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名家|郑永年:中国需要单边开放 但不是所有领域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宣布达成AUKUS防卫协定的举动,被不少学者认为“毫无疑问是为了对抗中国(counter China)”。(Reuters)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宣布达成AUKUS防卫协定的举动,被不少学者认为“毫无疑问是为了对抗中国(counter China)”。(Reuters)

现在美国就是要封杀中国成为海洋大国,说得形象一点,美国跟西方会鼓励中国走“一带”,封杀中国走“一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所以把印太战略提高到了美国外交战略的最高方面。

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强调美国、苏联、中国三国大外交,后面的布林肯(Antony Blinken),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等人是“后基辛格思维”,强调美国、中国、印度之间的外交,印太主要是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已经成为美国安全系统的一部分,所以现在美国拉拢印度,如果印度完全整合进美国印太战略,就对中国成为海洋国家构成了最严峻的威胁。

印太战略最早是日本首相安倍提出来的,当然更早是印度外交官提出来的,在蓬佩奥(Mike Pompeo)时代提升,印太关系已经一直在升级,中国必须要意识到这点。

那么中国怎么办?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有信心、要理性。理性来自于信心,对自己各方面实力做全面的评估。中国现在是第二大经济体,是最大的单一市场,中产阶级有4亿人,占30%,在比例上比美国低,美国中产大概50%,人口4亿,有2亿中产,中国的中产相当于美国整体人口,中国4亿中产消费能力不低。我个人觉得,美国已经没有机会全面围堵中国,美国要围堵中国已经太晚了。

跟美国打交道,中国一定要看到自己存在的两点比较优势:一是市场规模,二是开放。一、市场规模

新冠疫情以后,世界上的名牌靠中国中产来消费。中国这几年的进口博览会就展示了中国力量。我始终相信马克思(Karl Marx)的“经济是基础,政治是上层建筑”,美国强大是因为其经济,其市场是更开放的市场,欧洲靠它,亚洲四小龙靠它,美国向这些经济体开放市场,市场的力量才体现出真的力量。

中国也同样,最强大的也是市场,中国现在已经有4亿中产,经济还在发展,如果由现在的4亿中产发展到2035年的7亿中产,那时,中国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

西方人看好印度,认为在中国之后,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可以开拓一个印度市场,但我认为印度失去了上世纪80年代以后的那一波全球化,就很难发展起来了,这跟社会体制、政治体制、经济体制都有关系,它不可能发生中国那样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大规模的工业化。

2016年8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司令员李作成上将在八一大楼欢迎时任美国陆军参谋长米利到访。(VCG)。
2016年8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司令员李作成上将在八一大楼欢迎时任美国陆军参谋长米利到访。(VCG)。

2021年5月6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聆听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的讲话。(AP)
2021年5月6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聆听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的讲话。(AP)

2020年4月1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时任司法部长巴尔、时任国防部长埃斯珀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的陪同下,出席在白宫举行的每日冠状病毒应对简报会。(Reuters)
2020年4月1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时任司法部长巴尔、时任国防部长埃斯珀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的陪同下,出席在白宫举行的每日冠状病毒应对简报会。(Reuters)

2020年1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声明称,在此前一天美驻伊拉克军事基地遭受的来自伊朗的袭击中,无人员伤亡,并宣布将对伊朗施加新的制裁。右二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Reuters)
2020年1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声明称,在此前一天美驻伊拉克军事基地遭受的来自伊朗的袭击中,无人员伤亡,并宣布将对伊朗施加新的制裁。右二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Reuters)

2020年1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声明称,在此前一天美驻伊拉克军事基地遭受的来自伊朗的袭击中,无人员伤亡,并宣布将对伊朗施加新的制裁。特朗普身后左侧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Reuters)
2020年1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声明称,在此前一天美驻伊拉克军事基地遭受的来自伊朗的袭击中,无人员伤亡,并宣布将对伊朗施加新的制裁。特朗普身后左侧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Reuters)

