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第三份历史决议”,强调了“全过程人民民主”在未来中国政治发展里的角色、作用和重要性。日前习近平与拜登(Joe Biden)举行视频会晤,民主“丰富多彩”的多元性,成为中方领导人与美方重点对话的议题之一;美国也将于年底举行“民主峰会”,民主话语权成为中美博弈的新兴场域。台湾自诩为“民主灯塔”,大多数民众也自豪于台湾民主发展,多维新闻专访对中共党史与中共理论有深入研究的台湾中山大学、佛光大学名誉教授姜新立,深入解读台湾该如何理解和应对这一场意识形态领域的“百年变局”。

姜新立表示,从事政治学理论研究的人,对于“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提法都会感到兴趣。首先需要厘清“民主”( Democracy)的政治学概念是什么?就是人民统治、人民做主,最高权力属于人民,并且由人民来行使或者赋予给一个执政党。

习近平在民主的问题上,既肯定民主价值,也批评西方民主制度,他说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也是中共还有中国人民所坚持的重要理念。姜新立认为,习近平之所这样理解民主,源自于马克思(Karl Marx)所说的“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无产阶级民主”,这是巴黎公社“Majority rule”的具体表现;此外,第二国际的理论家考茨基(Karl Kautsky)也说过“社会主义没有民主,不可思议”。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第三份历史决议”,强调“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AP)

姜新立观察西方对于中国大陆的政治体制或政党结构,都认为是一党专政、反民主、反人权。但民主的内涵应该是多元的,不是说西方的代议式民主才是唯一的民主,而且重点在于民主的主要对象就是人民,人民想什么、人民要什么,都要能够落实和实现,人民的福祉要先考虑到,这是民主的出发点。

要追求什么样的民主,民主又要实现什么样的目标,姜新立以台湾作为反思和参照的例子。如果人民只有在投票的时候被唤醒起来,投完票之后就又睡觉了;只有竞选的时候能听到候选人一些天花乱坠的口号,选举之后人民也没有什么发言权,这样就是“真民主”吗?就像台湾的公投,通过了政府也不执行,在结果上还是不民主。姜新立强调,连西方民主政治思想家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都说过,“人民在投票当下是主人,投完票之后就是奴隶”,可见卢梭也认为西方的普选式民主是有问题的,只有普选式民主并不是真民主。

台湾自诩为“民主灯塔”,但民主实践流于政党恶斗。台湾将于12月18日举行四项公投,图为台行政院长苏贞昌登台宣讲,呼吁民众投下“四个不同意”。(中央社)

习近平10月13日在中央人大工作会议上提到,“我国实现了全过程民主和成果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国家意志相统一,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

对此,姜新立解读,用马克思主义的语言来说,“全过程民主”可以演绎成为“社会主义民主”,也就是将民主制度加上民主实践,以人民为主、贯穿人民生活的全过程之中。所以这样看的话,“以人为本”是习近平思想的特点之一,如同他说的“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社会主义民主也是拉到以人为本这个基础和前提。

另外的问题是该如何实践,又要如何让人民有感?姜新立回顾,习近平2019年在上海考察首次提出“全过程民主”,第一站就选在古北市民中心;今(2021)年进一步阐述这个概念时,场合则是选在人大工作会议。前后脉结合起来看,具体化就是协商式民主、参与式民主,经过从下往上的民主酝酿,最后通过科学决策。由此可知,人大、政协都是中国社会主义的民主载体,既体现了中国传统“有事好商量”的精神,也揉合了林肯(Abraham Lincoln)所说的“民有,民治,民享”(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

2019年11月2日下午,习近平在上海长宁区虹桥街道古北市民中心,与正在参加立法意见征询的社区居民代表交流。(新华社)

在姜新立看来,“全过程民主”等于“人民民主”加上中共从毛泽东时代以来强调的“民主集中制”。习近平批评西方民主,他说“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姜新立认为,这样的谈法更接近政治学理论上的民主功效本质论。

要如何评价“全过程民主”,姜新立认为需要把西方民主制度发展200年来的历史脉络作为对比,后者最后发展成为资产阶级民主。而在西方虎视眈眈之下,中国的社会主义民主发展的好坏,也关乎社会主义道路的前景。姜新立表示,社会主义不是只停留在发展经济,如果没有社会主义民主的架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又要怎么继续发展,结合社会主义民主才能把中国国力和竞争力更好的提升起来。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的“第三份历史决议”,将“全过程人民民主”写入其中,姜新立认为这说明了在中共二十大之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会往社会主义民主之道越走越前进。

台湾学者姜新立认为,民进党政府和台湾社会需要真正的“读懂中国”,否则只能做西方对抗中国的“过河卒子”。(多维新闻)

作为一个台湾学者,将如何看待台湾与大陆两地对于民主认知的落差,甚至是如何结合台湾的实际情况来理解“社会主义民主”和“全过程民主”?姜新立回应,台湾完全站在西方民主制度的角度来看社会主义中国,对中国大陆的认识甚至还停留在毛时代。姜新立也引述其台湾学界友人中国文化大学教授周阳山的说法,指出台湾对于后共产主义、后社会主义的认识宛若一张白纸,还在反共的意识形态对立的冷战思维。

姜新立认为,台湾的执政党和社会,对于当代中国大陆的认识充满了误解。他举甫过世的台湾前立委朱高正为例,他原来对中国大陆并不了解,但生前最后一篇文章《台湾人为何要读懂中国》,体现了他经过思想转折之后,对于社会主义新中国的重新认识。朱高正是创建民进党的关键人物,姜新立质疑现在民进党内有多人有着类似朱高正的认识过程?如果没办法读懂当代中国,台湾只能站在西方的政治边缘地带,一直与中国大陆做对抗,并做西方的过河卒子。姜新立建议,台湾需要从历史变迁和理论发展,来重新认识今天的中国大陆,才能真正掌握习近平时代的中国大陆和未来走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