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山河湖海间,理想国度新西兰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有生之年系列

上学那会,不曾幻想仗剑走天涯,但一直误以为26.27岁是人生的癫疯,摆脱荷包扁扁的年少幼稚,成为白富美的美好生活开端。毕业后曾经有过一段“清贫”的社畜转型困难期,曾经以为生活一眼望不到头。后来发现,26.27的自己,其实只是白癫疯,存款余额都令人担忧,人生的癫疯并没有开始,但关于“远方”的心愿并没有因此而停歇。26的自己虽然没有走出新高度,但是打开了走出国门的旅行世界。

以前跟肥帆感叹起我什么时候才能去到哪里哪里的时候,他总说:“为什么一定要着急现在就去呢,你现在都去完了,以后去哪里?老了也可以去啊!”
“不,我就是要在最好的时光里去最想去的地方!”

老了当然也可以去,但就像你为什么一定要贷款买房买车,等你老了你的钱也可能够买,不用贷款不用苦逼地每月节衣缩食。对我而言,生活的意义就是过自己想要的人生:不扭捏,要痛快。但不危害社会,不祸及家人。只要是靠自己的能力能抵达的世界,我就是要在现在,去实现!

2019,旅行的第5年,有幸在依然是2字出头(多么美妙的词语)的时光里到达了我的理想国度 新西兰 。踏上了梦寐以求的星辰大海之旅,拍下了有生之年的婚纱系列。这可能是一种不容置疑的幸福。

初次见面, 新西兰 就以无数张WInXP桌面的蓝天白云描绘了伊甸园的模样。“上帝先创造了 新西兰 ,再按照它的样子创造了天堂。”

在这个天堂里,掉落了人间。奥马鲁的 欧洲 异域街头,空旷而宁静。

像入夜的寒冬里浓浓的英伦格调,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站台,尔后又遇见了清晨温暖的光。

“人生若有知己相伴固然妙不可言,但那可遇而不可求,真的,也许既不可遇又不可求,可求的只有你自己,你要俯下身去,朝着幽暗深处的自己伸出手去。”要和自己双生,才能和他人常伴。

“阴天,傍晚,车窗外,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我排著队拿著爱的号码牌。我看着路梦的入口有点窄,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悬崖,大海, 灯塔 ,狂风骤雨前,像一条通往世界尽头的路,海水拍打着礁石,像末日狂欢般震慑人心。

在这所房子我们收获了最感动的回忆,精致的装潢格调,真诚相待的房东夫妇,和他们给予的最美好的祝愿。老爷爷Ray说:We’ve been married for 50 years,希望你们的婚姻和我们一样长久(不好意思,这半句原文我忘记了)。

这是生平最靠近南极的一次,此刻距离南极4810km,那一天我感受到了来自南极的夏天,狂风骤雨后又见海上彩虹。

古老的木桥,从峻石、丛林中冲出的湍急河流,奔腾不复,我在河边刻画时光的记忆。

正在自拍的我们互换造型,路人笑意拍下,我们也顺势拍下了路人镜头里的自己。

人们说的天空蓝,是我记忆中那团白云背后的蓝天,巍峨的雪山,大片金黄的草地。

穿过大片古老繁盛的森林,深邃幽静,光明与黑暗同在。

孤独的树,有浩瀚的山,宁静的湖,高远蓝天,相依相伴。

如果人生真的有巅峰,我想这是第一座。你好,世界。

不论阴晴,普卡基就是我心中的那朵红玫瑰。

婚纱照常有,南 阿尔卑斯山 下的婚纱照不常有。原来雪山这么美,大概就是,无论谁在那里,都美。

我在一片乱石、雪山当中,凝望上帝的乐园,庆祝这一瞬的高光时刻。

进入库 克山 的80号公路上,聚集了我的全程挚爱:牛奶蓝的普卡基湖和层峦叠起的库 克山

澄澈透明的 蒂卡普 湖,湖光潋滟,山水共长天一色。

肉眼可见的银河,璀璨的星空,在这里,收获了太多“第一次”的旷世美景,收获了出自自己之手的星空证件照。多年以后,也许还会见证更多的世间美景,但就像这张略显稚嫩的星空照一样,不完美,但无憾。

Oamaru|南半球的风

高中文理分科那会,历史地理绝对是我最深恶痛绝的课业,没有之二。高气压,低气压,亚热带海洋性气候,某某事件的意义是什么,Excuse me?纽西兰, 芬兰新西兰 ,到底有几个兰,你们是谁?你在哪?我在干什么?
第一次降落在南半球,是南纬8°的 巴厘岛 。可能是刚刚越过赤道,可能是 东南亚 风情并无冬夏,并未觉得有何特别。
第二次光临,便是到了真正意义的南半球,越过重洋,来到了南半球的夏天。

开车在一望无垠的蓝天白云下一路驰骋,从一顿美味的金拱门开始元气满满的旅程。

遇见新西蓝,一种不加滤镜的自然,一路飞驰,山涧河流。

新聞來源:马蜂窝 #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