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不同以往的历史决议 备受瞩目的习近平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2021年11月8日至11日在北京京西宾馆举行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不像中国每年一次的“两会”那般大张旗鼓,但是外界的关注度并未因为此会的极尽低调而有所减少。本次中共中央全体会议将要通过的中共第三个历史决议,在尚未对外披露之时,已经吸引了足够的好奇与猜测。

及至11月11日傍晚全会公报发布,立即受到各方的聚焦,一时间众说纷纭。中国和部分西方媒体更是已经基于各自立场的反差显著的解读,已是舆论场里的常见景象,也构成了认识本次全会的不同维度。

防火墙内外论历史决议

根据8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本次全会的主要议程是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重点研究全面总结党的百年奋斗的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问题。会议召开当天,中国官方又有简短报道称,习近平代表政治局向全会作了报告,并就《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讨论稿)》向全会作了说明。此即中共第三个历史决议。

除此之外,在六中全会进行期间,再无更多涉及会议的官方消息放出,只有《人民日报》、新华社等重量级媒体在持续不断为会议烘托氛围。例如,“新时代的关键选择”系列报道、“习近平带领百年大党奋进新征程”特稿,长篇综述《书写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最恢宏的史诗》等等。

这些报道大多是以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为重点,凸显出中共在近段时期的执政成就。而中共百年历史的其他时期,似乎较少涉及。但11月11日披露的六中全会公报所展现的历史论述,则是将视野放宽至从1921年到2021年中共百年,是对中共所有历史进行成就经验的总结与评述。

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被视为中共三代领导集体核心。(多维新闻网)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张克对六中全会公报有过一番个性化剖析,他将公报的精髓要义提炼为具有内在逻辑关系的六个重要方面,概括为一组数字:13451020。1指的是一个历史定位,3指的是三次理论飞跃,4指的是四个历史时期和伟大成就,5指的是五大历史意义,10指的是十个方面宝贵经验,20指的是二十大继往开来踏上新的赶考路。

例如,三次理论飞跃分别是指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四个历史时期是指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其他不再赘述。

香港《明报》引述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所研究员蔡文轩的分析称,第三个历史决议作为六中全会的看点,不会像前两份决议公开对决“国际派”和“文革派”那样,在路线上有强烈的不同。“(现阶段)并没有明显的党内斗争,或是在邓小平的大旗下进行改革开放,即便和江、胡有别,也是手段上的不同,目的基本是一样的”。

《纽约时报》11月8日文章《中共将出台第三个“历史决议”,习近平重释党史巩固地位》也对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有过类似的猜测称,“本周一在北京召开的高层会议将公布一份官方评价中共百年历史的“决议”,很可能会巩固习近平的地位,将他与毛泽东和邓小平一起奉为划时代的领导人。”

蔡文轩还表示,“中共前两份‘历史决议’均在拨乱反正之际推出,分别确立了毛泽东和邓小平在中共党内和全国的领导地位。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对建党以来到确立毛泽东领导地位,特别是延安整风期间,对毛之前的历任党领导人错误的一次总清算。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则是对1949年建政以来的一次总结,重点是否定十年文革。”

此语其实也解释了为何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的主题是中共百年“成就”与“经验”,而不是像前两份历史决议那般带有明显的批判性继承的特征。毕竟当前类似以往“国际派”与“文革派”的批判对象并不存在。

张克的分析还指出,公报全文共计7,398个字,其中关于四个历史时期与伟大成就的内容用了4,328个字,篇幅接近全文六成。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492个字,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459个字,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1,286个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2,091个字。这些字数的差异,或许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第三份历史决议的不同侧重,而新时代将会占有较大比重。

按照习近平此前对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的期许“从党的百年奋斗中看清楚我们为什么能够成功、弄明白未来我们怎样才能继续成功”,鉴于当前新时代的承前启后时间段,这份历史决议对新时代中共执政成就与经验的总结,也预示着在中共未来执政过程中当前治理体系与方式的分量之重。而这段时期的中共执政,带有明显的习近平的执政烙印。

