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伦热盼国共回暖之前 得要先处理张亚中的“统一遗产”

 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朱立伦在国民党众“全党救一人”的迫切感下,以史上最低45.78%的得票率,脆弱当选成为新任国民党主席。当选次日,中共捎来习近平署名贺电,朱立伦“循例”回复,用以正告党众、以壮国共关系发展日后可期的用意明显,为的不外乎好让自己得比肩连战、马英九之后,成为“实至名归”的国民党共主。

然而,在朱立伦磨刀霍霍整备再起国共接触之前,党魁选举期间窜起的“张亚中现象”恐怕还留有余韵,犹须朱立伦面对排解。

朱立伦尽管胜出当选新任国民党主席,但张亚中于选举期间带领“统一议题”,掀起政治涟漪阵阵,恐有得朱立伦耗费时间与心力才能消化。(图源:中央社,多维制图)
朱立伦尽管胜出当选新任国民党主席,但张亚中于选举期间带领“统一议题”,掀起政治涟漪阵阵,恐有得朱立伦耗费时间与心力才能消化。(图源:中央社,多维制图)

一般认为,台湾知名统派学者张亚中参选国民党主席,从一开始的不看好,到后来声势直起,不少评论都冠以“张亚中现象”评述,甚而类比过去横扫全台民意的“韩国瑜旋风”。当然,“张亚中现象”不及“韩国瑜旋风”,未能达到全台普适热衷的程度,但两人分别借由谈论庶民经济的左,以及两岸关系的统,激荡了国民党内的两波政治潮起。

尽管朱立伦胜选成为事实,但历经这一场国民党主席选举,胜败结果恐怕是其次,之所以“难得热烈”,主要还是国民党人都在这一场选举当中,因为张亚中的参选,被迫讨论了统一。显然的,在张亚中浮出台面之前,位居国民党层峰者除了洪秀柱,国民党众人普遍不愿意直面统一问题,这也包含了即将接任国民党主席的朱立伦。张亚中虽然落败,但在国民党内已留下了一笔“统一遗产”,对于此后的国民党而言,这一场“统一”辩论是没有谈完,是未完待续的议程?还是就此躲避到底、索性不谈了?恐怕还有得折腾。

国民党主席当选人朱立伦9月28日出席前国民党立委吴志扬新书发表会。朱立伦办公室发言人凌涛9月29日晚间批评民进党消费中华民国,国民党与中美一起反对台独,只是刚好而已。(吴逸骅/多维新闻)
国民党主席当选人朱立伦9月28日出席前国民党立委吴志扬新书发表会。朱立伦办公室发言人凌涛9月29日晚间批评民进党消费中华民国,国民党与中美一起反对台独,只是刚好而已。(吴逸骅/多维新闻)

事实上,一样的情况放在民进党、放在台湾社会,也是一样。尽管民进党大力拒统一点都不让人意外,同时台湾社会对于谈论统一也忌讳莫名,但过去这些年,自2019年“习五点”以降,台湾社会、各政党言及两岸的方式与回应,其实都围绕在谈论统一这回事,只是没有自觉。

总的来说,台湾自从开放政党竞争,乃至型塑出以两党政治为主线的政治发展,进而区分蓝绿、统独的政治光谱,面对北京反独促统的力道日增,被动之势的台湾政党,无论其统独光谱再怎么区别、拉大差异,之于两岸结构而言,早已没有了差别。从过往北京还经常挂在嘴边的“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开始,两岸一旦要谈论统一问题,即隐含了非只能从国民党这厢来发动的必要。朱立伦此时接掌党中央,就算衔接了国共桥梁,但不若过往取得近“独家代理”的情势已然明朗。

9月22日,国民党主席候选人张亚中选前接受中广董事长赵少康专访,访谈中双方激辩两岸问题,火药味浓厚。(Facebook@赵少康)
9月22日,国民党主席候选人张亚中选前接受中广董事长赵少康专访,访谈中双方激辩两岸问题,火药味浓厚。(Facebook@赵少康)

从朱立伦当选后,中共派发贺电,到国台办柔性回应来看,国共关系启动“再正常化”或许可期,但在“时空环境不同之术”作用下,国共此情留否成追忆,不无疑问。追根结底,国民党、乃至国共关系的发展问题,并不在于朱立伦的出线,或更在于张亚中的败北。张亚中以第二高票败选的一大因素,是其选前被党内冠以一旦当选就将亡党的恐惧,就“谈统就亡党”的连结,这些看在北京眼里,国民党自此又如何以统派政党自居?这无疑是收到贺电之后的朱立伦必须清楚回应的问题。

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