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6日,由解放军派出的一支由84名军医组成的卫勤分队,已按计划携带装备抵达与中国广西东兴市一河之隔的越南广宁省芒街市,开始“和平救援—2021”行动。此次行动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解放军军医部队首次成建制出国执行任务。但中方此次行动的意义也不止于此。

资料显示,自10月下旬以来,随着越南当局迫于现状,采取“谨慎地适应伴随着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生活”的态度, 中国一侧防控疫情的压力也随之加大。到11月18日,随着越南每日新增患者再次破万人,广西等地也先后在越南方向的入境人员中检出新冠患者。

中国东兴与越南芒街之间的交流从2014年控制走私之后就在迅速加强,目前,这个越南农产品输入中国的重要关卡的作用已经引起了越南当局的高度重视。(路透社)

考虑到芒街至东兴方向是重要的进出口通道,中越双方都有控制疫情的实际需求,越南农业部为确保其进出口中国产品的“具备国际标准和惯例形成的生产和供应链”,已专门向中方省、市级政府寻求协调与合作,以确保边境口岸区和芒街城区是“绿色安全区”。此次解放军军医因防疫而过境的行动就值得注意:一场有针对性的“抗疫援越”也具备了低调启动的前提。

根据中越两军及芒街市政府消息显示,越军从11月26日起就为此次演习做好了准备,芒街方面也从12月1日开始为演习专门调度电源、场地、物资。此举并不仅仅是为了展示双方演习的排场,而是为了立即在芒街建立一所可用于防疫行动的医院。

到12月6日,解放军即为此次行动调动野战帐篷医院系统、野战急救车、卫生防疫车等新型卫生装备越境,并在芒街市中心的“传媒和文化中心广场”搭建起一座中国标准的二级医院。

设在河内黄梅郡安所坊的隔离病院并不能解决河内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到12月,河内也开始鼓励患者和密切接触者居家治疗而非就医。(越南快报网页截图)

解放军的这一行动对于越方来说是熟悉而陌生的:越方固然在近几个月的疫情期间改建、搭建了一些类似规模的“野战医院”,但每一座“野战医院”的建设周期均在两周至四周不等。在河内地区近期因疫情竟要求部分患者及密切接触者“在家治疗”时,越方有必要加快启动类似设施的进度,来自中方的建设经验和相关设备似乎就可以解决一些基本问题。

此外,解放军调往越南参加演习的军医团队也大多有海外维和、支援武汉等经验,这对于缺少熟练医生的越南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教学机会。对此,越方专门派出越军最高水平的108军医院专家,以及近期应对海防地区疫情的越军第三军区军医人员前往观摩学习,同时还调集传统医学院、军医学院学员参与行动。

在解放军积极展示“科学抗疫和野战急救的新成果”,与越军同行交流“灾情与疫情叠加、救援与防疫并行”的相关技术之际。6天的演习已经显出了一种紧急培训的意味。此举或许也有助于越方以越军为中心,在地方建立起相对可靠的防控机制。而芒街的医院就成为一种具备象征意义的信号。

事实上,从2021年8月下旬越军调动四万名以上的军警、军医进入胡志明市,以军管方式控制疫情后,此次军管的结果也让越南国内外的各界人士发现,一旦越南有事,相对于其部分人浮于事的公务员系统,具备更强组织性纪律性的军队才是值得依靠的对象。

到2021年7、8月的大规模疫情后,长期疲于奔命、工资相对较低的一线医护人员也出现辞职潮,为此,河内方面在9月中旬为大范围接种疫苗,甚至需要调动多个省份的军医进京。事已至此,中方对越军在卫生物资等领域的支援,在疫情客观环境下已成为对越南最为有效的支援。

在越南北方地区,控制疫情尚具备一定的可操作性。(越南快报网页截图)

就目前局面来说,在11月中旬和12月上旬两次出现局部疫情高峰,累计患者超过800人的广宁省地区似乎也正急需一场专门行动。也就在两军军医展开演习的同一天,芒街市人民委员会(即市政府)与越南农业部以及中国东兴口岸还专门开会,商讨双方“在疫情防控方面进行协调和合作”,在奥密克戎变种肆虐全球,越南全境高危风险区不断增加之际,解放军在芒街设立的医院或许也只是开始。中越双方可能还将继续依托两军传统渠道,展开一场低调但有效的援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