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为争相位 “对华鸽派”岸田激烈转向

在日本自民党党内,第四大派阀领袖岸田文雄一直被认为是一个无趣且缺乏决断力的人,曾被形容为“毫无特色”、“安倍刺身旁边的佐料”。但他在此次总裁选举中风格大变,采取激烈进攻姿态,包括要求限制党内高层任期、对总干事二阶俊博发起攻击、以及对华出乎意料的强硬,这都让日本政坛大感意外,也使其逐渐摆脱面目模糊的尴尬境地,成为总裁有力候选人。究竟岸田文雄是何许人也?按部就班的好好先生 岸田虽然一家从政,但本家不算十分显赫。爷爷岸田正记为当选七次的参议员,但任期主要集中在战前,其父岸田文武曾在官僚体系中官至中小企业厅长官,后转选众议员,在中曾根康弘内阁中担任次官。不过,由于岸田正记之女嫁给前首相宫泽喜一的侄子,两家结成姻亲后连带岸田家族政治实力水涨船高。

岸田文雄在沿着就读早稻田大学、入职银行这等精英模版生活度过青年时期后,又通过担任父亲秘书这一常见模式进入政界,历练几年后于1993年在广岛老家首次出选众议员,并顺理成章加入了宫泽喜一领导的、父亲所属的宏池会。岸田如今领导的岸田派,也是宏池会几经流变的产物,算得上是家族传承。

自当选议员以来,岸田一直勤勤恳恳沿着权力阶梯往上爬,从2001年小泉政府便进入内阁担任副大臣。他与党内大多议员都融洽相处,包括所属不同派阀的安倍,是党内著名的好好先生。出身广岛的他也持和平主义,反核反战,路线中庸平和。有观察者认为岸田最大的卖点就是他的“良好个性”,一位自民党高级官员形容“确实很少有自民党议员不喜欢岸田”,这与他另一位竞争对手、性格孤高的河野太郎形成鲜明对比。低调辅佐安倍多年 望获禅让梦碎岸田的职业生涯在安倍二次拜相时期迎来突破,他从2012年至2017年担任外相,时长仅次于战后首任首相、被日本公认为少有具国际感的吉田茂。但岸田如此之长的外交经历却未有溅起水花。尽管他陪伴提出“俯瞰地球仪式外交”的安倍走遍全球,却一直低调扮演辅佐角色,将镁光灯全数让给对方,自己鲜少留下有记忆点的画面。相比之下,继他之后担任两年外相的河野太郎,却因风格鲜明、强硬与活泼并济的“河野外交”让人印象深刻。

岸田文雄(右)2015年向访问广岛的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中)做介绍,这其实是岸田外交生涯的高光时刻,但只留下一张侧面照片,这与喜欢拍照、风格高调的河野太郎形成鲜明对比。(日本内阁广播官)
岸田文雄(右)2015年向访问广岛的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中)做介绍,这其实是岸田外交生涯的高光时刻,但只留下一张侧面照片,这与喜欢拍照、风格高调的河野太郎形成鲜明对比。(日本内阁广播官)

另据产经新闻旗下的《夕刊富士》透露,安倍启用岸田一大考量其实是希望借力宏池会前任会长古贺诚与中国的人脉网络,恢复2012年钓鱼岛事件后冰封的中日关系,不过实际上为双边关系发挥了主要作用的,还是身段灵活的安倍本人和因代表旅游业利益与中国关系较密的自民党总干事二阶俊博,中规中矩的岸田并不出彩。

不过,在自民党政治中,没有特色很多时候也是优势,特立独行、不受掌控的人往往会被党内元老忌惮和孤立。有外务省人士透露,岸田能取得安倍信任就是因为“不宣传自身的功劳,始终扮演辅佐角色”。他也因为这份忠诚和温顺,被长期认为是安倍属意的继承人。

在安倍2017年连受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等一系列丑闻冲击,又逢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组建的新党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大胜动摇其执政根基时,面对跃跃欲试的岸田,安倍在请求他继续支持时,就暗示此后会支持他竞选总裁,希望他稍安勿躁。岸田对此也欣然接受,并在同年内阁改组时转任政调会长这一党务要职,负责与商界和专家协商自民党政策,为接任安倍做准备。

不过,安倍同年稍后利用朝鲜核试危机提前解散众院大选,意外成功保住执政联盟三分之二席位多数,他自然也取消了退位的打算,岸田也只好推后了拜相计划。在2018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岸田出于谨慎,没有听取派阀内年轻议员的出战呼吁,而是继续支持安倍,争取在三年后获得对方“禅让”。

