方的这种指控显得非常空洞,完全是利用联大决议偷换概念,试图借美国的模糊战略混淆主权界限。

1969年,尼克松上台后便要求自己的国安团队在各国积极展开游说,希望能够保持当时的“现状”,阻止PRC加入联合国。但为了对抗苏联,和中国开展贸易,以及劝说中国施压北越接受美国的停战条款,尼克松做出了让步,为访问北京铺路。虽然第三个目的最终未能经过访华得以实现,但他反映了美国政客的务实心态。

后来考虑到日本、法国、加拿大和意大利等均已和北京建交,尼克松政府在1971年再次做出让步,支持PRC加入联合国,但同时推出了支持ROC保持联合国席位的“双重代表权”提案。该提案明显是制造“两个中国”,在北京的明确反对下,最终被提案被进入表决程序就成为废案。最后,2758号决议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获得通过。

1974年4月10日,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在第二十九届联合国大会上发言。这是中国重返联合国后,中国国家领导人首次在联大会议上发言。(联合国新闻)

这一投票结果远远超出美国预料。尤其是墨西哥、法国和英国都投了赞成票。这让美国很有挫败感。

如果回顾这一历史背景,不难发现,当时联合国通过该决议合理合规,有一定的法律和程序效应和政治基础。最大的政治基础就是当时国际社会对“一个中国”原则的认识。尤其是当时的法国和英国,与PRC建交公报中都明确提到台湾属于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中,英国政府“认识到”(acknowledging)中国政府关于台湾是PRC的一个省的立场,决定撤销其在台湾的官方代表机构。

虽然用词上有些模糊,比如美方有人解读认为,“承认”(recognize)、“认识到”(acknowlege)台湾属于中国这一立场并不表示美国“接受”这一立场,但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做出和PRC建交决定和它们断绝与台湾的官方关系、撤销在台机构之间存在一定的共时性和因果关系,基本上反映了一中立场。而且,2758号决议无需提及台湾问题,是因为该决议案解决的就是确立PRC在联合国的“唯一性”和“合法性”。

另外,50年前美国力挺的是“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也就是国民党主政的ROC。而此时的台湾已经不是50年前的台湾,尤其是台独势力推动的去中国化行为,包括一些与ROC宪法相悖的表述,已经脱离一个中国原则。所以,美国政客和学者只强调价值观,而无视中国主权,就是违背历史事实和联合国宪章原则。

最后,台湾现在依赖美国谋求的是在联合国的“主权地位”,而美国谈的则是台湾参与联合国体系,或者参与联合国的组织。这二者之间留有的模糊空间,符合美国的战略模糊政策,使得美国可以继续利用台湾制衡中国大陆。但无论美国议员、官员和学者如何强调台湾的“价值”和“共同价值观”,终究无法弥补美国在联合国“挺台外交”的失败。美国如今在联合国的挺台尝试也注定不会成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