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日本文部科学省批准其国内教科书“随军慰安妇”订正申请,再次掀起了否认军国主义侵略罪行狂潮,令世界警惕。

  “慰安妇”制度是二战时期日本政府强迫各国妇女充当日军的性奴隶,并有计划地为日军配备性奴隶的制度,也是日本军国主义违反人道主义、战争常规且制度化了的国家犯罪行为。

  铁证如山,不容否认!

侵华日军“慰安妇”罪行铁证如山,不容否认!

  1937年底 一个日本兵在上海拍摄的”皇军”慰安所

  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供图

  亲历者

  “这是笔血债,应让后代知道!”说这句话的老人名叫刘海鱼,她在2020年离世了。

侵华日军“慰安妇”罪行铁证如山,不容否认!

  刘海鱼老人

  在刘海鱼18岁时,曾被日军掳走成了“慰安妇”,虽饱受欺辱,但她一直没有出卖村里的抗日游击组织,3个多月后才被家人赎回。刘海鱼生前接受采访时提到,记得日军送她们上山当天,路上还有两个人被抓,其中一人正是在她们村开展秘密抗日活动的游击队员。当天晚上,日军开始审问这两人,并当着刘海鱼和另外3名姑娘的面,把游击队员的两只手用铁钉钉在墙上,又用刺刀把他眼睛挖掉……一直到他被残害致死。

侵华日军“慰安妇”罪行铁证如山,不容否认!

  韦绍兰老人

  韦绍兰老人出生于1920年,老家在广西桂林荔浦县新坪镇。1944年的冬天,24岁的韦绍兰被日本士兵抓走,在慰安所遭受了3个月的非人折磨,期间怀了身孕。多年后,韦绍兰接受采访时回忆起那年的事,依然痛苦,“眼泪都是往心里流的”。那些事情像是心里一块隐秘的角落,只要想起,就会让她泪流不已。老人在2019年离世了。

  2017年,一部以中国“慰安妇”为主要讲述对象的电影《二十二》上映。如今4年过去,参与电影拍摄的老人仅有两位在世。

侵华日军“慰安妇”罪行铁证如山,不容否认!

  电影团队微博截图

  见证者

  上海师范大学文苑楼旁,有一组中韩少女双人雕像,她们坐在椅子上,衣领被拉开,双手握拳,神情悲愤,旁边还有一张空椅子。塑像铭文由中英韩日四种文字写成:“‘慰安妇’制度特指1932年至1945年间,日本政府为日本军队配备军事性奴隶的制度。数十万中国、朝鲜半岛、东南亚等地的妇女因此被逼为日军性奴隶……”

侵华日军“慰安妇”罪行铁证如山,不容否认!

  中韩少女双人雕像

  时间回到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3万余名日本军人侵占上海。期间,日军制造了多起强奸战地妇女的事件,国内外舆论哗然。时任上海派遣军副参谋长的冈村宁次在上级首肯下,决定设立专供日军使用的军妓所,操办者是冈部直三郎。后者在日记中记载:“这时,传来士兵们千方百计搜索女人、道德败坏的各种传闻,为了解决士兵的性问题,就着手积极建立这种设施。”

  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战争开始后,日本大量掳掠朝鲜和中国妇女充当日军“慰安妇”,并在日军中有计划、按比例地配备“慰安妇”。

  ……

  雕像代表少女,而它们则代表了少女们的无助与绝望——9月18日,“日军‘慰安妇’制度罪行展”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拉开帷幕,这两件展品直戳人心。

侵华日军“慰安妇”罪行铁证如山,不容否认!

  罗奶奶放在枕下的剪刀

  这把剪刀属于一位姓罗的奶奶,当年日军进攻江西上高时,还在县城读书的罗奶奶被抓进慰安所。在家人辗转筹措下,罗奶奶被赎了出来,之后便加入了抗日的队伍,但被残害的经历给她留下了终生阴影。她每晚睡觉都压一把剪刀在枕头下,她说这样才有安全感,才能睡着

侵华日军“慰安妇”罪行铁证如山,不容否认!

  陈美英奶奶的拐杖

  已经离世的陈美英奶奶生前,也曾有过噩梦般的经历。1944年,她被侵华日军抓走沦为“慰安妇”,在经过一个月的折磨后有幸被救了出来。但日军的暴行对她造成了严重的心理伤害。生前,每晚睡觉时陈美英都要用自己的拐杖将门抵住,防止别人进来。

  无论是雕塑所代表的“慰安妇”少女,还是曾经的少女手中的剪刀、拐杖,它们虽不能“看”,却无疑都是侵华日军奴役女性、犯下罪行的“见证者”,无声地讲述着那场浩劫。

  铭记者

  “有中国人对我说过,亲身经历过战争的日本人中间,有这样一个承认侵略历史并道歉的人,令人感到安心。”2017年,一名叫神宫寺敬的老人接受了新华社的采访,他在采访中说:“日本无故入侵中国,残忍杀害中国人,烧毁他们的房屋……这无疑是一场侵略战争,是不正义的行为。”

  他曾是侵华日军的一员。1937年卢沟桥事变发生时,神宫寺19岁。在“义务从军”的政策下,他很快被选拔到东京的军营,1943年被派到南京附近与中国军队交战,1945年见证了日本无条件投降的历史一刻。

  “我想告诉所有中国人,那场战争无疑是侵略战争,而我作为侵略者的一员参加了战争,真的感到非常抱歉。”回到日本后,神宫寺选择了忏悔。从战争的癫狂时代重返和平的生活后,他开始读书,对那场战争的记忆在反思中开始复苏。“我至今都为此感到歉疚,为了日本和中国再也不爆发战争,为了日中友好,我要尽我一家的微薄之力。”

  著名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在作品《弃猫,提起父亲时我要讲述的往事》中提到,自己的父亲曾是侵华日军的一份子——1938年20岁的村上千秋被征兵到了侵华日军第16师团第16连队当辎重兵。

  在书中,村上春树首次公开了自己父亲在战争期间杀害中国战俘的残忍暴行。村上春树回忆道:“父亲几乎从来就不跟我讲自己的战争经历,唯一一次讲自己残杀中国战俘的事是在我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显然中国士兵当时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了,但根本没有表现出恐惧和害怕。”

  2015年,村上春树在接受日本共同社采访时说:“(对侵略战争)道歉并不是件可耻的事。日本侵略其他国家是事实,历史认识问题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认真道歉是非常有必要的。

  无论是强征“慰安妇”,还是屠杀暴行,都是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严重反人类罪行,这一历史事实铁证如山,不容否认。当下,我们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复仇,而是提醒更多的人要珍爱和平,一起维护人类的公平正义。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