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危受命四处奔忙的秦刚 赴美50天刮起外交旋风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自秦刚担任中国驻美大使之后,在过去几年里急剧冰冻的中美两国关系渐有一些回暖迹象。

秦刚是在2021年7月28日低调赴美履新,接替担任中国驻美大使8年有余且已69岁高龄的崔天凯。虽然中美关系风高浪急,驻美大使时难任重,怎奈崔天凯“廉颇老矣”,比他小10刚的秦刚则称得上是临危受命。在过去50天时间里,秦刚已然在通过自己长袖善舞、张弛有度的身姿手腕发挥作用,刮起了一阵外交旋风。

秦刚新人乍到,免不了会有一段时间的高频率抛头露面。中美关系的关注者,自然会密切注意秦刚言行举止,为其舒展新一轮中国对美外交,以及中美外交关系发生新的变动,提供了一个契机。

2021年9月9日,秦刚会见了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Twitter@AmbQinGang)
2021年9月9日,秦刚会见了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Twitter@AmbQinGang)

2021年8月19日,秦刚大使会见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Steve Orlins)。(Twitter@QinGang)
2021年8月19日,秦刚大使会见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Steve Orlins)。(Twitter@QinGang)

8月31日,秦刚应邀出席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董事会为其履新举行的视频欢迎活动并发表主旨演讲。(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官网)
8月31日,秦刚应邀出席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董事会为其履新举行的视频欢迎活动并发表主旨演讲。(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官网)

8月12日,美国副国务卿舍曼(Wendy Sherman)会见了中共新任驻美大使秦刚。(中国驻美大使馆官网)
8月12日,美国副国务卿舍曼(Wendy Sherman)会见了中共新任驻美大使秦刚。(中国驻美大使馆官网)

从2005年到2010年,秦刚担任了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发言人。(中央社)
从2005年到2010年,秦刚担任了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发言人。(中央社)

在秦刚的多次公开发言里,经常能够看到他对中美关系的理解、澄清与警示。在9月13日秦刚出席美中贸委会董事会为其履新举行的线上欢迎活动里,秦刚略表心迹称,“作为中国驻美大使,我将努力做好两国之间的桥梁和纽带”,“做中美共同利益的维护者、促进者”。

在早前8月31日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董事会为其举行的线上活动里,秦刚发表主旨演讲,对中美关系有更全面的定调,并称“我作为新任中国驻美大使,将加强同美各界沟通对话,当好中美间的桥梁和纽带,努力推动构建更加理性、稳定可控、建设性的中美关系。”

当时秦刚对中美关系阐述里,有几句引起西媒较多注意力:“美国有人认为,美国要从实力地位出发与中国打交道,可以像战胜前苏联一样赢得对华‘新冷战’。这是对历史和中国的严重无知。中国不是前苏联。前苏联的命运就是国霸必衰的前车之鉴。”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媒体透露秦刚在8月31日的视频会议里语露锋芒。据称在进入问答部分时,秦刚表示美国应停止让情况恶化,以便制造对话环境,“如果我们无法解决彼此分歧,请闭嘴。”此言一时在西方媒体舆论里再度引出所谓“战狼外交”的评论。

不过,秦刚的姿态是多面性的,8月21日中国旅美大熊猫“小奇迹”迎来一周岁生日,美国国家动物园为它举办了周岁生日庆祝活动,秦刚也意外通过视频向“小奇迹”送去生日祝福,并赠送礼物。

这种与政治外交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小事,其实也在外交的范畴之内。与之相近的举动还有在8月18日视频会晤了被视为“习近平的美国老朋友”的兰蒂(Sarah Lande)和大使奎因(Kenneth Quinn),在9月8日参观美国茱莉亚学院。

此外,秦刚还在9月9日在纽约拜会了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基辛格在中国有“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之称,是美国国际战略界的权威人物。两人所谈之事鲜有公开,中国驻美大使馆仅称双方就中美关系和国际地区形势深入交换了意见。事后秦刚发推称“与基辛格博士度过了一段愉快时光,并且从他的远见、智慧和见解中受益匪浅。”

凡此种种,可见秦刚履职中国驻美大使之后的活跃身影,似乎是刮起了一股外交旋风。

而在近段时间里发生在中美关系里最引人注目的事情主要有两个,第一件是就在秦刚履职大约1个月后的8月21日,美方披露总统拜登(Joe Biden)打算提名资深外交官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出任美国驻华大使。该职自2020年10月开始空缺,已近一年时间。美方的跟进体现了中美之间的“对等外交”,而秦刚与崔天凯两人的职务交接或许正是两国重建大使沟通渠道的一个促成因素。

拜登上台后已与习近平互通两次电话。图为2012年2月14日,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白宫与美国副总统拜登会晤。(Reuters)
拜登上台后已与习近平互通两次电话。图为2012年2月14日,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白宫与美国副总统拜登会晤。(Reuters)

美国职业外交官伯恩斯(Nicholas Burns)已任美国驻中国大使。(Getty)
美国职业外交官伯恩斯(Nicholas Burns)已任美国驻中国大使。(Getty)

第二件是拜登与习近平在9月10日通电话。这是拜登就职以后两人的对二次对话,距离2021年2月11日中国农历除夕时拜登与习近平能电话时向中国人民拜年已有7个月之久。

据中方披露,习近平是“应约”同拜登通电话,两人“就中美关系和双方关心的有关问题进行了坦诚、深入、广泛的战略性沟通和交流”。此次互通电话被认为释放出中美两国关系回温的信号,而美国对中外交的积极变化则是其中关键。对此,秦刚在过去一个多月里的诸多作为,应该发挥了一些推动作用。

当然,中美关系错综复杂,目前仍然存在许多未解且不容乐观的风险因素。秦刚能够在其中产生多少影响,有等继续观察。

不论如何,在当前和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中美外交对于中国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这就决定了秦刚的角色将会举足轻重。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