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寰宇】美国霸权锈蚀处处 谁是最大的祸首?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二战后美国崛起,成为民主阵营霸主,与苏联领导的共产阵营对峙,世界格局由战前的多元并存,转变为两极对立,开启了国际局势新篇章。70多年后的今天,检点国际关系变化,却发现美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似乎有了根本改变,显得步履蹒跚,举止失措,过去那种两大超级强权之一到单极独霸的意气风发,似乎都成了明日黄花。

二战后美国实力领先群雄

影响国家兴衰最重要的就是国家综合实力,其中又以经济力量最为重要,因为军事、贸易、货币、科技、外交等都靠其支撑,经济实力不足,就是基本实力欠缺,叠加在其上的其他政策自然难以发展。领导人是否英明,战略与政策设定是否得当,落实是否到位等自然也至关重要。

二战后美国综合实力称得上举世无敌。大战结束之初,美国财力雄厚,在西欧推出马歇尔计划,帮助欧洲重建,对于战后欧洲经济复苏大有贡献,对亚洲的盟国也不吝资助,确实有大哥姿态。

1947年6月5日,美国国务卿马歇尔(George Marshall)于哈佛大学毕业典礼发表演说,提出“欧洲复兴计划”的构想──又称为“马歇尔计划”,希冀能挽救二战后欧洲的残破经济。前排右边第三位即马歇尔。(The Harvard Gazette网站)

二战期间美国带头规划战后国际秩序,保障国际社会安全,当时就对联合国、布雷顿森林体系等有了腹案,采取行动,战后次地诞生运作。战后美国国力鼎盛,一国的GDP就占近世界之半,在联合国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苏联虽为共产阵营盟主,军力也不差,但经济实力与美国相较就瞠乎其后。

美国显现疲态

盛世维持不易,1970年代以后,美国显露疲态,特别反应在美元币值上。布雷顿森林体系创建美元与黄金挂钩制度,即金汇兑制度,规定35美元可兑换一盎司黄金;1970年以后,黄金价格节节上升,此制摇摇欲坠,最后迫使美元与黄金脱钩,改采浮动汇率,布雷顿森林体系也在1973年宣告结束。

1944年时任英国财政部顾问的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John Keynes)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上就重建战经济秩序发表意见。(Reuters)

不过四分之一世纪,美国经济就由盛而衰,追究起来,主要原因在打了两场区域战争,即朝鲜战争与越战,打掉了不少钱。美国长期在北约盟国、日、韩、菲、台等地驻军,开销不小,再加上海外投资、旅游等开销,美元发行量已经远远超过黄金储备。

在美元币值动摇时,美国的对外贸易也发生变化,美国以往都是用贸易出超来弥补其他对外开销。1975年时美国外贸出超达124亿美元,但这有如回光返照,成为20世纪美国最后一次出超,此后入超成了常态。21世纪以来,逆差规模更是年年扩大。大量的外贸赤字让美国经济更加欲振乏力。

美元、美债、美军,这“三美”号称是美国霸权支柱,任何一项都出不得问题。美元与黄金脱钩后,信用堪虑,为了维持美元国际通货的地位,美国压迫沙特等产油国答应,石油买卖只能用美元结算,“石油美元”的出现稳定了美元信用与流通,加上银行结算的电汇制度,即SWIFT体系掌握在美国手上,美元地位难以撼动。

霸权的再巩固

1970年代后美国因为实力不济,改变战略,推动联中制苏政策,这是一个很大的战略转变,松动了僵化的两极对抗,中美关系有了戏剧化转折。这以后美国对苏联启动和平演化政策,取得相当成功。1980年代,苏联总书记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被里根(Ronald Reagan)与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骗得团团转,戈尔巴乔夫在苏联推行开放政策,获美英高度支持,并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其实苏联内部问题甚多,难以承受政经双管齐下的开放政策与震荡疗法,最终导致苏联解体。

1985年11月19日,时任美国总统里根与时任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瑞士日内瓦的一个船屋里举行了历史性的“炉边谈话”。(Getty)

1990年代伊始,苏联崩解,老布什(George H. W. Bush)又在伊拉克战场取得大胜,好事成双,美国一跃成为国际社会唯一超强,霸权更上层楼。克林顿(Bill Clinton)上台后积极推动其“新经济”政策,克氏还真有两把刷子,八年任期内美国经济成长惊人,失业人口大幅降低,政府赤字归零,离任时还有盈余。这成绩来自克林顿积极推动计算机信息产业,促成硅谷发展,服务业扩充;推动全球化政策,签署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成功转型关税暨贸易总协定(GATT),成立了世界贸易组织(WTO),经济开始对外扩张;放松对金融业的管制,但这也埋下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地雷。

