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幼童说起:中国软实力为何处于劣势?

 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本文作者为新西兰中华青年联合会会长,孙朕邦。

在错综复杂的中美关系当中,作为一名生活在新西兰的海外华人,我有机会站在一个相对遥远的位置进行观察,可以就一些问题提供自己的浅见。同时,作为一个在海外养育子女的家长,我也希望能够结合我在学习育儿、接触西方教育和社会文化的过程中积累的主观看法,就未来祖国在文化传播等领域中可以考虑的一些方向提出我的观点。

当不平等被视为“本当如此”

随着中国国力和影响力日益增强,现有的国际秩序在承受来自中国强有力的震荡。国际秩序中存在的一些除中美以外各国人民长期以来习以为常的约定俗成,正处于被打破和即将打破的阶段。

以资本主义为框架的全球生产链,以第三世界国家为底层,将生产所得的财富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输送。客观上看,这是不公平的,其对发展中和欠发达的国家的剥削长期存在,虽然不通过战争和殖民,却以“全球贸易”的手段存在。在这个过程当中,处于生产链底层的许多国家和人民,对于自己所处的不平等环境的态度是麻木的,面对欧美少数国家的掠夺选择姑息。

2013年12月3日,一位示威者在峇里岛登巴萨抗议印尼加入世贸组织(WTO)。印尼于1995年加入该组织。(Getty)

久而久之,这种顺从将不平等的贸易关系默许为合理的行为规则,以“本当如此”的态度接纳。这是在中国于21世纪快速崛起前,国际社会中存在的普遍共识。

而这种不平等的贸易关系,同时催生了另一个领域的不平等现象,即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中,与贸易剥削方向正好相反的输出:在经济生产中处于绝对弱势的被剥削国家人民,在文化思想领域同样在极弱势的位置上,对来自剥削者输出的文化和意识形态采取照单全收、全盘接受的态度,且几乎没有任何对于这种单向的文化涵化现象的反思和批判。

“美国利用坚船利炮掠夺弱小国家的财富,反过来将荷里活大片输出到弱小国家,在培养价值观趋同的民众的同时,通过贩卖文化作品在经济收益的角度上再收割一次——即美国与诸国的合作双赢等于美国赢两次”,坊间流传的玩笑话虽然简单,但已经指出了国际环境中的双重不平等。

这种不平等以某种文化霸权的形式出现在当今社会的各个领域,它是一种有关“如何定义”的解释权霸权,也是一种有关“如何表现文化、表现哪些文化”的选择权霸权,更是一种决定“谁可以表现文化”的决策权霸权。在中国崛起之前,这种文化霸权在全世界范围内是无人敢于撼动,甚至几乎无人敢于质疑的。

2021年9月23日,一位年轻女性在北京环球影城拍照留念。自9月20日开园以来,北京环球影城一度成为全城乃至全国热话。(Getty)

上尉摩尔和“丧事喜办”的英国媒体

作为一个海外华人儿童的家长,因为孩子中文阅读能力还在积累,因此我也接触了不少英文童书和绘本,对英语出版儿童读物的全面性和功能性心有戚戚。往大了说,通过绘本为载体,向全世界英语世界的下一代传播意识形态和价值观,英美等西方国家是这方面成功案例的先行者,同样也呈现出了上述的文化霸权。

今年2月份,英国百岁老兵汤姆・摩尔(Captain Tom Moore)去世,这位参加过二战的英军退伍上尉曾因为“百圈募捐”的举动被媒体关注。他的想法是在一百岁生日到来时,在自家院子里走完一百圈,为当时遭到疫情冲击的英国医护人员募捐1,000英镑。结果10天后他兑现许诺后,实际募捐总额达到了3,200万英镑。因此行动,他也在同年被英女王封爵。

公正地讲,老兵摩尔的行为的确有感人的正面意义,但讽刺的是,他自己却因为英国政府一系列糟糕的防疫举措,沦为疫情的牺牲品,被传染后因新冠肺炎去世。这样的结局对一位呼吁人类团结的老者所在的国家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讽刺。可是英国的传媒就能在某种意义上“化腐朽为神奇”,丧事喜办。

2021年4月1日,英国曼城北角一隅纪念摩尔上尉的墙画。(Getty)

不到一年时间里,围绕摩尔的童书就一口气出版了三本,其中有企鹅出版社的《一百步整》、“小人物大梦想”系列的《汤姆・摩尔上尉》等,纷纷出现在距离英国十分遥远的新西兰书店畅销排行中。这些书都基于真实事件拔高立意、升华思想,明褒老兵,但暗中是把花环给了英国王室和统治阶级。作为尊敬摩尔上尉善举的我来说,这些在疫情初期就忙着歌功颂德的儿童文学让我感到不齿。但架不住许多没有想那么多的家长,带着孩子流着眼泪共读。

今年早些时候,我曾在读书会里向新西兰家长们推荐清末抗击东北鼠疫的公共卫生先驱伍连德,希望他们可以向孩子们介绍当年这位伟大的医生。可当家长询问是否有具体童书作品时,我也只能找到一本名为《蒙面英雄:伍连德的故事》(Masked Hero: The Story of Wu Lien-teh)的英文绘本。这样为人类公共卫生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华裔英雄,不能被今天的中国儿童文学出版行业主动宣传,却被英文作者从他们的角度出发描述并创作,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而在一本名为《李医生与戴王冠的病毒》(Doctor Li and the Crown-wearing Virus)的儿童文学作品中,以武汉李文亮医生的事迹为基础,通过表现他“疫情吹哨人”的身份,讽刺中国政府在初期应对疫情时的作为。书中中国警察的形象被扭曲为阻止李文亮医生传播“疫情真相”,导致全世界人民因为疫情被隐瞒而承受巨大痛苦。如此歪曲事实的作品,不仅对于国家形象是恶劣的抹黑,对于李文亮烈士本人和家属也构成了伤害。该书于去年年中出版,从创作到出版速度极快,暗合当时美国掀起的就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污蔑中国的潮流。

