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层密集离京 习李皆赴西部释放什么信号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进入2021年9月中旬,中国领导层公开活动一时颇为密集。仅在9月15日和16日两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人大委员长栗战书、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国务院第一副总理韩正四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党委,以及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等人皆有安排。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习近平、李克强与胡春华三人的行程事项都与中国西部有关,或许释放出中国决策层将会向西部地区增加战略规划和投入的信号。

据中国官方公开信息,习近平在9月13日至15日视察调研陕西榆林西安两市,并出席中国第十四届运动会开幕式。李克强9月16日在广西玉林考察。同样在9月16日,栗战书在北京与巴林国民议会议长兼众议长扎伊纳勒举行视频会谈,韩正在北京以视频方式出席2021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并发表致辞,胡春华在四川成都出席第十八届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开幕式暨第十届中国西部国际合作论坛并督导乡村振兴。赵乐际则是在15日至17日在内蒙古调研。

其实就在1年前,习近平已经有过一次陕西行。当年4月20日至23日,习近平先后抵达商洛、安康、西安等地,前往自然保护区、贫困山区、社区、学校、企业等处,了解秦岭生态环境保护、脱贫攻坚、复工复产等情况,就统筹推进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打赢脱贫攻坚战进行调研,并看望了一些基层官员和群众。

习近平如此连续两年离京前往同一省份的行程安排并不多见,或许是基于不同时间段的不同的治理重点,或者是为参加某项活动顺道考察陕西。2020年陕西行,生态环境保护、疫情防控、经济恢复、脱贫攻坚是其主要议程。2021年的陕西行,主要议程则换成了革命传承、文化教育、体育运动和航空航天。就第二次陕西行工作重点举例来看,习近平参观了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旧址和中共绥德地委旧址,在绥德实验中学观看学生书法练习和体育锻炼,出席中国运动会开幕式,在某部队基地提出“太空资产是国家战略资产”“统筹实施国家太空系统运行管理”。

习近平2021年几乎每月都会前往地方考察。(新华社)
习近平2021年几乎每月都会前往地方考察。(新华社)

9月14日,习近平在陕西省榆林市绥德县绥德实验中学考察。(新华社)
9月14日,习近平在陕西省榆林市绥德县绥德实验中学考察。(新华社)

9月13日,习近平在陕西省榆林市考察了米脂县银州街道高西沟村农业情况。(微博@新华社)
9月13日,习近平在陕西省榆林市考察了米脂县银州街道高西沟村农业情况。(微博@新华社)

9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陕西省榆林市参观了杨家沟革命旧址。(微博@新华社)
9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陕西省榆林市参观了杨家沟革命旧址。(微博@新华社)

习近平在陕西省榆林市考察调研了中家能源集团榆林化工有限公司、米脂县银州街道高西沟村、杨家沟革命旧址等处。(微博@新华社)
习近平在陕西省榆林市考察调研了中家能源集团榆林化工有限公司、米脂县银州街道高西沟村、杨家沟革命旧址等处。(微博@新华社)

9月15日晚,习近平在陕西省西安市出席中国第十四届运动会开幕式并宣布运动会开幕。(新华社)
9月15日晚,习近平在陕西省西安市出席中国第十四届运动会开幕式并宣布运动会开幕。(新华社)

9月15日,习近平在陕西省西安市会见中国群众体育先进单位、先进个人代表和全国体育系统先进集体、先进工作者代表,东京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运动员和教练员代表等,并与他们合影留念。(新华社)
9月15日,习近平在陕西省西安市会见中国群众体育先进单位、先进个人代表和全国体育系统先进集体、先进工作者代表,东京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运动员和教练员代表等,并与他们合影留念。(新华社)

2021年9月,习近平视察了陕西某基地,提及太空交通管理。(微博@新华社)
2021年9月,习近平视察了陕西某基地,提及太空交通管理。(微博@新华社)

习近平陕西行是在9月13日至15日,李克强的广西行则是在9月16日至17日。据悉,李克强在广西玉林考察了广西玉柴机器集团有限公司、陆川县马坡镇东西村,在南宁考察了中新南宁国际物流园、瑞声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和惠民安居•仙葫苑公租房小区。

在约半年前的4月,习近平也曾在广西考察,历时三天,行经桂林、柳州、南宁三地。

据查,进入2021年后,习近平几乎每月都会前往地方考察调研一次,只有8月适逢北戴河休假例外。总计当年习近平离京考察8次,历经9地。1月份考察了北京、河北两地,其余皆是专程前往一地,依次是贵州、福建、广西、河南、青海、西藏和陕西。

可见,这9地大多是中西部地区,仅有北京、河北、福建属于东部地区,沿海者则仅有河北、广西两地。中部地区只有河南一省,其余贵州、广西、青海、西藏和陕西5地皆属西部。可见西部在习近平2021年地方视察行程里占据较大比重。

中国西部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对低于中东部,会得到国家层面较多的资源投入与政策支持。这也意味着西部地区拥有较大的发展潜力,近年经济发展速度确实迅猛,正在赶超中东部地区。

中国西部地区相对快速的发展得益于当前所处的时代形势。首先,中国前后相继的两个国家战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都是以西部为主要战场,中共新提出的“共同富裕”理想的实现也要求补足西部短板;其次,全球疫情持续肆虐,中国对外开放受阻,比以往更为重视“内循环”;再次,西部地区是“一带一路”战略规划的前沿高地,不论是当下的有限度开放还是“后疫情时代”里的新开放,西部都拥有独特的区位优势。

事实上,胡春华9月16日在四川成都出席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开幕式暨第十届中国西部国际合作论坛时的一番讲话,就已点明了中共高层对中国西部的态度。

胡春华表示,习近平高度重视西部地区开发开放,强调要在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上闯新路。当前中国“将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西部地区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充分发挥西部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优势”,“加强西部与沿海开放地区的对接合作,提升承担产业转移能力”。

诸多趋势性因素的历史性会合,能够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西部又能否成为提振中国经济的一个强力驱动,值得拭目以待。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