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3日,《纽约时报》发表一篇题为《中国铁腕病毒清零政策背后的百万“螺丝钉”》的文章,由该报记者袁莉撰写。公开资料显示,袁莉出生于宁夏,曾供职于新华社,后来加入《华尔街日报》,并于2018年5月加入《纽约时报》。

在新冠疫情以来该报瞄准中国的许多报道中,这并不是最显眼的一篇,但可能是最荒唐、最充满偏见的,以至于连美国网友都惊呼“太疯狂了”。

文章用不少西方媒体“俯视”东方的一贯笔调,描述了近期发生在西安疫情期间的若干侧面,指责在中共眼中,“控制病毒是第一位的。人民的生命、福祉和尊严排不上号。”

这名记者挑选的案例在中国舆论场也受到广泛批评,如因个别医院拒诊导致孕妇流产及病人亡故。另如封控期间私自离开小区的居民受到粗暴对待。

这些事件无疑暴露出西安当地社会治理水平的不足,应负责任的相关个人、企业及官员已相继付出代价。从官方到民间,中国舆论场对此类错误做法不乏批评,一些更深层次的讨论也正在进行。

在政府层面,中国主管公共卫生的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在疫情期间赶到西安。后续可以看到,当地管控过程中发生的问题在体制内得到反思,新近爆发疫情的天津、深圳等地,均出台了相关措施以杜绝类似事件的重演。

当然,这位记者的“思考”绝不会就此止步,前述文章感叹“这么多的官员和老百姓甘当威权主义政策的推动者”,“中国的政治机器何等僵化,在一门心思追求零感染政策上多么无情。”

在该篇文章看来,中国政府“控制病毒”似乎同“人民的生命、福祉和尊严”是截然相反的两面,它们之间有某种正常人难以理解的对立关系存在。

已有数十万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疫情。 (AP)

为了证明这一点,这名记者引用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概念。她借网民之口称那些“以满腔热情帮助执行政策的社区工作人员大军”犯下了“平庸之恶”,并详细解释这一概念是指支持、帮助纳粹大屠杀的德国普通人,将之类比与“像西安这种事情”。

这不禁令人想发问,作为一位供职于有世界声誉的著名媒体的记者,这是什么疯狂又恶毒的比喻?

将中共比作纳粹?将新冠病毒比作犹太人?将控制疫情比作种族灭绝?

那么这名记者是否认为,死于新冠疫情的数十万美国人,都是为了“反屠杀”正义献身,理所应当失去生命?

在批评中国时,对中共体制带有敌意的偏见似乎模糊了这些所谓专业记者的道德底线,竟不惜将曾经的纳粹反人类暴行与中国国家防疫政策强行联系在一起。

他们的归因逻辑遵循着一条立场先行的原则,任何偶发的、机制性的、个体过失性的事件,均是中共体制恶意炮制、有意为之的。但当体制真正就相关问题有系统性改进时,他们又通常视而不见。

媒体的批评应建立在客观中立的视角之上,至少也要努力装装样子。如该名纽时记者这样,因敌视中共而将防疫抗疫做最大程度的妖魔化,实属传媒史之罕见。他们常常自诩新闻自由,但面对中国时,却甘于自闭在偏见思维作怪的狭隘牢笼中。

虽然中美体制有别,但不意味着中国就天然是“恶”的,这在日渐尊重个体差异,鼓励多元发展的美国社会,难道不是最正确的“政治正确”?很可惜,《纽约时报》的该记者并不能在这一点上与其他美国民众同样进步,而是呈现出令人瞠目的倒退现象。

这不是疫情以来从新华社出走的袁莉第一次带着有色眼镜批评中国,也不是《纽约时报》第一次在中国问题上展现傲慢与偏见。所不幸的,席卷世界的百年不遇疫情仍没有带来哪怕些许认知改变,让他们睁眼看中国;所幸的,这样恶毒的类比与疯狂的妖魔化已经越来越没有市场,最终只能在事实面前自觉无趣地沉默下去,没有意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