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国大陆官方倡议“共同富裕”,以及各种剑指资本乱象的整治,引起了台湾社会和学者的关注。有的认为中共意在“劫富济贫”;有的则引述美国媒体的说法,认为是“毛左”、“文革”或“土改”复辟;还有学者指称这是“再毛化”的做法,将中国大陆从邓小平时代的“后极权(post-totalitarianism)资本主义发展国家”,带回极权主义的老路。

事实上,台湾方面对于中共近来组合拳整治的“毛左”忧虑,在这个以“反共”意识形态主宰的社会,本身是很自然的现象。例如自称“战斗蓝”的赵少康主张将台北中正纪念堂改造为“反共园区”,这一点与民进党便取得共识和交集。在中国传统文明与西方新自由主义的共同交织下,长期浸淫于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的台湾,便同时存在着认知中国大陆的双重矛盾:一来内心里倾向于全能型的大政府,但同时又深信市场万灵丹;二来恐惧且拒斥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却同时深信中国大陆已全面“走资”。(延伸阅读:台湾韭菜为何替大陆资本高唱“反共赞歌”

这种双重矛盾,归根究柢,还是来自于长期以来通过民主vs.专制二元论来解读中国大陆政治社会发展的根本性结果。台湾的这副眼镜,可以说是与西方出品于同一家工厂,将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视为衡量良窳的唯一标准,本质上还是福山(Francis Fukuyama)所兜售的那一套“历史终结论”。台湾和西方将中国大陆看成是相异于己的另一个星球──由于这个“平行世界”不采行西方道路,其自身的各种自我完善,也只能被看作是在毛泽东幽灵笼罩之下的无限循环。

▼台湾社会对中国大陆的认知,夹杂着对于“文革”的想像:

问题在于,这一套判断准则,在台湾和西方社会也面临到了不再适用且可能被淘汰的命运。过去美国“权力分立”的宪政模板,被视为照亮世界的“民主灯塔”,但如今美国政治和社会陷入到了高度极化和撕裂的状态,特别是阶级问题丛生,社会严重的不平等和相互对立,再用政治意识形态的框架来解读美国,可以说是完全失准了。这个情况放到被蓝绿格局所高度制约的台湾,其理亦同。

更值得追问的是,当下美国梦不再的“下沉年代”,是民主制度本身出了问题?还是原有的制度迷信已跟不上时代快速变化的脚步?同样的反思,也应该放在对于中国大陆的理解。在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大陆的社会经历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政府的治理能力没有跟上变迁的脚步,因此内部各个领域的社会矛盾也在快速累积与激化,从而看到了中共十八大以来至今不断强调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亦即多维新闻所归纳的“第五个现代化”。

“民主决定论”的一大误区,也体现在对于中国大陆社会性质的误读,将“改革开放”当成中国大陆的“历史终结”,从而完全忽略了它还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本质。改革开放所释放出来的生产力,对中共来说,仍然是为社会主义发展和建设所服务的,一旦脱离了这个动态视野,便无法了解资本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更无法解释何以中共在今(2021)年初所提出“社会主义从初级阶段向更高阶段迈进”的“新阶段论”。(延伸阅读:台学者解读“新发展阶段论”:中共打铁还需自身硬

▼中共历届领导人如何表述“共同富裕”:

在庆祝建党百年之后,中共于今年8月发布了四万余字的《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与行动价值》,可以说是中共对于下一个百年的行动宣言、行动纲领,贯彻其中的莫过于社会主义的底色和本色,浓缩在“共同富裕”这一个目标。接着看到的,便是发生在市场、教育、娱乐、游戏等全方位对于资本的制约和整治,多少也带有中共历史上整风运动的传统,当资本发展已然脱序越轨时,必须将发展方向往社会主义“拨乱反正”。

台湾和西方之所以会将中共当前对资本的约束,当成是“毛左”复辟或是“再毛化”,隐藏在这类观点背后的,一个是寄希望于民主自由“和平演变”中国大陆的“想望”,希望中国改头换面为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资本主义民主国家;另一个则是在忽略中共社会主义底色的前提之下,将政府的整顿和治理与“左”划上等号,其实也是过往西方学界高唱中国“国进民退”论调的又一次变形。

应对与日俱增的台海紧张局势,台湾需要一场超克“反共”意识形态的思想解放运动,对中共的想法和做法有更深入且全面的理解。(多维新闻)

今天台湾对于中国大陆的“毛左”忧虑,其实说明了真正活在毛时代“阴影”的反而是台湾自己,冷战意识形态在台湾社会不断的再生产,因此面对中国大陆的的改革新局,便难以通过就事论事、实事求是的眼光来取代既有偏见,致使对于当代中国大陆的理解陷入片断化、零碎化的思想泥淖。台湾想要化解来自北京越来越强烈的统一压力,最好的应对方式,恐怕是需要先进行一场思想解放运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