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越来越难” 应为“勇敢”的胡锡进鼓掌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11月8日“记者节”当天,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发表一篇文章,题为“中国的记者们注定要做一个艰难的探索群体”。

胡锡进在文中称其“经历了传媒业的变化,深感做媒体越来越难”,“很多人对媒体的根本性质、它为推动社会进步所应扮演的政治角色并不了解”。

他指,中国的媒体人一方面要使用好报纸、广播、互联网等媒介的传媒属性,一方面又要使之契合中国的政治体系和价值体系,“这意味着中国的媒体人必须是一群探索者,而且他们承担的是中国探索最艰难的部分之一。”

胡锡进对中国媒体人的处境表达了担忧,“一段时间以来,媒体从业者受到的限制在增多,这些干预绝大部分来自宣传部门之外的政府职能部门和各地政府,以及有影响力的各种机构。他们出于各自工作的考虑,要求媒体对他们的工作给予服务式的紧密配合,不断提出媒体该报道什么,不该报道什么,特别是他们遭遇负面舆情时希望媒体沉默,帮着事态降温。”

他说,“这样的具体要求总体上呈增多之势,对媒体的工作形成了越来越大的干预力,压缩了媒体自我探索支持国家推进路线方针政策的空间。我个人认为,这样的趋势很值得商榷。”

胡锡进自称是一个“复杂中国”的报道者。(微博@胡锡进)

胡锡进特别提到,“我看到一个政府部门‘约谈’媒体的公开报道,按说即使约谈媒体,也应当由宣传部门来做,这不是政府某个职能部门的权力。”他呼吁“希望包括政府在内的整个社会不断给予我们支持、包容和鼓励。”

该文中所指的“政府部门约谈媒体”,应是在11月初中国发改委约谈《期货日报》一事。当时的报道称,发改委约谈《期货日报》,“针对其发布的关于煤炭保供稳价工作的失实报道,要求其严守正式、客观、公正原则,严谨捏造、散布煤炭相关不实信息。对于失实失范报道线索,国家发展改革委将转请宣传主管部门依法依规予以处理。”

胡锡进的前述文章并未引起广泛反响,也未获其他媒体的报道,作为一家有影响力的官方媒体的总编辑,能在严管媒体的大环境中作此表述,应属不易。

稍早前在10月份,中国发改委发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禁止违规开展新闻传媒相关业务,具体包括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等六项内容。与2020年版该清单相比,禁止准入事项从5个增加为6个,增加了禁止违规开展新闻传媒相关业务。

如胡锡进所说,随着强监管与负面清单的进一步扩大化,大环境收紧确实令中国媒体业“越来越难”。

作为中国舆论场中一个特殊的存在,胡锡进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多维新闻曾发文指,胡锡进的微博粉丝超过2,400万人,几乎从不缺席任何一次关于公共事件的讨论;他自称是一个“复杂中国”的报道者,可以轻易设置或改变舆论议程的走向;他对个人品牌的成功打造,有力助推了《环球时报》的崛起,令其收获可观声量;他的独具一格的识别度极高的语言风格和表述逻辑,已经形成某种评论特色,令读者虽已知其然,却仍能保持相当粘度……

以其官方色彩和影响力,胡锡进能直率指出中国媒体业的难处,甚至点明某些行业“隐痛”,其难度并不比他弥合左右分歧更容易,甚至可能因此招致被批评者的压力或者非难。

就这一点而言,胡锡进是“勇敢”的,值得予他一些掌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