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 | 习近平拜登首次视频会晤 这是一次真正的务虚会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北京时间11月16日上午(华盛顿时间11月15日晚)同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举行视频会晤。

此次会晤是拜登上任十个月来中美领导人的首次会晤。双方就战略、经贸、台湾、气候变化、能源安全等诸多问题交换了意见,进行了“充分、深入的沟通和交流”。

一般来说,站在新的起点规划新的未来,敲定未来合作大框架和初步路线图,是元首会晤的题中之义。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层面双方没有明确共识。

习近平称新时期中美相处应该坚持三点原则: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习近平还说中美应该着力推动四个方面的优先事项:一是展现大国的担当,引领国际社会合作应对突出挑战。二是本着平等互利精神,推进各层级各领域交往,为中美关系注入更多正能量。三是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和敏感问题,防止中美关系脱轨失控。四是加强在重大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上的协调和合作,为世界提供更多公共产品。

根据中方通稿,拜登除了称赞习近平所说美中关系只能搞好,不能搞砸。其他方面仅仅是重申了美方的既定立场,比如不寻求改变中国的体制,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无意同中国发生冲突,愿以建设性方式妥处分歧,不支持“台独”等。

拜登没有全面回应中方提出的三点原则和四个方面优先事项,尤其是合作共赢。习近平拜登虽然都同意防止中美关系失控、发生冲突,但是如何和平共处,并没有路线图。

当地时间11月15日晚,拜登在白宫罗斯福厅与习近平进行视频会谈。(AP)

在2021年2月习近平和拜登的首次通话中,习近平曾提出中美双方应该重新建立各种对话机制,准确了解彼此的政策意图,避免误解误判。要分清哪些是分歧,要很好管控;哪些有合作意义,共同推动走上合作轨道。

2020年12月7日,中国外长王毅曾提出双方可以梳理形成对话、合作、管控分岐三份清单,为从整体上厘清、维护和发展中美关系提供更清晰的脉络。

在2021年7月中美高官的天津会谈中,中方就如何有效管控分歧,防止中美关系失控向美方提出三条底线,两份清单。这些都说明中方致力于勾画双边关系的全新框架和路线图。

但结果事与愿违。此次习近平和拜登的会晤在两国关系顶层设计方面达成的成果有限。对于习近平提出的中美可以利用两国外交安全、经贸财金、气候变化团队等对话渠道和机制平台,并未有公开信息显示美方有明确回应。这种状况和以往中美领导层换届后的首次元首会晤情况迥然不同。

当地时间2017年4月7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海湖庄园与习近平进行双边会议。图为特朗普与习近平会谈结束后在庄园里散步。 (REUTERS)

2017年4月,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后三个多月,中美领导人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进行了首次会晤。特朗普当时承诺继承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时任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也做出了愿与中国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积极表态。

当时,中美达成了建立了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4个高级别对话合作机制以及军事领域将建立联合参谋部对话机制新平台的共识。

2014年习近平同奥巴马在中南海瀛台聊天。(新华社)

2013年6月,习近平接任中国国家主席三个多月后同奥巴马(Barack Obama)在加州安纳伯格庄园举行首次习奥会。两人在加州的阳光下一起散步,并就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达成一致。

时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多尼伦(Tom Donilon)当时说,双方在特殊氛围中“举行了良好讨论”,在实现预定目标方面“相当成功”。双方在战略层面展开讨论,几乎涵盖美中关系的所有方面,包括经济、安全、网络和朝鲜半岛局势等。

拜登曾是奥巴马政府的副总统,对于当时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提法并不陌生。当然他也非常清楚特朗普政府奉行的全面战略竞争的对华关系,由于打贸易战习特会达成的四个对话机制中除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机制其他三个都处于停摆状态。拜登上任后中美会如何定义双方关系大局,采用何种沟通对话机制备受关注。

在同习近平视频会晤时拜登露出惯用的职业假笑。(AP)

拜登政府一上任就提出了竞争、合作、对抗的三分中美关系的政策,这其中全面激烈竞争是主轴。而中方在阿拉斯加高官会晤之后明确反对用竞争来定义双边关系。早在习拜会晤之前就如何定义两国关系上双方的分歧已经公开化。此次习拜会并未能弥合大框架方面的分歧,更不用提构建各种沟通机制。

目前中美外交等层面的沟通是畅通的,但是双方军事高层迟迟没有会晤计划,足以说明预防冲突的机制性构建远远不够。会晤之前白宫将期望值设定得很低。白宫新闻秘书表示,会晤将专注于管理两个竞争对手之间的竞争条件,但不太可能以解决分歧而告终。

从结果看,此次会晤是名副其实的务虚会议,停留在交换意见却坚持己见的阶段。和以往有领导人会晤必有重磅共识不同,现阶段中美领导人能够坐下来交流就是最大的成果。表达双方还愿意透过沟通解决彼此分歧、管控冲突的意愿,同样具有积极意义。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