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10月中旬,随着中印第十三轮军长级会谈不欢而散,造成至少20名印度士兵丧生及4名中国士兵阵亡的中印西部边境地区再次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它意味着中印双方几个月来讨论的羌臣摩山地到空喀山口一线(即印方所指的高戈拉至温泉一线)以及达普桑平地一线的对峙基本无解,印度虽早已了解中方底线,但它仍揣着不切实际的想法浪费时间。

外界已经大致了解到,印军一侧“不合理也不切实际的要求”令北京不快,双方也因此未能发布联合声明,但外界仍需要在地图上真切认识到新德里的要求有多么地不切实际。印方对于“实际控制线”问题的“灵活”态度,更使之成为双方对话的巨大阻碍。

地图上的真实配置

印方在拉达克沿线的部署状况是决定两军不能正常“脱离接触”的关键。中印双方在一线撤走相对均等的军力,维持局部无人区的格局,这种撤军才能成立。

图中地区即为本次谈判期间中印两军不欢而散的“温泉”等地区,印军在具备存在着明显的兵力配比优势。它意味着解放军也许可以在高格拉一线撤出临时据点,但印军也休想通过谈判实现战场上所不能实现的拔点。(维基媒体地图网页截图)

资料显示,自2020年5月中印在拉达克展开对峙后,双方展开的三次有组织的“脱离接触”,即2020年7月5日两军在什约克河及加勒万河谷一线的后撤,2021年2月中旬在班公湖南北两岸的大规模撤离以及同年8月在空喀山口以西高格拉地区的后撤行动莫不如此。双方都采取了相应的对等行动。

但从地图上看,中印双方在拉达克一线的对峙仍很难确保彼此均等。在从斗拉特别里奥地(DBO)到巴里加斯的数百公里的一线对峙地域上,印军依靠其相对低海拔和低洼地形,设置了数十个巡逻点,至少29处前沿基地、营房和据点,部分区域形成密集堆积态势,譬如高格拉地区印军就堆积了三处据点和一个巡逻营地。

相比之下,中方据点则分散于高海拔地区的公路沿线,从北到南只有15处基地,在高格拉区域只有温泉和空喀山口两处据点,这使得中印双方即便在高格拉一线彼此后撤,调回设置在前方的一个排。印方仍有三个据点可用。中方如果在温泉撤退,则中方在相同区域就只剩空喀山口一处据点。这种局面有利于印军随时沿河谷前出并渗透至中方边境公路,进而改变中方自1959年以来所掌控的局面,它是中方所不能接受的。

图为一辆俄军目前使用的T-72型坦克,该型坦克也是印军在高原地带使用的主要车型。譬如印方布置在楚舒勒前方的装甲部队就以此为主。(美联社)

事实上,自2021年8月之后,印度军方已经在对话中得到了解放军“脱离接触”的底线。即达普桑平地、温泉和巴里加斯三地不存在对话的可能。因为三地“实际控制”的形势均早于2020年4月,即印度在加勒万河口一线筑路的时期。他们与此次冲突无关,而印方需要集中解决的问题尚未完成。

印方希望解放军从达普桑撤走,以缓解DBO机场被包围的态势;希望温泉前方基地撤退,以确保空喀山口前方的己方优势;还希望解放军在巴里加斯稍作后撤,以此让印军在该地高度重叠的兵营、基地和据点不至于遭遇中方犄角之势包围。但这些都是一厢情愿罢了,这些“西段实控线沿线遗留问题”一旦出现在谈判桌上,其结果也只能浪费时间。中方不会任由印方在地图上确保局部实际控制的优势。

没有边境的战争

当然,相对于印方提出不切实际的需求,印方提出这种需求的源头也是值得探究的。印方会强调“实际控制线”(LAC)及印度领土的问题,但这种划线方式的合理性究竟有多少?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已经先在加勒万河谷问题上给印方做出了一个明显的榜样,它展示了印方对于拉达克地区“领土”的真实认知。

中印东段5592高地及邻近解放军哨所的现状,已成为中印建设差距的缩影

众所周知,在2020年6月19日印度应对加勒万河谷夜战的“全党大会”上,发表了“中国军队在加勒万河谷冲突中并没有越界,印度的领土一寸都没被侵犯”的讲话。这一发言可以被简单地理解为莫迪希望为民意降温。但这句话也存在另一种理解的维度,即包括加勒万河谷一线的中印控制区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两国边境”,其分界线既然是“实际控制线”,那么在以实控线划界的前提下,解放军脚下即是中方领地,中方不可能进入印方领地。

事实上,就印方在中印交界处争议地带的实际行动来说,印方近几十年来的手段也的确是以蚕食确保实际控制后,即把屯兵处连线视为其“实控线”。这种手段在藏南一线尤为明显。譬如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市错那县浪坡乡的东章瀑布及附近草甸地区就是被印方从2001年开始通过屯兵抢占等手段蚕食夺取的:印方在2001年拆除双方边民来往的便桥后,即屯兵设卡将此地占为己有。这种以蚕食维系实际控制,并不断把实际控制向前推进的手段业已成为印方在中印边界活动的主题词。

但是,自2018年中印洞朗对峙后,印方发现解放军已经开始选择在此前的季节性驻扎区域设置永备阵地,以此确保实际控制,避免印方小股人员偷渡蚕食。至于拉达克一线,解放军更选择在印方沿什约克河修建的公路加增设施,以针锋相对的实际控制拒止印方在双方无人区灰色地带跑马圈地的行为。在新德里仍热衷于向前推进之际,加勒万夜战以及此后的班公湖对峙就出现了。新德里已经发现这种出动小股兵力夺占无人区的冒险将带来更大的风险。

不可否认,在1962年至今的对峙中,中、印两国都积累了处理边境事态的经验。相关当事方或许应该吸取教训,应该认识到大国间容不得轻举妄动,任何盲动都会引发连锁反应,机会主义、冒险主义都不可行。如若中印双方能够接下来逐步解决其他区域的对峙问题,中印双边关系或有一定可能回到对峙前的平静。但当前情况或许并不会打消外界的忧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