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新历史决议:将中共打造成马克思主义政党执政样板

习近平主导的中共历史上第三份历史决议,除了为最高领导人继续执政铺路和寻求个人历史定位之外,其本质是想在总结中共执政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回答中共未来如何长期执政的问题,并期盼中共能成为马克思主义政党执政的样板。

各方高度关注的中国共产党十九届六中全会11月11日闭幕。此前一个阶段,欧美主流媒体已经对此做了连篇累牍的报道和分析,关注的重点包括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中共20大后继续执政的问题、习近平主导的第三份历史决议的自我评价和定位问题,以及第三份历史决议与1945年毛泽东和1981年邓小平主导的两份历史决议的比较等。

从发布的长篇会议公报看,《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高度评价了中共历代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的执政成就,决议重点阐述了在习近平治下,中国取得的伟大历史性成就。公报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是中华文化和中国精神的时代精华,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

1945年中共六届七中全会上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核心是打倒王明、博古等国际派,并确立毛泽东的中共权力核心地位,可被视为是中共内部一次权力重组的决议。而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其本质是抛弃毛时代的阶级斗争并转向改革开放,可被视为是一份改换路线的决议。

与前两份历史决议不同,习近平主导的第三份历史决议并不存在权力重组和改换路线的问题。除了为最高领导人继续执政铺路和寻求个人历史定位之外,其本质是想在总结中共执政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回答中共未来如何长期执政的问题,并期盼中共能成为马克思主义政党执政的样板。

因此,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只谈中共在斗争和建设时期的成绩和成功经验,几乎没有着墨于中共历史上的曲折和失误,对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和1989年的政治风波等只字未提。

自马克思主义出现后的几百年里,各国相继出现了众多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但夺取政权、存活至今并取得执政成就的并不多。在历史的洪流中,这些政党有些已经亡党亡国,有些日渐式微,有些走上了议会道路,还有一些沦为了恐怖主义组织。

而中共本身在历史上也经历了种种考验,但中共存活百年并执政70余年,这在马克思主义执政党里非常罕见。多年来,西方媒体和学界一直看衰中共,并多次预言中共政权即将崩溃。如1976年毛泽东去世后,几乎所有美国政治学家都认为中国的政治体系会迅速崩溃。1989年的政治风波后,美国媒体也盛传中共政权会在三年内垮台。

但近年来,在西方媒体和学界,对中共政权的讨论口吻却已经悄然发生变化,从过去的预测中共政权何时崩溃到探讨中共政权为何能够存活至今。美国学界认为中共能够长期维持政权有三个原因:严密的极权控制、“伟光正”的宣传、以及中共的适应性和灵活性。

欧美评价中共口吻的变化也从侧面印证了中共的生命力。在欧美大国眼中,中共领导的国家越来越强大,中共政权崩溃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中共政权对西方的民主体制形成了最大挑战,如果再以意识形态为先导唱衰中共政权并不具现实意义。

当前,中国的外部环境波诡云谲,中国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习近平领导的中共想向世界证明,中共选择的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继承了马克思主义,不但能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还能够提供有别于西方民主政治体系的新发展模式和人类文明新形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