但岸田再次失望了。在安倍2020年8月于疫中突然宣布辞职时,他当时在外出差,根本未有获提前通知,这已是不详预兆。此后在自民党总干事二阶俊博率先支持时任官房长官菅义伟出选后,安倍稍作犹豫后也倒向菅义伟,迅速奠定了其胜利局面,岸田再次无缘相位。

岸田2020年初次竞选自民党总干事不敌菅义伟。(美联社)
岸田2020年初次竞选自民党总干事不敌菅义伟。(美联社)

据报道,这是因为安倍不确定缺乏知名度的岸田能否在对决中压过党内死敌石破茂,同时岸田在危机中的执政能力也引起一定怀疑。在疫情爆发的3月,安倍下令身为政调会长的岸田研究紧急纾困方案。《每日新闻》指出,尽管岸田最初也与多数党友一样,赞同向每人分发10万日元,但考虑到安倍忧心财政支出,便转而力推向收入减少的家庭分发30万日元的计划,约涵盖全国五分之一的家庭,但这遭到了年轻议员、二阶派和盟友公明党的强烈反对,最后安倍和岸田只能改弦易辙,大幅修改法案。

岸田在此次事件中的左右摇摆伤害了他在党内向心力,加深了其“优柔寡断”、“难独当一面”的形象,也使他渴望获得安倍禅让之梦破碎。从中庸路线变身强硬派在多次求而不得后,岸田在此次总裁选举中决心革新面貌,从面目模糊的中庸派一举转为政策鲜明的进攻派。他先是利用党内对二阶俊博把持总干事一职长达五年的不满,推出“高级党职一年一届、最多三届”的改革主张,旨在讨好与二阶派屡有摩擦的安倍派和麻生派、打散二阶与菅义伟这对紧密盟友、营造出改革派的面目以拉拢众多年轻议员。此招一出让日本政坛普遍大为惊讶,似乎看到兔子急了也开始咬人。

此后,岸田打出了四位候选人之中最具雄心的经济政策,他声称要推行一项30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方案,还提出要改变“小泉以来的新自由主义路线”。他指出安倍经济学虽卓有成效,但导致利润集中在少数公司,需要注重“再分配和增长”,扩大支持中产阶级,建立“新型日式资本主义”。

这与在野党一贯对自民党的批判不谋而合,也与另一候选人高市早苗高举“安倍经济学”旗帜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该经济政策的可行性暂且不论(岸田未提出加税方案,如何控制日本严重的债务问题将是一大难题),但这股公开调整过去经济路线的勇气再次让公众意外。

岸田介绍他的“新型日式资本主义”经济路线。(美联社)
岸田介绍他的“新型日式资本主义”经济路线。(美联社)

更出乎意料的可能还属岸田的外交和国安政策。他一直被认为是“对华鸽派”,且派阀前掌门人是对华亲善的古贺诚,派阀内许多议员也对华友好,但眼下岸田取态发生激烈转向。

他称应对中国将是政府未来的首要任务,将与美欧印澳等具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合作,对抗专制制度。他同时预感“台湾海峡将是接下来的大问题”,可见他将维持乃至加强菅义伟政府后期向“亲美友台”靠拢、而非讲究“中美平衡”的路线。此外,岸田还称将新设负责“人权”和“经济安保”问题的首相助理职位,前者将“坚定而果断地”处理新疆、香港和台湾问题,后者将防止半导体等重要技术外流。在国防上,岸田也称需要强化海警队的能力,且不会坚守国防开支不超过国内生产总值1%的原则。

此等与极端保守的候选人高市早苗不相上下的强硬政策,显示了岸田抛弃中庸温和路线,朝相位发起奋力一击的决心,他也因此吸引了麻生、部分安倍派和部分竹下派的支持,再加上自己派阀的鼎力支持,也有不小的胜算。

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岸田眼下如此激烈地调整形象与政策,他真的改了缺乏决断力、见风使舵的性格吗?似乎没有。例如,他9月2日在电视节目上被问到会否对涉及安倍的森友学园案再次启动调查时,他称“这是由国民来判断的问题。国民说目前解释不够,所以需要进一步解释。”《时事通讯社》称安倍对此高度警惕,9月4日就支持另一候选人高市早苗,惊慌的岸田马上在9月6日就改口称不会对森友学园案重启调查。

由此可见,即使岸田成功圆了首相之梦,但实际大权很可能也会继续把持在安倍、麻生这些太上皇手中,他的国防安保政策因符合主流意见或能推进,但突破性的经济政策就机会渺茫。如他当选,如何在历史上留下烙印而不是成为又一位面目模糊的傀儡首相,这才是岸田面临的最大课题。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