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日至27日,美国动员英日澳等盟友举行“大规模演习-2021”,堪称冷战后最大规模海上演习;中国也自8月17日起,于台湾西南、东南周边海空举行演习。对此惊涛骇浪,台湾似乎开始了不顾现实的自我壮胆,不仅频频渲染可能花费2,000亿元新台币研制导弹的传闻,更出现称中国为“邻国”的变型版“两国论”。对此危局,“多维新闻”采访到台湾知名政治学者、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石之瑜,探讨从思想上摆脱战争的路径。本篇为系列采访第三篇(共三篇)。

系列采访第一篇:面对统一|台独有向祖国投降的权利

系列采访第二篇:面对统一|北京可请台湾主动提出统一时间表

多维:如您前面所述,其实改善两岸关系,维护台海和平,关键还是台湾下一步怎么走。

石之瑜:两岸关系自内战以降,由军事对峙逐渐转型成了政治对立,步步缓和,原因就是民间社会的密切交流,消弭了各种因为思想、制度、符号、习惯引起的排斥感,直到可以相互适应,彰显两岸已对彼此拥有“抗体”。而民进党现在的行为,其实是在摧毁这种“抗体”。但抗体是不能摧毁的,除非是把母体给毁灭,同归于尽。这也就是说,台独在彻底摧毁自己以前是不能停的,一停下来就会发现自己是中国人。

现在多数台湾人,闻统一而色变,因为从100多年前开始的殖民统治以降,中国人是一个象征“落后”的身份,台湾人则是殖民母国眼中要改造的中国人。两岸交流提醒台湾人自己是中国人,两岸交流随之成为政治上的“洪水猛兽”,友台政策反而成为妖魔鬼怪。

台湾知名政治学者、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石之瑜。(多维新闻)

这样的台独,已经不全靠民进党动员了,因为人人都在自我检查,如同惊弓之鸟,遇到中、华等字眼,都要回避,看不顺眼的对象,跟自己立场不同的旁人,一律冠以“统派”来简化。台独的网军尤其喜欢反串小粉红来攻击台湾,没有这种攻击,台湾人马上会想起自己是中国人。变成自己瞧不起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台独很悲情,觉得台湾是孤儿,而且说不出自己是什么。

在两岸网民在近年的摩擦中,双方行为模式类似。武统网民不在乎台湾人的想法,只要求一个立场,而这种只问立场,蛛丝马迹都无限上纲的风格,很容易模仿,所以台独网民轻易反串,虽然有时候字体、用句会泄底。而如此反映的,其实正是台湾自己的优越感不被认可、自卑感不能被平抚的焦虑,这群两岸网民一起发扬辱台,火上加油,各取所需,同属一群相互依赖的变态。

多维:近来台湾公布的“中正纪念堂园区转型方案”,里面提及的“移除蒋中正铜像”规划,也呈现了类似的焦虑与张力。

石之瑜:转型正义是台独重要的精神治疗手段,有着如同吗啡止痛的效果。对台独政客而言,可以掩护自肥不止的贪渎行为,但是在心理上的驱动力更强,就是逃避跟中国历史、文化、宗教、生活分不开的自己。

而对国民党来说,转型正义是一种极难逃脱的罗织。国民党本有自卑感,甚至比民进党更强,因为国民党除了代表殖民母国眼中的“落后中国人”,还要面对内战败北的阴影,同时还有要争取台独认可自己是台湾人的焦虑。身为转型正义的对象,导致国民党出现两种反应,一个是顺应潮流开始批判国民党自己,一个是愤愤不平反击转型正义的做法,结果既加大了国民党的内部分裂,也让自己“对号入座”,最终都逃不出选民持续流失的宿命,还鼓舞了民进党的选举士气。

转型正义的存在,反映了台独时间表的困境,台独不是个目的地,而是个过程,停下来就随时变回中国人。转型正义议题在政治上有效,说得浅是斗垮国民党,搜刮财产,说得深是对身为中国人的自恨的一种精神治疗。

转型正义成为台湾近年的政治热点 并引来“追杀国民党”的负评(点击大图浏览):

多维:如今恰逢国民党党主席选举,各界也同样关注2024年的台湾大选,您觉得选举结果会影响台独趋势吗?

石之瑜:各界关心选情理所当然,但因此认为,台湾大选能对台独趋势有根本性影响,就失之一厢情愿了。因为,即使民进党不能连任,台湾政界的台独趋势也不会就此终止,国民党会继续争取台独的认可。

如果民进党在2024年连任,领导人会不会暂时降低身段,重新创建温和形象?这问题无关紧要。因为台独活动不会停,停了,自卑感就油然而生。无论如何,文化台独一定如火如荼。

如果民进党不能连任就更精彩了,台独可以发动群众运动,因为他们不必为社会动乱负责,也不必面对美国压力,更不必担忧北京军演。而民进党当然一定会卷在其中,因为他们还有大量的贪腐门会被查获,这是台独信仰者最可悲之处:民进党总是利用他们替自己牟利。

2014年的“太阳花运动”动员了台湾青年的台独情绪 同时加剧社会撕裂(点击大图浏览):

多维:或许正因这般趋势,“军事压力”逐渐成为调控台海局势的手段之一,从军机扰台到军演,有越来越明晰的感觉。

石之瑜:北京应该也是在台湾一次次选举后有所体会,除非北京下大决心放弃台湾,好像也想不出升高军事压力以外的办法,尤其是民进党连任的话。

所以台独就同样有“战略机遇期”的说法,有所谓“时间表”的压力。但这些思路实在是出于不了解自己,台独最怕的是自己,真的建国了,斗自己恐怕斗得更凶,会有抓不完的中国奸细,每个人骨子里都是中国奸细。

在改革开放中的社会,采取军事威逼本是下下之策,但生产大跃进后的调整巩固,便是在中印战争的掩护下进行,而打倒“四人帮”后发动的四个现代化,更是在惩越战争的烟硝中推展的。因此不能因为改革开放,沿海一片欣欣向荣,就忽视两岸紧张升高的可能性。近数十年来的战史所透露的战略思维似乎是,及时的战争与牺牲,比夜长梦多迁延时日更为理性。

如果台独没有终点,只有过程,“台独时间表”就没有意义。我建议台独要正视自己有投降的权利,说的好像是向解放军投降,其实是向自己投降,接受自己在中国历史文化脉络里的归属,有了共性,就有个性,消灭共性,其实就同时消灭了个性。台独无论怎么激进,都是在母体上活动的台独。能在这个意义上自订统一时间表,那才真的是出头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