美国实力再度迈向巅峰。苏联既解体,联中制苏政策当然秋扇见捐,但演化政策还是可以在中国推动。克林顿在1994年将对中国的最惠国待遇与人权问题脱钩,2000年协助中国加入世贸。但美国对中国还是有敌意与戒心,否则不会发生1993年银河号事件、1999年南联炸馆事件,以及2001年的南海撞机事件。

“反恐”与经济空心化

影响美国国力的莫过战略选择的错误。战略错误,政策自然走偏,21世纪美国最大的战略错误是以发动战争的方式进行“反恐”,将自己绑在阿富汗与伊拉克的战争中。保守估计,20年战争美国花掉了及欠下了估计约8兆美元,这是多惊人的天文数字!“9.11”事件确实惨绝人寰,美国可以报复,但是用什么方式?什么态度?可以商榷,战争显然不是好办法。现实印证,20年“反恐战争”打下来,不仅把美国打穷,还越打越“恐”。

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认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好战的国家,他在2019年告诉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美国242年的历史中,只有16年没有打仗。到现在美国在全球还拥有800个军事基地,占全球各国拥有海外军事基地的95%。这样年年争战,美国能不穷吗?

美国在全球拥有大量的军事基地,图为位于韩国京畿道平泽市的驻韩美军乌山空军基地,美国F-16战斗机准备降落。(VCG)

克林顿任内经济表现亮丽,但如果继任者没有能力随时因势调整,则他的自由贸易、全球化、发展信息产业、宽松金融等政策带来的后遗症将会十分严重。21世纪开始后美国贸易逆差不断上升,2008年金融危机,实体产业空心化,贫富差距拉大,社会两极化,政治民粹化,极端势力出现等都是克林顿政策的遗毒。唯一正面的结果就是科技创新产业一枝独秀。

美国霸权遭腐蚀有其外在与内在原因,外因只要美国收手,减少干预就可止损。内因不容易解决,因为牵涉到调整经济结构、弥合社会撕裂、拉近贫富差距、改革税收制度、健全健保制度、停止政党恶斗、解决移民与枪枝管制、消除民粹等,没有一样是简单的。举例而言,为解决“铁锈带”失业问题,特朗普呼吁美国企业回国,政府并愿意提供迁厂补贴,但效果甚微。原因很简单,企业有群聚问题,如果不能整合上下游供应链一并搬迁,回美国后连找颗螺丝钉可能都不容易,更不要谈美国工人的工作态度与绩效,美国工会庞大的影响力。

新冠疫情揭露体制问题与治理能力

美国民主体制发展至今已经问题丛生,但外界还很难看清。新冠(COVID-19)疫情犹如一阵狂飙,掀开了蒙在各国头上的面纱,露出了各国真面目。也像一场世纪考试,让每个国家都承受了应急应变的考验,从考验中可看清一国制度良窳,领导人治理能力,社会动员力与配合度,国家如何带领人民,从类似战争的疫情中,以最小的代价脱困。

统计数字可以说明各国应对新冠疫情成绩,而比较中美两国情况就可得窥全豹。疫情首先在中国武汉爆发,在完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中国采取断然措施,将武汉封城,防止疫情向外扩散,再动员全国医护支援武汉,最终用76天控制住情势,武汉解封。截至2021年10月21日,人口14亿多的中国,确诊人数96,622人,死亡4,636人。美国疫情爆发在欧陆国家之后,比中国至少晚两个月,但特朗普政府对疫情掉以轻心,完全置之不理,不要求民众采取任何防护措施。拜登(Joe Biden)上台急忙接种疫苗,要求民众戴口罩,但伤害已经造成。3.3亿人口的美国,目前确诊人数46,144,047人,死亡752,893人。中美防疫成效高下立判,这也反映了中国体制与治理能力的优越性。

2021年1月19日,美国华盛顿特区,拜登宣誓就职前一晚,在林肯纪念堂倒影池周围举行点灯仪式,纪念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丧生的40万美国人。(AP)

每个国家在疫情中都受到伤害,但程度不同。中国防疫成效较好,社会与经济活动受影响小,经济率先复苏,生产大量医护物资及疫苗支援各国需求。美国疫情严重,商家关门,公司实行远距上班,学校远距学习,失业人口大幅增加,供应链接不上,物资短缺,国家不得不给与援手,大幅印钞纾困,以致债台高筑,引发严重通胀。现在美国国债早已超过28.4兆的天花板,两党一再协商增加了4,000亿额度,但也只能维持到12月3日,到时是再提高举债上限,或干脆取消上限,还很难说。反正虱多不痒,债多不愁,美国一向以邻为壑,印钞是拿手绝活。