聚光灯下的习近平

由于中国政治形势发展自有一条独立连续的脉络,因此本届六中全会就成为外界猜想一年后中共二十大政局演变的一个观察点。而六中全会将要通过的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成为了重要线索,在六中全会和第三份历史决议里的习近平的角色则不约而同地成为许多媒体关注焦点,甚至是一些西方媒体的唯一关注点。

在《人民日报》长文《书写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最恢宏的史诗》里有一段话“他(习近平)仍坚持抽空游泳锻炼身体,加上年轻时长期体力劳动打下的底子,他以过人精力处理繁重的党政军事务”,引起一些观察者注意,猜测似乎埋下习近平2022年中共二十大连任的伏笔。

中共十八大后,中国民众普遍摆脱了贫困。(微博@新华社)

本届中共六中全会已经决定,中共二十大将于2022年下半年在北京召开。届时将选出中共新一班中央领导集体,开展为期5年的任期,直至2027年中共二十一大。而2021年11月已告闭幕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也就是中共二十大前最后一次中共中央全体会议。

法新社引述哈佛大学学者赛奇(Anthony Saich)的说法得到许多媒体的报道。他表示,这次的决议与前两次不同,不会象征性与过去切割,“相反的,它将表明习近平是建党以来历史进程的自然继承人,有资格领导新时代”,“目的是巩固习近平作为中共光辉历史的自然继承人”。

台湾中央社的文章评论称,这份历史决议,追求的不只是中共执政下的中国以强国之姿走向建政百年,更试图追求中共下一个百年在中国继续执政。至于习近平,则利用这份决议为他建立的光环和地位,依自己的需要,决定要再执政几年。

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将关注点集中在习近平一人身上。该报11月8日的文章《中共将出台第三个“历史决议”,习近平重释党史巩固地位》里,习近平的名字出现43次;11月11日的文章《关于中共六中全会,你应该知道的10大关键问题》里,习近平的名字更是出现了74次。

例如第二篇文章称,“习近平已经面临了一系列危机,但他往往能将之转化为对自己强硬路线的辩护。他通过实施严厉的国安法来回应香港持续数月的民主动乱。他采取了全面的封锁措施来限制新冠病毒在中国的传播。在加拿大当局释放一家中国电信公司的高管孟晚舟之后,北京宣布胜利,与此同时悄悄释放了被其逮捕的两名加拿大人。”该报似乎是将中共与中国的诸多内政外交行为,都归因于习近平一人。

香港《经济日报》在11月11日发表社论《中共六中全会面临百年大变局》对第三份历史决议的背景有所描述称,“2012年中共18大,习近平上台,也是习时代的开始,面对了内、外两大挑战。对内而言,发展出现了不平衡、不充分的困扰,但改革却已进入啃硬骨头的新阶段;与此同时,中国已走在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道之上,所以是大挑战与大机遇并存。对外而言,中国GDP取代日本成为全球老二之后,就与作为老大的美国,双双掉入了所谓老大老二的‘修昔底德陷阱’,为了捍卫霸权地位,美国正调动所有资源,使出各种手段,压制中国。”

值得一提的是,该文还对百年变局的说法有所补充称“1874年,李鸿章上同治皇帝奏折,感慨中国国势日微,说‘此诚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都是‘大变局’,‘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折射的是中国运势的由盛而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折射的则是中国运势的由弱转强,强起来成为中国当前发展最佳的写照。”

不可否认,成立于1921年的中共至今已经历时100年,拥有近1亿党员,将曾经积贫积弱的“东亚病夫”发展成为现今摆脱贫困、综合国力令美国深感忌惮的全球性大国,确有其成就和经验。

本届六中全会公报所指的中共百年历史意义包括“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前途命运”、“开辟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展示了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深刻影响了世界历史进程”,“锻造了走在时代前列的中国共产党”。其中所说改变中国人民命运、开辟实现民族复兴道路、影响世界历史进程,同样并非虚言。

至于中国媒体与部分西方媒体对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态度的鲜明反差,展现了基于不同立场的不同视角,围观者应该有自己的独立判断。而十九届六中全会所通过的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尚未完全出炉,不妨再看看这份决议究竟是如何一番表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