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燃烧吧冰雪 厉兵秣马战冬奥

 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共设7个大项、15个分项、109个小项。目前,中国运动员正在全力备战,对于中国来说,很多项目起步都比较晚,有的参赛队伍甚至刚刚组建五六年。距冬奥会开幕100天之际,赛程近在眼前,参加国家队集训的运动员们准备好了吗?他们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追赶上差距呢?面对这样一个艰巨的任务,国家会给他们怎样的支持?最近,记者走进正在坝上进行集训的国家越野滑雪集训队,了解他们的备战情况。 

  北京正北400公里是坝上草原,这里曾经是清代皇族狩猎场所,如今,是国家越野滑雪集训队的起锚之地。每周一次的强度测试,是对运动员训练成果的集中检验。

  作为基础大项,在北京冬奥会上,越野滑雪将决出12枚金牌。届时,首枚金牌将在越野滑雪女子双追逐项目上产生。为了实现北京冬奥会“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的目标,越野滑雪是必争之地。由于历史原因,我国越野滑雪的储备人才少之又少,注册运动员不足300人。在体育总局的支持下,通过跨界跨项选拔,在全国范围内由外籍教练按照冠军模型筛选可造之材。经过反复淘汰,组建了一支国家越野滑雪集训队。全队35名队员中,来自全国13个民族,80%是从跨界跨项选拔中脱颖而出。他们中的许多人,在集训之前甚至没有见过冰雪。

  建队之初,这些几乎是零基础的年轻人初次到国外集训,曾经引发国外媒体的质疑。

  比赛成绩历史性突破,并争取站上领奖台,这就是这支全新队伍需要完成的任务。这意味着这支平均年龄不到23岁的队伍,需要用不到4年的时间,走过冰雪运动强国数十年走过的路。

  与大多数运动员不同,池春雪是一个年轻的老队员,她是参加平昌冬奥会越野滑雪项目仅有的四名中国选手之一。在女子30公里集体出发项目中,在全部47名选手中,仅名列44名。

  那时候,她刚刚过完20岁生日,那场比赛带来的刻骨的挫败感,正是她备战北京冬奥会的动力。

  老将李馨,30岁,是队里唯一参加过索契和平昌两届冬奥会的老队员。两次参赛,两次铩羽而归。

  不幸的是,在一次速度训练中,李馨重伤。受伤的一个月是最难熬的时光。

  全天,池春雪所在的超长距离组训练内容是自由式滑雪33公里,加上传统滑轮24公里,训练时长为5小时35分钟。越野滑雪有“雪上田径”之称,作为冰雪运动最艰苦的超长竞技项目,对运动员最大摄氧量、耐力、速度等指标要求极高,每一次出发都是挑战人类耐力与速度的极限。按照教练组安排,伤病恢复期间,李馨更多是在器械上完成技术细节的打磨。

  队里的14名外籍教练,分别来自挪威、爱沙尼亚、芬兰、美国和俄罗斯等滑雪强国。他们不是前世界冠军,就是硕果累累的冠军教练。

  每个重点运动员的背后,都会配备一个包括主管教练、体能训练、机能监测、损伤康复、膳食营养等专家的复合型团队,来保障运动员高效训练。

  在国家越野滑雪集训队,每个运动员的训练数据会被实时搜集。

  在坝上国家雪上项目训练基地,科技元素无处不在:运动员可以通过风洞测试学会有效地减少风阻,可以在圆盘滑雪机上锻炼弯道技术。超低温冷疗、漂浮舱等恢复设备可以让运动员尽快走出疲劳状态。科技,为冰雪运动弯道超车插上了一双隐形的翅膀。

  作为领队,张蓓见证了训练基地日新月异的变化。从三年前的捉襟见肘,到如今的应有尽有。

  在基地丘陵地带,依据山势起伏,蜿蜒着一条世界上首个气膜越野滑雪赛道。

  每个周四上午是例行强度测试训练,即使对于已经习惯了超负荷训练的越野滑雪队员们来说,这也是一次炼狱体验。

  在功率自行车和滑雪测功仪上,运动员需要全力以赴,连续做足十组动作冲击体能极限。

  以运动员为中心,以教练员为主导,以科研人员为支撑,以竞技表现提升为目标。在坝上、在崇礼、在延庆……国家集训队的运动员们正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全面突破而拼尽全力。他们正在创造属于中国的冰雪运动奇迹,他们正在点燃中国冰雪运动的“火炬”。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