小布什(George W. Bush)以来,美国预算与国际收支都是赤字,但美国不惊不怕。因为花费大于收入,所以美国以大量印钞,操控双率(汇率与利率)等手段,不时来薅其他国家羊毛。换言之,美国的赤字最后都成了其他国家手上一堆可能兑不了现的美国国债或不断贬值的美元。其他国家未必都是傻瓜,美国这一套空手套白狼的戏法玩多了,大家也都起了戒心,现在愿意接盘美债的国家已经不多。

走到今天,国际社会除了忌惮美国军力,不得不敬它三分外,都已看出美国是个空心大老倌。甚至军力也引起疑问,美军如真强大,为何20年前发兵打塔利班,20年后塔利班仍稳坐阿富汗江山?美国还从喀布尔狼狈撤军?这种情况下美国霸权要不生锈也难。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虽然美国霸权锈蚀得厉害,但在发达国家中它的实力还是强冠群伦,本来可以长居舒适圈内,但突然东方冒出个异类的中国,原来没放在眼中,想不到不过几年,却发展成为美国有史以来,碰到的第一个全方位对手。

美国看中国不顺眼原因甚多,如意识形态不同、政治制度不同、文化历史背景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经济模式不同、种族不同、语言不同等。这也罢了,如果中国愿意停留在入世时的经济发展阶段,中美经济互补性大,两国也可相安无事。奥巴马(Barack Obama)甚至坦率的说,“如果中国人都过上美国人的生活,这个地球就会承受不了”。

2019年时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的斯金纳(Kiron Skinner),在美国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举办的论坛中表示,美国与中国乃“全然不同的文明和不同意识形态的对抗”,而美国此前从未面临过这种对抗。她还提到,这将是美国首次有一个非白种人的强权竞争对手。(Reuters)

但是中国已经蛰伏了一两百年,不再甘于停留于现状,求发展是所有中国人的共识。中国不是要追上谁,胜过谁,取代谁,单纯的就是想超越自己,希望明天中国会更好,可以保障自己的安全。再说美国人过的生活怎么中国人就不能过?美国从来就防着中国,这不带玩,那不给,中国人只能自己拼命研发,虽然多费了点时间,绕了圈子,但肯定值得。美国现在特别在意中国创新科技发展,因为中国已经在不少科目上出现了反超。

美国霸权因锈蚀而千疮百孔,最大的祸首是美国自己。西方民主走到现在已经难以为继。在美国国内,民主变成民粹,放任的自由,被践踏的法治,难以运作的宪政体制,使政治秩序要嘛濒临崩解,要嘛成为死结。从最近两次大选可以看出美国欠缺政治人才,选民素质不高,制度也有缺陷,不然如何会选出疯狂如特朗普,老迈如拜登这样的总统。令人担心的是2024年特朗普会卷土重来,拜登年迈,民主党看不出有哪位人物可接班,乱局只会更乱。

经济方面,美国资讯、互联网、人工智能、芯片等创新科技挑大梁,金融业、军工复合体产业欣欣向荣,其它实体经济、基础建设则不堪一提,经济结构相当畸形。军力虽然强大,但也有不足之处,如10月2日海狼号核动力潜艇在南海撞伤后,浮航奔赴关岛,却没有修缮设施与人员善后。为美国计,应多将心力放在国内,没有安定的内政,外交是没有底气的。

在国际,标榜民主人权的美国不应再用两套标准来应对发展中国家,国际社会也应民主化,以维持国际安全与繁荣。国际争端应通过联合国机制,在谈判与协商的基础上和平解决,而不是动辄祭出美国的国内法、长臂管辖,罔顾国际法规,打压、制裁、封锁他国的实体法人或个人,甚至掳人勒索以遂己愿。更不应动辄出动军舰航母战机四处“自由航行与飞越”,搞得区域情势杀气腾腾。

2021年10月27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参加东盟峰会。(AP)

美国要懂得看“势”,国际社会的权力结构从二战前的多元,走向战后的二元,再走向单元,是大趋势所推动。今天中国崛起,欧盟、俄罗斯与东盟各据一方,未来印度也将壮大加入,国际社会再度多元化的趋势是挡不住的。莫说美国霸权已然锈蚀处处,难以修复,就算今日霸权依然,也挡不住多元化潮流冲刷,接受现实吧!

(本文作者张麟征,系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名誉教授;经《海峡评论》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美国霸权锈蚀有解方?国际社会多元化的趋势挡不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