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相对衰落,美媒刊文指,美国应该与中俄缔结“新雅尔塔协定”,如此中美俄划分势力范围,从而减少冲突机会。

10月11日,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刊发美国国土安全EMP(电磁脉冲)工作队副主任大卫·派恩(David Pyne)的文章称,为保护核心及重要利益,美国领导人必须实施战略收缩和离岸制衡,但前提是确保没有一个大国能够主宰欧洲和亚洲,且盟友们需承担各地地区的安全。

同时,为降低卷入大国战争风险,美国应避免对别国实行军事占领和政权扶持,除非是势力范围内的面临威胁的国家。美国战略收缩的最大好处将是“大大削弱中俄结盟关系”。

中美两国在习近平(右)和拜登的各自带领下,关系将更加复杂。(AP)

派恩在文章中还提到,由美国、苏联、英国在1945年签署的《雅尔塔协定》成功维护欧洲半个多世纪的和平。协议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俄的核平衡关系。

因此,如果“新雅尔塔协定”成立,美国将保留最大势力范围,包括整个西半球、西欧、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将受美国“核保护”伞保护;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将包括苏联时期的加盟共和国、塞尔维亚、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中国的势力范围则可能包括朝鲜、巴基斯坦、阿富汗、东南亚国家以及大约6个共产主义国家。

在文章中,派恩分析指,美国很有可能会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后者将由欧洲发挥主导作用。

对于新体系的作用,派恩认为,如此全面的协议将承认和尊重三个有核超级大国的切身利益,解决所有悬而未决的争端,最大限度地减少军事冲突的潜在风险,以维护世界秩序稳定。

文章还引用“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者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的话称,美国领导人不得不从承认他们所梦想的世界是无法实现的,并接受势力范围仍将是地缘政治的核心特征这一事实。

派恩称,美国军事扩张过度,除与中俄签署协定外,也要从东欧、中亚、中东等地区撤出前沿部队。白宫应对所有盟友进行成本效益分析,以确定哪些国家强化美国国家安全,哪些国家容易卷入大国冲突,基于此,要淘汰一些未能通过“测试”的盟友。

美俄关系始终不睦。(AP)

文章最后指,美国领导人应立即对中俄表明冲突,表示美国不会对台湾或苏联时期的加盟共和国等问题实施军事干预,美国需要放弃对中俄势力范围的军事干预。此举将降低中俄对美国本土发动攻击的机会,同时将彻底分离中俄结盟。如果美国没有激怒中俄,后者两国的敌对关系将再次出现。

对于派恩的这种论调,中国网民指责称,美国不可能搞什么“新雅尔塔协定”,因为中俄不可能接受美国的霸权,收缩的霸权它也是霸权。而俄罗斯的目标是拥有特殊大国地位的多极世界,中国的目标是人类命运共同体,而非搞什么势力范围。如此,可见美国的精英群体的“冷战思维”有多么严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