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美贸易战、科技战开始到新冠疫情爆发,有关“去全球化”之预测甚嚣尘上,不过,2年多下来,大部份的产业变化与数据证据都显示,“去全球化”并未发生,真正发生的是似乎只是“中国+1”。

中美争端让供应链迁移离开中国,疫情让中国生产运作停顿时,各国都感受到生产与供应键集中在中国的风险,外界都认为供应链会离开中国、回到母国或“市场边缘”,有些国家甚至由政府出资鼓励企业迁移出中国,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下降、“去全球化”正发生中。

不过,日前美国哈佛甘乃迪学院高级研究员格林(Megan Greene)在《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去全球化叙事站不住脚”,却点出这种说法缺乏证据,数据上也不支持,真正的情况应该是“中国+1”─指各国企业作的不是把生意或生产基地迁移离开中国,而是在其它国家设立另一个分散风险的生产基地。

简单的说,如果“去全球化”的情况确实发生,整体全球经贸风貌上,外界会看到的是贸易额减少、空船空货柜到处见、企业重回母国投资导致FDI(外人直接投资)大减等。对中国这个“前”世界工厂而言,当然是出口减、外资跑、外企不再增加投资….等。但实际上,数据完全看不出所谓的“去全球化”在发生中。

以全球贸易额而言,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的预估,今(2021)年全球贸易成长率预估可达10.8%,即使说这个两位数高成长是肇因于去年衰退的低基期因素,但以绝对数字而言,是超越疫情前高点了。WTO很直白的说“全球经济活动复苏已推升货品贸易超越疫情前的高点”。

而且,这个高成长率是在全球贸易仍处于疫情后的供应链混乱、船运受阻、大闹货柜荒的情况下取得。明年,同样也预测全球贸易可有近5%的成长率。这种数据,那来的“去全球化”?

2020年11月15日,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第四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东盟十国以及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领导人与会。会议以视频形式举行。(新华社)

即使聚焦中国的数据来看,也看不出外企离开中国、供应链迁移的说法。日前才公布的中国10月贸易数字,出口同比增长27.1%,低于9月份28.1%的增幅但高于外界预期,事实上,今年中国出口几乎都是两位数的高成长、贸易顺差迭创纪录。其它如中国的FDI持续增加、已在中国的外企有6成在今明两年要增加投资、更有超过9成说会持续在中国投资生产作生意。其实,不仅是中国的数据不符合“去全球化”的说法,台湾、韩国就是另一个反证,出口成长率都出现两位数的亮丽表现。

会有此现象,主要原因是企业迁移绝非易事,不是政客想像中那么简单─因为习惯嘴炮,以为按一个钮就可完成。熟练的工人、良好的基础建设(铁道路、港口等运输)、有群聚效益的上下游供应链、可支持生产与经济运作的法令制度等,不是说要有就能有,某个角度而言,在中国的生产与供应链经过十多年以上的打造,其它地方不是短期能取代。

再者,即使在贸易战初期曾有移出中国的生产,在碰到疫情各国大封锁、中国却反而能正常生产后,又不得不再次依靠中国供应链生产。更何况,对许多外企所言,中国不仅于世界工厂的角色,同时也是“世界市场”,增加中的中产阶级、扩大的市场,都让外企难以舍弃,这2年华尔街的金融要角们甚至是加码投资中国。

2021年8月3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以视频方式出席东盟与中日韩(10+3)外长会。(中国外交部官网)

最后反应在现象与数据上就是:去全球化未发生,外企继续在中国生产、作生意,但也基于风险分散考量在其它国家设厂,成为“中国+1”。即使当初曾有一些生产要迁移到东盟或南亚印度,但疫情让这些国家生产受挫,中国则很快就复工,最后又不得不多摆一些流水线回到中国;除了量的因素外,品质亦有影响,例如苹果在越南生产的无线耳机,就被果粉批为不如中国制造。因此不仅短期内、恐怕中长期都未必有“去全球化”,但“中国+1”则是现在进行式。

在此过程中,台湾的角色其实相当微妙特别;贸易战固然有让台商回流投资,但却未必就是离开中国,中国作为一个重要的生产基地与市场的角色仍在,因此更多的是两边或甚至多边下注─台积电在台湾勇猛投资尖端制程、受日美政府之邀去当地投资设厂的同时,在中国也在增加投资。而台湾对外出口迭创日新高的同时,对中的依赖度也提高。台湾政府与企业都该想想如何在“中国+1”的情势下,寻找定位与利益。

(本文经《风传媒》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当去全球化变成“中国+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