2019年12月29日,米利就此次袭击做情况说明。据称,美军这次行动是对伊朗在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火箭弹并杀死美国民用承包商的回击。(AP)
2019年12月29日,米利就此次袭击做情况说明。据称,美军这次行动是对伊朗在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火箭弹并杀死美国民用承包商的回击。(AP)

2019年12月29日,米利(右一)和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中)及时任国防部长埃斯珀出席记者会,宣布美军空袭了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卡塔布真主党民兵组织(Kata'ib Hizbollah,即真主党旅)。(Reuters)
2019年12月29日,米利(右一)和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中)及时任国防部长埃斯珀出席记者会,宣布美军空袭了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卡塔布真主党民兵组织(Kata’ib Hizbollah,即真主党旅)。(Reuters)

2019年10月7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米利握手。(AP)
2019年10月7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米利握手。(AP)

2019年10月7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美国军方领导人举行会议。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右一)出席。(AP)
2019年10月7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美国军方领导人举行会议。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右一)出席。(AP)

二、开放

开放非常重要,中国未来可持续的发展取决于可持续开放。上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是在开放状态下成长起来的,以后也要在开放状态下实现可持续的发展,中国这个经济体已经是世界经济体内在的一部分。

美苏冷战时期,在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著名的八千字长电报后不久,美苏就发生了冷战,为什么那么快?就是因为美苏之间没有任何的经贸互相依赖性,唯一的关联仅仅是两个大国在反法西斯统一了战线而已,也用不着脱钩,两个国家马上就是核武器对峙,互相威慑。

目前,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到现在还在进行,影响非常深刻,因为中国经济跟美国经济同属于世界经济体系的一部分,分不开,所以开放非常重要,在开放中能吸收到外资。

我在《大变局中的机遇》这本书里提出了一个看法,中国“不仅要开放,甚至要单边开放”。即使美国跟它的一些盟友想封杀中国,围堵中国,中国也要向他们开放,这在历史上是有案可循的,比如大英帝国的开放,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化发生在英国,它有比较优势,即使你不向我开放,我也向你开放,这是单边开放;而美国讲对等开放,你向我开放,我也向你开放。我个人觉得,中国在这个阶段应当学习大英帝国,而不应当学习美国。

有人说中国单边开放要吃亏,我的答案是:并不是所有领域都要单边开放。比如跟东南亚等国家签署的RCEP,就是对等开放。跟欧盟签的《中欧投资协议》,虽然现在有点政治困难,但是只要中国开放,这个协议还是会生效的。

美国对中国的合作、竞争、对抗、冲突政策,中国也可以拿来主义。合作方面我们依然会合作,比如气候问题,气候发生了变化,所有国家都会受影响,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要承担国际责任,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一直非常强调气候问题,将碳中和、低碳经济提到那么高的议程,足可见重视程度。再如:卫生方面,我们也一直在合作,只不过美国在意识形态上拒绝跟中国合作,老是搞一些像WTO类似的事情,像新冠病毒最终的来源问题,直到现在也在闹笑话。

竞争方面,该竞争中国要竞争,不怕竞争,但也要避免恶性竞争。在此阶段,要做的是回避军事竞争,直面经济竞争。因为军事竞争是零和游戏,而经济竞争往往是双赢的。此前的G7,针对中国的“一带一路”,美国也推出了它们版本的“一带一路”,我认为这是好事,表明中国掌握了主动权。

我在《大变局中的机遇》这本书里举了个例子,朱镕基任中国总理时期,中国跟东盟开始了自由贸易区的谈判,签署了“中国-东盟10+1”,结果日本、韩国着急了,也搞了“日本-东盟10+1”“韩国-东盟10+1”,所以有了三个“10+1”,这就是赤裸裸的竞争,不过在这三个“10+1”的基础上最后形成了“10+3”,这是很好的结果。

所以像“一带一路”问题上,美国如果来竞争,双方能产生很多的机会,生意人没有那么多意识形态,每个国家、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比较优势,竞争不可避免,但经济竞争也会产生经济合作。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IPP评论”,原标题《郑永年:逆全球化时代,中国需要更开放》,作者郑永年系香港中文大学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中国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