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瞒着欧盟,和澳大利亚达成AUKUS安全协议,以帮助澳大利亚部署核动力潜艇,强化印太地区的安全存在。这意味着澳大利亚打破了过去在中美间保持微妙平衡的状态,在政治和军事安全上彻底选边站,靠向美国。由此看来,中澳关系短期内很难得到改善。

三年前,现任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上台时曾明确表示,澳大利亚不必要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完全可以与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保持密切交往,同时和美国这一安全盟友开展合作。和英美缔结新的安全同盟,澳大利亚彻底改变了对华策略。

这种误判源自澳大利亚两届政府的一系列的错误决策,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受到美国的诱导,或者说美英各自不同盘算的误导。

先说美国方面。特朗普(Donald Trump)右翼执政时,澳大利亚就出现了对华误判,首次和北京关系僵化是2017年。当时的澳大利亚政府、时任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指控北京干涉澳大利亚内政。这某种程度上是受了当时特朗普右翼政客的影响。特朗普当时亦指控中国干涉美国中期选举。事实证明,这都是右翼莫须有的指控,目的是为了骗取选票。

再一次澳大利亚的决策失误就是跟着美国右翼势力将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政治化,导致和北京的关系持续恶化。拜登政府在情报机构公布调查结果后,不再过度将病毒溯源问题政治化,目的就是为了铺垫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晤。但莫里森政府却没有回旋空间,也没有考虑纠正错误、修复和北京的关系。

英国不同。脱欧后,英国一直寻求自己的全球战略,包括提出打造“全球不列颠”战略。此次和美国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技术,也是为了在脱欧后推进自己的野心。这是英国外交政策的一次转变。这种转变的直接目的不一定和中国直接对抗,而是和美国开展一次科技、军工和经济的全面整合,博取更多地缘政治利益。

所以,美国吸收澳大利亚进入美英“特殊关系”组合,更多还是考虑了跨太平洋关系的利益。和美英签署了核潜艇协议,澳大利亚今后将更多依附于美国的安全保护。但这个人口仅有2,500万,经济体量和军事实力都有限的国家,有了核潜艇之后,真能在印太地区实现自己的利益诉求吗?

澳大利亚近来加大在太平洋地区展现军事存在,点击浏览大图:

澳大利亚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中国,对华出口规模从2000年的36亿美元增加到了2015年740亿美元。澳大利亚在经济上能够度过难关,比如避免受到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更大的冲击,很大程度上就是得益于中国市场。现如今,澳大利亚出于政治因素,或者美国的诱导,站在北京的对立面,势必会影响自己的经贸利益。

笔者记得在中美贸易战期间,特朗普政府曾勒索中国加大进口美国商品的力度,北京后来的确巧妙调整策略,减少了对澳大利亚同类商品的进口。也就是说,在经济利益面前,美国始终只顾自己的利益。所谓北京经贸打压的指控,最后也显得很无力。

澳大利亚在经贸上“得罪”北京、在安全上更加受制于美国,就和日本放弃主权获取美军保护一样,是丧权辱国的事情。澳大利亚距离北京更近,距离华盛顿和伦敦都很远,美国真的能够兑现自己的安全承诺吗?当然,澳大利亚选边站最大的风险就是将来很有可能会被美国卷入中美可能的冲突。这是澳大利亚民众最不希望看到的。

在已经有五眼联盟及双边军事同盟等既定安全设计的情况下,美国又吸收澳大利亚,缔造新的安全协议,关键不是因为彼此价值观或文化相近,也不是因为专制与民主对立的问题,而是因为这本身就是一场中美之间的大国地缘政治博弈游戏。

在这种大国游戏中,经济体量和人口规模较小的澳大利亚话语权有限,根本无法保障自己的利益。而且,拜登此次和澳大利亚缔结新的安全同盟,也是为了服务于自己的同盟外交策略。从目前来看,这种外交策略并不奏效。这一点从美国此次抛弃法国以及美欧之间的裂痕就可以看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