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连续两天 拜登围绕北京“辩护”

这两天,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主要应对的国外议题似乎就是中国或中美关系。他先是9月14日否认自己提议举行中美元首峰会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拒绝,称相关报道“不实”,之后又于9月15日力挺和中国军方两次秘密通电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称自己对米利将军很有信心。

这两条有关“中美沟通”的新闻在美国国内引发很多疑虑。为了有效回应相关指控,拜登政府动员了整个国安会。从白宫、国务院,到军方,都积极表态,捍卫民主党政府立场。

比如,针对英国《金融时报》有关中方拒绝美国举行元首会晤要求的“独家报道”,白宫国安顾问沙利文9月14日发布声明,强调报道并没有准确反映拜登总统和习近平主席的通话。白宫发言人普萨基( Jen Psaki)也表示,两位领导人讨论了如何继续保持沟通,但相关报道并不属实。

针对米利密电北京引发的争议,白宫发言人普萨基( Jen Psaki)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总统对他的领导力、他的爱国主义和他对我们的宪法的忠诚度有完全的信心。”

拜登15日表态当日,米利也正式做出回应。米利称,他与中国将军李作成的通话是他正常职责的一部分。据了解,米利2020年10月份的第一通和北京军方的电话还咨商了时任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

同时,米利发言人巴特勒 (Dave Butler) 在一份声明中提到,米利参谋长定期与中俄等世界各国国防部长进行沟通,通话符合这些职责和责任,传达保证,以保持战略稳定。而且,所有通话都有相关人员在现场协调沟通,包括来自国务院和国防部的人员。通话内容也已和美国情报机构分享。和中国军方两次秘密通话的美国将军米利,点击浏览大图:

2016年8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司令员李作成上将在八一大楼欢迎时任美国陆军参谋长米利到访。(VCG)。
2016年8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司令员李作成上将在八一大楼欢迎时任美国陆军参谋长米利到访。(VCG)。

2021年5月6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聆听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的讲话。(AP)
2021年5月6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聆听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的讲话。(AP)

2020年4月1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时任司法部长巴尔、时任国防部长埃斯珀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的陪同下,出席在白宫举行的每日冠状病毒应对简报会。(Reuters)
2020年4月1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时任司法部长巴尔、时任国防部长埃斯珀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的陪同下,出席在白宫举行的每日冠状病毒应对简报会。(Reuters)

2020年1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声明称,在此前一天美驻伊拉克军事基地遭受的来自伊朗的袭击中,无人员伤亡,并宣布将对伊朗施加新的制裁。右二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Reuters)
2020年1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声明称,在此前一天美驻伊拉克军事基地遭受的来自伊朗的袭击中,无人员伤亡,并宣布将对伊朗施加新的制裁。右二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Reuters)

2020年1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声明称,在此前一天美驻伊拉克军事基地遭受的来自伊朗的袭击中,无人员伤亡,并宣布将对伊朗施加新的制裁。特朗普身后左侧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Reuters)
2020年1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声明称,在此前一天美驻伊拉克军事基地遭受的来自伊朗的袭击中,无人员伤亡,并宣布将对伊朗施加新的制裁。特朗普身后左侧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Reuters)

2019年12月29日,米利就此次袭击做情况说明。据称,美军这次行动是对伊朗在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火箭弹并杀死美国民用承包商的回击。(AP)
2019年12月29日,米利就此次袭击做情况说明。据称,美军这次行动是对伊朗在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火箭弹并杀死美国民用承包商的回击。(AP)

2019年12月29日,米利(右一)和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中)及时任国防部长埃斯珀出席记者会,宣布美军空袭了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卡塔布真主党民兵组织(Kata'ib Hizbollah,即真主党旅)。(Reuters)
2019年12月29日,米利(右一)和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中)及时任国防部长埃斯珀出席记者会,宣布美军空袭了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卡塔布真主党民兵组织(Kata’ib Hizbollah,即真主党旅)。(Reuters)

2019年10月7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米利握手。(AP)
2019年10月7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米利握手。(AP)

2019年10月7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美国军方领导人举行会议。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右一)出席。(AP)
2019年10月7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美国军方领导人举行会议。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右一)出席。(AP)

从拜登及其团队回应的策略来看,他们并不希望将因为媒体的爆料而影响自己的对华布局。比如,英国媒体有关“习近平拒绝拜登会面请求”的爆料对拜登有一定的伤害性。该媒体报道引述的消息人士多达8位,而且有3位消息人士称,北京拒绝后,美国官方非常失望。

这无疑会将拜登政府置于非常被动的舆论境地,很容易被视为向北京示软。更有意思的是,英国路透社也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金融时报》的报道是准确的。所以,拜登团队不得不做出正式回应,尤其是沙利文的声明。

而拜登团队力挺米利,一方面是认为他在国家选举年混乱时刻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履行了军人的职责;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回击特朗普和右翼政客的政治指控。比如,蓬佩奥(Mike Pompeo)担任国务卿期间曾告诉米利,“特朗普处于一个非常黑暗的地方”,但对于米利此次被曝光的和中国军方的通话,蓬佩奥强调自己并不知情,称米利是“疯子”。

而米利之所以和北京秘密通电,且双方都有15人在场,很大一个原因就是特朗普的不稳定性。应当说,米利的决定受到军方和国安系统的很多人的支持。前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9月15日也称赞米利的做法。蓬佩奥现在批评完全是为了迎合极端右翼舆论。

拜登支持米利,也说明拜登支持和中国军方开展幕后沟通,以此避免双方因为误判而爆发冲突。

这两条新闻,加上拜登团队两天的辩护之词,都能体现拜登和中国对话的意愿。前者是强调元首级别或领导人级别的会晤,后者则是强调两军私下的沟通与协调。应当说,这两种沟通方式,都符合拜登所说的“负责任管控”中美关系的利益诉求。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