2021年3月10日,Google曾在搜索首页以绘图方式纪念伍连德医生的142周年诞辰。(Google)

儿童读本中的意识形态输出

美国图书馆协会(ALA)作为英语出版物权威评审机构,也是英语世界家长选购童书时重要的参考依据,每年都会评出各榜单的年度好书。我因为是海外少数族裔,所以很关注他们的multicultural/多元文化类童书推荐。但这些年来我已经很少购买他们推荐的书了,因为大部分作品的价值观都是欠缺对社会深入思考、充斥盲目和激进的乌托邦主义。

对,不客气地说,都是一些美国都市中产阶级和新一代社会活动者,对历史问题和现实因素复杂的社会现象,所产生的脱离实际的“美好憧憬”,即“白左”思想。在这些作品里,都是回避历史和现实的对“黑人英雄”的构建、对华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乃至世界各民族历史和文化的挪用及曲解(有意或无意的)、以及在我看来很令人不佩服的、粗暴的美式意识形态输出。

比如2020年上榜的《乔伊:乔・拜登的故事》(Joey: The Story of Joe Biden),作者是现任美国第一夫人、他太太吉尔(Jill Biden),哪怕我是一个对各方面价值观较包容的买书家长,我也不能接受这样带着明显的政治意图的童书,打着善良和正义的大旗,出现在我孩子们的书房里。今年连拜登总统的狗都有了自己的童书绘本。出版方和媒体急于从特朗普造就的泥沼里对美国精神做拨乱反正,功利目的写在脸上,这种书孩子读了毫无裨益——然而,会遵从ALA版单买书的家长才是多数。

以上我举的是近年来的反面例子,但实际上英美、日本儿童文学和绘本出版界成功的正面例子数量更多。优秀作品和作家难以计数,我就不一一举例了。就公平地说一句,他们的确出发得早,效果也好,质量也高。

孩子们都是爱听故事的,他们不在乎听到的传奇史诗的主角是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还是花木兰。但是作为家长,我们似乎应该同时重视是谁在给孩子们讲故事,而故事里讲的又是谁。

因此,我非常希望看到祖国能够从儿童文学作品开始,加强对针对下一代的文化教育和引导的重视。不仅需要在政策的良性导向前提下,涌现更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和画家,及更广泛的中文图书,也需要将现有的优秀当代中国文学及文化作品加以翻译,通过海外华人家长这个群体,以市场化运作,推广到更广泛的国家和地区。令更多包括我的孩子在内的各国华裔和其他族裔下一代,有机会正面了解和认识中国及中国的政治、社会和文化。

美国图书馆协会的推荐书单于全球皆有强大影响力。即便是在中国内地,家长在为幼童购置读本时,市面上的选择也多是英美儿童读本的翻译版。(BookshopSantaCruz)

日常生活中举足轻重的“软实力竞争”

儿童读本只是个中一隅,涉及文化领域的解释权、选择权和决策权,着实尚有太多案例,譬如维基百科(Wikipedia)。

在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民众在信息的交流过程中,因经常接触到不熟悉的历史事件和知识,因此对于像维基百科这样的综合信息类平台的使用需求与日俱增。然而遗憾的是,维基百科上由世界各地的义务编辑编撰的内容,如今也在失去基本的客观性和公正性。

今年9月,维基百科以亲中势力渗透为由,封禁“中国大陆维基人用户组”七名编辑。这是一个阶段以来,维基百科的内容编辑和解释权逐渐被政治化的必然结果。在历史的定义和解释权方面,在这个全球点击率名列前茅的信息平台上,维护中国立场和中国人民价值观的编辑者正在被清理。维基百科上关于中国的若干条目,尤其以政治和历史类的资讯,开始出现令人担忧的政治性倾斜。越来越多的用户将会在浏览“徐蚌会战”而非淮海战役、“韩战”而非抗美援朝等条目,建立错误的认识和理解,从根本性转变为默许欧美文化霸权,对中国抱以扭曲和先入为主的看法。

维基百科的条目由全球各地的义务人士编撰而成。虽然维基百科会对编辑有所限制和规范,对看法及立场较偏颇的条目加注争议说明,但何时加注这些说明?针对哪些编辑内容进行限制和规范,则也受到一定“政治正确”的影响。(Getty)

考虑到这其中的青少年用户的比例,这是决定未来胜负天平如何倾斜的、在当下容易被忽略的一件事。我们更倾向于去关注产业链中被西方技术“卡脖子”的核心科学技术领域,却往往忽略像维基百科这类在日常生活中扮演举足轻重角色的软实力竞争。

目前,中文百科类平台仍然以包括百度百科在内的、纯粹由企业来架构的平台为主。然而这些平台为了追求商业利益,不惜牺牲信息的实用性和可信性,不仅在祖国境内的用户中造成怨声载道的结果,在国际舞台上亦完全没有竞争能力。

维基百科去商业化的运营模式,是我们可以借鉴的。祖国有关部门或可以考虑,开发一个全新的,非商业主导的中文综合百科平台,将定义、介绍和传播历史和思想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以上是我的一些浅见。

孙朕邦,新西兰中华青年联合会会长

2021年10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