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3日结束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据说因为香港“出现不明源头个案”,港区人大常委谭耀宗及3名原本计划列席会议的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被拒赴北京出席。无独有偶,10月25日闭幕的新疆第十次中共党代会上,一周前才由海南调任新疆自治区党委副书记的何忠友,似乎也因为疫情防疫原因处于被隔离状态,以视频方式出席。问题是,为何谭耀宗等人不能以视频方式出席人大常委会议呢?

港媒《明报》10月26日分析指,表面看,谭耀宗等港区人大代表,完全可以在香港或到北京,以视频方式出席人大常委会议。

不过,虽然新疆和海南的距离较香港到北京的距离更远,但疆琼两地都在中国“境内”,执行的是统一的防疫政策,两地均属低风险地区。

香港属于境外,京港两地实行不同的防疫政策;与何忠友调任新疆不同,谭耀宗等人只是去出席会议,会期仅有三五天,隔离期未完会议已经结束,更重要的还是,此次会议无与香港相关议题,不值得如此兴师动众。

那么能否在香港远程视频开会呢?值得注意的是,自疫情爆发以来,除了一些纯表态式的会议,如粤港澳大湾区记者会,采取过跨境连线方式外,就连身为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梁振英,都未有以视频方式在港出席过在北京举行的重要会议,皆因跨境的互联网视频会议,保密性成疑。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议的议题虽然多与立法有关,有关法律的咨询意见稿和最终通过的版本,都公之于众。但在闭门会议中的背景简介及说明,以及常委们讨论时的发言,均具有一定敏感性。

如今次会议审议通过的《陆地国界法》,以及《深化国防动员体制改革期间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规定的决定》,外人单从法律条文或官方通稿中,往往不明就里。

更重要的是,中国人大常委会还常有人事任免事项,以此次会议为例,在开会同日卸任的7名省委书记,都将在会上出任多个人大专门委员会的副主委,若提前泄露,可能造成尴尬。

在内地,官员人事调动一直被视为机密,不仅酝酿过程讳莫如深,连一些当事人的年龄、籍贯、履历,都渐成机密。

前些年,在政务公开口号下,各种资讯“脱敏”、“解密”,中国官媒新华社公布的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7名常委的官方履历中,甚至透露了配偶姓名和子女情况,如“张德江夫人辛树森是高级经济师、中国全国政协委员,他们育有一女”,“俞正声夫人张志凯现已退休,他们育有一子”等,但这一做法,到中共十九大时已经改变。

近年,官员简历愈来愈“简”,刚从中国国家科技部“空降”内蒙古的包献华,在百度百科上的简历只有两句话:“曾任国家科技部成果转化与区域创新司司长。现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党组成员。”连年龄、籍贯都省略了,据说是避免外界根据其履历,“妄议”其背景及升迁原因。

对于此次未有到北京开会一事,谭耀宗表示,今次会议应该没有涉港议程。他指内地非常重视源头不明个案,又透露已非第一次因疫情原因未能赴京开会,去年曾改以视频形式在港开会。

谭耀宗透露今年8月中全国人大常委会例会,已经被内地建议不要出席,“但当时有香港议题,一定要出席。”该次例会其中一项议程,正是审议将《反外国制裁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谭指因而有特别安排,港区只有他一人出席,未有其他人列席,但该议程最终搁置未有表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