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COP26|香港与联合国气候峰会的距离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从来,气候变化这一关乎人类存亡的头等危机,与地球上每一个人息息相关,香港也不例外。COP26即将步入尾声,各国的协商成果快将出炉,身在格拉斯哥现场的香港青年代表,又会期望香港政府如何配合全球的减排步伐?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12日正式结束。中国与美国两大排放国10日出乎外界意料之外地达成了强化气候行动“格拉斯哥联合宣言”。双方同意共同推动两国气候变化合作,努力实现《巴黎协定》将全球气温升幅保持在1.5C以内的目标,也会建立两国的“气候行动工作组”。

换言之,无论中国、美国等大国,尽管政治意识形态分歧有多严重,谈到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像美国气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在昨天记者会上谈到一样:“(大国之间)绝对不乏分歧,但针对气候变化政策,相互合作是完成这项工作的唯一途径。”

美国气候特使克里与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就气候变化议题进行磋商。(AP)

香港的角色

同样地,香港地方虽小,但作为亚洲第一等发达经济体,它能够为地球做到的事情,绝对比想像中多很多。

煤及天然气两大化石燃料占上香港能源供应结构的72%。香港没有本土能源储藏,故煤矿和天然气需要从中国内地、印尼、新加坡等外地进口,还有约20%能源供应是从内地进口的核电。

COP26气候峰会要求各国在2030年起逐步淘汰燃煤发电。虽然美国、中国、澳大利亚及印度等主要依赖煤电的工业国未有签署“退煤协议”,但各国领袖、商业组织都已经有了默契:“煤炭时代”将要步入终结。以中国为例,其国家目标就是推动非化石燃料,2020年其非化石燃料比例已增加至总能源结构的15%,并已订下目标,在2030年达致25%。在有具体目标的可再生能源转型进程下,香港绝对有理由跟随国家。

各国领袖、商业组织都已经有了默契:“煤炭时代”即将步入终结。(AP)

“(淘汰煤炭发电)有决心就有信心。现在兴建太阳能板的成本愈来愈低,供电潜力较高。香港现在的限制主要来自法规,例如天台屋顶建造条例限制,这需要政府去沟通改善。”COP26香港青年代表林兰熹说道。

香港非政府组织“低碳想创坊”派出的香港青年代表正于格拉斯哥出席COP26,他们把收集了上千个香港市民联署的《香港青年气候行动宣言》带来英国,冀唤起香港及各界关注气候议题。

《香港青年气候行动宣言》当中包括了五项倡议,当中包括:港府需宣布香港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承诺在 2040年代或更早实现净零排放;于 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组合中的比重提高到 20%,同时将太阳能的比重提高到 10%;评估香港碳定价和碳税的可行性;制定气候应急计划确保弱势社群能够得到保护。

*气候紧急状态(Climate Emergency):是由部分政府及科学家发起的倡议行动,宣告人类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须立即采取行动遏止气候变化。目前已宣告气候紧急状态令的国家包括英国、欧盟、加拿大、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毛里裘斯、阿根廷、孟加拉等。

COP26香港青年代表团正在苏格兰格拉斯哥(Glasgow)现场,亲自见证这场国际会议的最新进展。左起分别为陈天蓝、何紫晴、冯健铿、林兰熹、何伟欢和张刚维。(林兰熹提供)

※ COP26香港青年代表团传来的现场照片:

香港政府的思维待变

针对可再生能源转型,香港青年代表团觉得香港政府有条件做得更多。

“COP26气候峰会要求各国在2030年起逐步淘汰煤电,我认为这目标对于香港来说,是必需要做到的。因为香港是一个发达经济体……它要逐步淘汰煤电,要比其他地方容易。我不太看到香港在这方面会遇上什么难题。两电最近亦已经说明了,2030年至2040年会取代燃煤发电这东西。”何伟欢说道。

中电今年9月曾表示,计划于2040年年底前淘汰燃煤发电资产,较之前的承诺提前十年,并计划在未来数年,逐步淘汰青山发电A厂的燃煤发电设施,现时亦正与政府商讨,在2030年代中期逐步淘汰青山发电B厂的燃煤机组,并使用可再生能源或氢能机组取代。

而港灯则表示,将于2030年代中让所有燃煤机组全面退役。

在两电都表明会将淘汰煤电放入时间表后,现在香港政府要思考的,是如何加速可再生能源“无缝”衔接化石燃料的速度。更重要的是,还是改变自己的思维心态。

两电皆表明会将淘汰煤电放入时间表。图为依赖燃煤发电的青山发电厂。(张浩维摄)

“香港接下来应该要拿什么去取代燃煤?现在香港政府的眼光仍然放于天然气。但我们知道,天然气亦是化石燃料,只是其碳排放比煤炭少。因此我们只应视天然气为‘过渡能源’,然后要去找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方法。”何伟欢说道。

另一青年代表张刚维则提出了另一个相对没那么“起眼”的可再生能源选项:氢能。“现在政府常说发展氢能,谈到会与大湾区那边政府合作。香港地少,全力生产氢能可能不太可行,但我们可以从内地输入氢能,尤其从中国南方沿海地区。”

氢能近年成为清洁能源“新宠”。它能够存储大量的能源,尤其在运输领域方面,更显优势。它能够促进车载发电和驱动系统的电气化,满足移动需要之余,也可大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是现时各界引颈以待、拥有巨大开发潜力的绿色替代能源。

现时香港政府在发展氢能方面尚未交出任何详情。“只是曾说过有个内部小组正在探讨氢能的潜力,以及声称会引入氢能巴士,但这些只是初步计划。”张刚维坦言。

放诸亚洲,香港的碳排放结构转型已然落后于中国内地、新加坡、韩国、日本等地方,它拥有相当强劲的经济实力,却在绿色转型上迟迟未有相应积极的气候行动路线图。

正如《香港青年气候行动宣言》所呼吁,香港政府应该增强气候行动的魄力,甚至考虑宣布香港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方可真正让气候行动在执行及成效上产生变化,在碳中和进展上追赶其他经济发展程度相若的地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