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银行28亿存款质押事件尚未查明,科远智慧和浦发银行又打起了口水战。11月中旬,科远智慧(002380.SZ)全资子公司近3亿元存款遭“莫名”质押事件在资本市场上闹得沸沸扬扬。

  11月24日,浦发银行回应称,经该行核查,科远智慧年审会计师收到的“2020年底银行存款询证函回函”非该行出具。

  同日晚间,科远智慧在长达7页的回复函中表示,询证函每项的询证信息都加盖了“相符”章和经办人为“贾某某”印章予以确认,复核人填写为“王某”,日期签署为“2021年4月8日”并加盖了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南通分行营业部业务章。

  浦发银行:文件是假的

  科远智慧晒证据反驳

  2.95亿存款离奇质押,浦发银行11月24日再度发声回应该事件。

  浦发银行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声明表示,浦发银行南通分行已于11月15日向公安机关进行了刑事报案,并提供了相关业务资料;同时,浦发银行成立了由总行行领导牵头、总、分行相关部门组成的工作组,对相关业务开展全面排查。

  浦发银行还表示,经其核查,科远智慧年审会计师收到的“2020年底银行存款询证函回函”非浦发银行出具,浦发银行南通分行已将相关证据资料提供给公安机关作进一步查证。

  对此,科远智慧回应称,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公司子公司南京科远智慧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南京科远”)存放在浦发银行南通分行营业部的款项,采用了财政部办公厅、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印发《银行函证及回函工作操作指引》的通知中规定的银行询证函格式。从询证的主要信息来看,智慧投资的存款均不存在冻结、担保或其他使用限制。

  科远智慧年审会计师称,浦发银行南通分行针对上述询证函每项的询证信息都加盖了“相符”章和经办人为“贾某某”印章予以确认。并在上述询证函的结论项中 “经本行核对,所函证项目与本行记载信息相符。特此函复。”的栏目中填写:“第一项至第十四项询证无误”。经办人填写为“贾某某”并加盖印章,复核人填写为“王某”,日期签署为“2021年4月8日”并加盖了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南通分行营业部业务章。

  此外,科远智慧还指出,上述银行存款实施了审计程序并获取了相关5条证据。科远智慧年审会计师强调,其是直接收到了浦发银行南通分行邮寄的回函,函件未通过科远智慧及其相关单位和相关人员的中转。“收到回函后,我们查询了相关的物流发件地址,经查验寄件地址为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桃坞路服饰城1号是浦发银行南通分行的地址。我们也关注了物流行程状态,未发现异常情况。”该会计师说道。

  据此,科远智慧认为公司2020年年报关于银行存款质押状态的披露是真实准确的,如今浦发银行方面否认,事情恐怕还存在着更多内幕待曝光。

  离奇质押,各方均称不知情

  11月15日,科远智慧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南京科远智慧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于2020年11月10日使用暂时闲置的自有资金4000万元购买了浦发银行南通分行定期存款,产品到期日为2021年11月10日。因质押融资方南通瑞豪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未能按时偿债,公司迟迟未收到该笔资金。

  公告显示,南京科远共有8笔一年期存款放在浦发银行南通分行,总额为3.45亿元。其中,到期未能赎回的金额为4000万元,未到期显示被质押状态的金额为2.55亿元。

  “公司对上述所有质押行为毫不知情。”该公司在公告中数次强调。

  科远智慧同日称,公司管理层第一时间积极与浦发银行沟通,催收上述产品的兑付款项,并已于2021年11月15日向警方及中国银保监会江苏监管局报案。

  当日晚间,浦发银行亦表示向公安机关进行了刑事报案,并提供了相关业务资料。后续,浦发银行将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工作,切实维护相关各方合法权益。

  蹊跷的是,这笔质押担保的融资方——南通瑞豪贸易公司大股东的回复也语焉不详。该公司大股东曾向媒体称,他本人与南通瑞豪贸易没有实质上的关系,对融资的事情毫不知情。

  根据目前各方信息来看,浦发银行存款被质押一事,几方各执一词,如同渤海银行28亿元存款莫名被质押一样,陷入“罗生门”。

  科远智慧披露的财务情况显示,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科远智慧在资产方面,持有货币资金4.76亿元,流动资产合计18.35亿元,总资产合计30.65亿元;在负债方面,流动负债8.19亿元,总负债8.35亿元,本期资产负债率27.25%,流动比率2.24,优于同业水平。

  银保监会:

  加快补齐内控合规管理短板

  记者25日从银保监会了解到,银保监会办公厅日前发布通知,督促银行机构筑牢内控合规“防火墙”,切实维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夯实银行业高质量发展根基。

  银保监会明确要求,聚焦风险漏洞,加快补齐内控合规管理短板。

  通知指出,当前银行贷款“三查”不尽职、统一授信管理不到位、销售适当性要求执行不力等问题仍然突出。各银行机构要把常态化的强内控、促合规与阶段性的补短板、除顽疾相结合,聚焦问题多发环节和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领域,明确重要业务的风险控制点和管控措施,增强系统关键节点的刚性控制,强化制度执行和监督评价,加强声誉风险管理。要围绕近期风险事件,深入排查内控缺陷,加大日常检查巡查力度,强化对分支机构和各经营单位的管理约束,对屡查屡犯、整改进度缓慢的要督促处理,从根源上整治虚构贸易背景、授信审查不严等顽瘴痼疾,切实提升风险管控水平,彰显内控合规管理建设成效。

  通知认为,部分银行重要岗位关键人员管理有效性不足,案件风险事件频发。要求各银行机构要进一步加强岗位有效制衡,规范不相容岗位管理,严格落实重要岗位轮换、强制休假及任职回避等监管要求,将相关执行情况纳入绩效考评中。要强化员工劳动合同管理,严厉打击参与民间借贷、非法集资、充当资金掮客、经商办企业等行为。要提升操作风险的监测预警能力,抓早抓小、防微杜渐。针对重要岗位关键人员,要丰富监测手段建立更为严格的异常行为排查机制,对有章不循、违规操作的要严肃处理,提升从业人员风险意识和规矩意识。

  通知特别指出,应清醒看到,当前银行业面临的经济金融环境复杂严峻,一些长期积累的矛盾和问题集中暴露。有的银行落实国家宏观政策不力,有的银行授信管理领域问题屡查屡犯,有的银行监管套利手段花样翻新。特别是近期发生的存单质押票据业务、个人信息安全等风险事件,社会影响恶劣,损害了银行业的整体声誉,暴露了相关银行风险合规意识淡薄、业务潜在风险评估不足、核心管理制度与控制措施缺失、内部员工道德风险突出等问题。亟须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加快弥补管理缺陷和漏洞,从根本上扭转重效益轻合规、内控要求为业务发展让路的局面。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央视新闻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