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央视网消息:东京奥运会的热度还未散去,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的号角已经吹响。国内外各类体育赛事不仅丰富了我们的生活,还激励着热爱体育的人摩拳擦掌,走上属于自己的竞技场。奥林匹克运动不是奥运选手的专利。在北京的护城河畔、公园角、健身房,众多民间“高手”也如运动员一样,日复一日地投入到自己热爱的运动中,感受奥林匹克的魅力。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藏在车棚里的健身房
  位于北京西南一隅,永定河西岸的北京二七厂,一排排模样相仿的居民楼顺着山坡而建。一个由自行车车棚改建的简易健身房就“藏身”在居民楼下。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9月6日下午三点,二七厂退休职工张耀来到12号居民楼南侧的车棚,拿出钥匙打开防盗门。打开电灯,过道一侧的墙上一块牌匾一尘不染,上面写着“二七健身俱乐部”几个红漆大字。再往里,豁然开朗,竟藏着一个一百多平方米的健身房。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健身房墙上挂着“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大牌子,还贴满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健美明星的海报和健美杂志彩页。健身房中,各种老旧的健身器材散发着淡淡的铁锈味儿。据张耀介绍,有40多人常年在“二七健身俱乐部”健身,他们大多是原北京二七机车厂的职工和家属,最年长的83岁,最小的上大学二年级。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我是2012年3月退休的,退休第二天我就来这报到了。”安跃华是二七厂的老职工,1976年从部队退伍后在厂里干了38年,钳工、电工、工会行政管理等工作都干过。今年67岁的他已经在健身房坚持健身近十年。每天除了要骑单车做有氧运动外,他还要进行50公斤的卧推练习,每天七八组,一组十个。“每天不出点汗身体不舒服,感觉像上瘾,练完才痛快。”每天下午,像安跃华这样来健身的退休职工有20多个,其中坚持时间最长的达到36年。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70岁的骨科医生高长友早年练习形意拳,加入健身俱乐部两年。高长友在二七厂退休后返聘继续坐诊看病,他来健身房的时候常穿着白大褂,锻炼完后再把白大褂穿上回去上班。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和都市中的健身房里那些装备齐全、吃着营养蛋白撸铁的年轻人不同,“二七健身俱乐部”里的“老炮儿”们则穿着寻常便服,手上戴的是重工业风格的劳保手套,喝的是茉莉花茶和普通盒装牛奶。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健身房里的杠铃、哑铃、支架等等,绝大多数是用工厂废料自制的。“这架子快四十岁了,那杠铃三十好几。我们这儿的会员,基本上什么工种都有,这些器材是当初自己动手做的。”今年71岁的封汝祥对记者说。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9月6日,58岁的狄胜明在进行力量训练。健身房里空间局促,居民楼的地基护坡、晾晒在他们头顶上的衣服与健身器械“混搭”在一起。条件虽然艰苦,但大家自得其乐,从没停下健身,很多人在这里一练就是二三十年。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我们会员的年费是300元,而且学生、80岁以上老人和无收入来源的人健身不收费。”二七健身俱乐部的现任负责人徐伟介绍,这个健身房1984年开办,先后搬家四次,一直坚持到现在,“不为挣钱,就是给大家保留一个锻炼的地方,一个老哥们说话的地方。”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61岁的赵树元年轻时当过兵,是健身房公认“练得最好的”,训练量也比一般人大得多。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今年71岁的封汝祥退休前是北京第六羊毛衫厂的维修技术人员,酷爱足球、越野摩托车等运动。1986年,他随二七健身俱乐部创始人张威先生开始学习健身,至今已坚持35年。2019年6月,徐伟、封汝祥等四位大爷代表二七健身俱乐部参加了第三十七届北京市健美锦标赛并获得元老组冠军。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9月6日,经常来俱乐部健身的老工友们在健身房合影留念。他们中绝大部分都是二七机车厂的老员工。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北京玉渊潭公园
  9月12日,北京玉渊潭公园的健身区热闹如常。尽管临近中午气温较高,但单双杠上轮番表演的绝活还是引起了很多人在一旁加油喝彩。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在这儿运动的大多是爷爷辈,他们每天都会在这儿锻炼,并且在单双杠项目上各有绝活,声名在外。“在我们这儿,60岁是少年,70岁是青年,80岁算中年,90岁才是退休。”一位孙姓大爷对央视网记者说。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今年77岁的庞宗超就是其中的一个“准中年”。他退休前是一名高级工程师,坚持健身50年,退休后开始练体操,有多项“杠上绝活”,被玉渊潭的健身人士们公认为“练得最好的”。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9月12日,北京玉渊潭公园,今年54岁的孙建军在练习软功。大爷们各有看家绝活,并不轻易展示,但又架不住熟识的人在一旁“怂恿”。如有进步,常能赢得满堂彩;如若比不上之前的表现,被其他大爷 “贬损”一番也是少不了的。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北京南护城河畔
  9月14日,54岁的北京中老年跳水队队员刘伟(左)和68岁的赵连祥(右)在进行跳水练习。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9月14日,68岁的北京中老年跳水队队员赵连祥在护城河中练习蝶泳。

奥林匹克运动在民间
  9月14日,69岁的北京中老年跳水队队员谢仪玲(下)和54岁的赵伟(上)在进行跳水练习。这儿不仅是竞技场,也是欢乐园。出出汗,不管水平如何,能超越自己就能乐呵一整天。在追求奥林匹克“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这点上,不管是公园里杠上翻腾的“准中年们”,还是护城河畔练习跳水的大爷们都和奥运选手一样,甚至多了“更快乐”这一条。(记者 王伟)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